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分化显现 基础因素有别

本周金融市场发生错乱纷繁现象。一方面是美元指数继续下行不变,但幅度有所节制,其他汇率水平错落不一。另一方面是资源价格难以清晰方向,各自经济数据并不景气。加之降息对策的敏感,这使得汇率基础的经济因素难有推动或刺激效应。相对于经济数据,一周主要事件因素较为复杂,集中焦点的心理不稳定凸显。

1、油价持续反弹冲击全球债市。油价跃升至今年以来最高水平,接近每桶70美元,这加快了全球债务市场的抛售。自石油输出国组织去年11月决定让油价下跌,通过挤压成本较高的生产商夺回市场份额以来,当前油价处于最高位。原油价格上升之前,美国石油库存四个月来首次录得单周下降,同时深陷冲突的利比亚产量进一步下降。全球基准布伦特原油自1月份跌至每桶近45美元的谷底以来,已累计上涨逾50%,其推动因素包括更强劲的需求、逼近纪录的对冲基金买盘,以及美元汇率走低。油价上涨鼓励了长期通胀预期上扬,这是驱动债券抛售的一个因素。此轮抛售可能叫停政府债务持续已久的涨势,后者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各国央行在金融危机过后采取的非常规措施的助推。

2、希腊银行业的外汇交易或面临限制。在国际交易商削减授信以及成本飙升的情况下,希腊银行机构在外汇交易业务方面日益受到限制。国际证券公司正在限制与希腊主要银行机构的交易,这些银行可能会让它们面临希腊违约以及可能动用资本管制来阻止银行资金外流方面的风险。除了上述风险之外,市场担心一旦希腊违约或者退出欧元区,欧元会贬值,从而让交易对手面临多重风险。希腊与债权人一个月来在救助谈判方面僵持不下,促使储户从希腊银行机构撤资,银行机构因此别无选择只能依赖紧急流动性援助资金。

3、美联储洛克哈特:不担心美经济首季疲弱。亚特兰大联储主席丹尼斯-洛克哈特周三表示,他对第一季度美国经济反常地仅增长0.2%的表现“并不感到过于担心”,即使GDO数据会因贸易赤字而被向下修正也是如此。他表示:“在对第二季度以及今年剩余时间里的美国经济预测中,我并未太多地参考第一季度数据。”洛克哈特仍旧预计美国经济将在第二季度中回弹,他指出:“美元汇率已经稳定下来,原油价格也开始略微回升”,这将在近期内减轻美国经济受到的拖累。

4、德银:美国近118次加息表明耶伦不可操之过急。美国经济果然又跌进了第一季度陷阱里。周一公布的贸易逆差数字创出6年多以来最高,促使许多经济学家调整经济预期,认为这个全球最大经济体的第一季度经济会连续第二年出现萎缩。但投资者没有必要惊慌失措。一方面是诸如冬季天气异常寒冷及西海岸劳资纠纷等临时性因素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第一季度经济疲软,况且还有一种猜测认为,政府开支、贸易和库存现在每年开局疲弱已成为常态。另一方面是美国服务业正在增长,而且美元已经从之前的涨势中企稳。

5、GFI:中国10年间资本外流近1.3万亿美元。据非盈利机构Global Financial Integrity (GFI) 发布的报告,10年间中国非法资本外流基本呈逐年增加趋势,总额达到1.252万亿美元。中国非法资本外流主要渠道为出口数据造假。初期有些媒体和业内博客分析都把矛头指向中国政府,认为这是政府的一种宣传形式。然而瑞士信贷银行分析师曾指出,出口商外汇套利才是出口造假的源头。中国政府允许出口商买入人民币,抛售美元,以此将出口收入转换为本币。但如果夸大了出口所得,这些出口商就可以购入比实际所需多得多的人民币,这其实等于押注人民币上涨。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gracey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