9岁女孩患怪病 梦想重返学校

9岁女孩患怪病 梦想重返学校

休学在家后,刘心也没有放弃学习,盼望着早日重回学校。半岛晨报、海力网摄影记者张腾飞

课间铃声响了,当其他小学生在操场中欢快地玩耍时,年仅9岁的小丫刘心,却只能静静地站在姥爷家的阳台上,望着曾经熟悉的校园发呆。而与她每日为伴的,也只是那些孤独的课本与吃不完的药物。孩子经常发烧、呕吐、全身疼痛,到底得了啥病?在那摞厚厚的医院诊断书中,始终没有得到确切的诊断说明。

苦命 父母离异从小多病

“铃、铃、铃……”听到学校的课间铃声响起,9岁的小丫刘心又起身跑到阳台上,往学校的方向观望。“课间操有领操员了,我上学的时候都没有。 ”看到同学们穿着校服在校园里整齐地做操时,刘心羡慕不已。看到小伙伴们在校园里玩耍的身影,刘心的脸上时而也会露出微笑。

在乔巨荣的眼里,外孙女刘心是个苦命的孩子,由于父母离异,刘心从小就在姥姥、姥爷身边长大。打刘心出生100天就经常高烧,一个月30天有20天是在医院里度过的,打针吃药,在刘心的童年里,那是常有的事儿。刘心小手背上,那串黑黑密密的小点,就是打针留下的疤痕。“孩子小时候,我都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别到人多的地方去,出门给她戴上口罩,防止被其他小朋友传染病菌。 ”乔巨荣说。

病重 发烧呕吐全身疼

随着刘心一点点长大,抵抗力不仅没有加强病情反而越发严重。每次发病,孩子不仅发烧呕吐,而且还全身疼痛。单亲妈妈乔冬立也早已经习惯,大半夜抱着女儿往医院跑。每次女儿平安无事,转危为安,乔冬立都会拿出手机给刘心拍一张照片,来庆祝女儿又一次脱离危险。

去年11月的一天晚上,刘心睡前突然腿疼得厉害,乔巨荣发现刘心腿弯处长了很多硬疙瘩,这让乔巨荣与乔冬立颇感担心,担心孩子得了不好的病。第二天一早,乔巨荣与女儿赶紧带着刘心到医院做检查。为了确诊孩子的病情,医生建议对刘心腿部的疙瘩进行穿刺活检,前提是不能打麻药。

面对巨大的疼痛,小刘心几度挣扎,疼得撕心裂肺,“姥爷救救我!姥爷救救我!”听到孩子痛苦的呼救声,紧紧把着外孙女的乔巨荣泪流满面。疼在孩子身上,也痛在乔巨荣的心里,这次检查让乔巨荣也“扒了一层皮”,老人急火攻心,开始尿血。

求医 妈妈卖掉了房子

在大连的各大医院检查后,乔巨荣一家既高兴又犯愁。高兴的是,检查结果显示,孩子得的并不是之前想的白血病,但犯愁的是,医院始终没有给出确定的诊断说明。接下来,刘心发病的次数越来越多,不仅发烧,全身疼痛,而且口腔大面积溃烂,眼压也随之增高。医生担心孩子眼压继续增高,会有失明的危险。无奈之下,乔巨荣跟女儿乔冬立商量,带孩子到北京治病。

经过北京专家的几次会诊,对刘心得出的诊断结果是,“自身炎症性疾病可能性大。”乔冬立说,这个诊断结果专家也只是说可能性较大,至于女儿得的到底是啥病,目前依然没有明确的诊断结果。为了给刘心治病,乔冬立卖掉了房子,那是她们娘俩的栖身之所,也是唯一的财产。“姥爷,我治病花这么多的钱,你能不能不给我治病了。 ”懂事的小刘心经常这样问。“孩子,你放心,不管多少钱,姥爷都给你治。”乔巨荣向外孙女保证,只要他有一口气,病就得治。

六一梦想

早点治好病和同学一起玩

在刘心的作业本上,写着三年级,可是她从上学至今,全部加起来的时间最多也就一年半。刘心的字写得十分工整,在刘心写的其中一篇日记中,记者看到了这样的文字,“10月11日,我现在才得到六颗星,还差四颗星,我要再接再厉。 ”这是刘心在上学时写的最后一篇日记。

在刘心姥爷家的阳台上,就能看到红旗中心小学,那就是刘心最熟悉的校园。可由于疾病,去年年底,她就已经办理了休学。每当听到课间铃声响起,坐在家里的刘心就能听到小伙伴们嬉闹的笑声,这让她羡慕不已。

马上要过六一儿童节了,说起自己的六一梦想,小刘心最盼望的就是治好病,重新回到校园,跟小伙伴们在一起。

对话妈妈

让父母跟着操心心里特别难过

5月19日下午3点多,记者来到了刘心姥爷的家。此时刘心正在书桌前写日记。从外表来看,刘心是个可爱的姑娘,小脸圆圆的,扎着两条长长的辫子,十分讨人喜欢。“她跟我另一个外孙女一样大,小姐俩一起起床,吃完饭,人家去上学了,她就得留在家里。 ”提起外孙女刘心,乔巨荣总是忍不住流泪,刘心虽然病情没有确诊,但目前每天仍得靠药物维持,一个月1万多元的药钱,让单亲妈妈乔冬立陷入两难。她既要上班,又要照顾生病的孩子,无奈之下,只要父母身体可以,刘心就寄宿在姥爷家。

乔冬立告诉记者,父母的身体也不好,平时吃药打针也是常有的事儿,家里冰箱上面是父亲的药,冰箱里面是女儿的药。由于女儿患病,乔冬立经常请假,工资也不高,还好老板比较理解她的处境,还给她保留一个工作岗位。“光靠我的工资根本养活不了女儿,还好有父母支撑。”乔冬立说,父母一个月的退休金也只有一千多元,就算三个人的工资加在一起,除了维持家用,还得给刘心看病,也捉襟见肘。说起年迈的父母仍为自己操心,要强的乔冬立几次哽咽,但她确实没有能力改变现状。

如果您了解小刘心的病情,能提供医疗方面的信息,或者可怜这苦命的一家,希望给她们一些经济上的援助,可以拨打刘心母亲乔冬立的电话:13352207470

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孙熳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