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减负礼包:校内减负校外加压如何破?

  又到开学季,近期,多地教育部门为迎来新学期的中小学生送上“减负大礼包”。诸如严查“阴阳课表”、开学两周内严禁组织考试、设立“无作业日”等等,各地招式繁多的减负新政能否真正给中小学生减压?

  开学季多地发学生减负“礼包”

  近期,随着全国中小学陆续开学,地方教育部门出台的“减负禁令”再次成为舆论焦点。

  新学期开始,上海发布的减负新政备受关注,措施包括杜绝考试题目中的“超纲”现象,开学两周内,中小学不得组织任何形式带有学科测试性质的练习、测验和考试,等等。

  上海还明确,将探索建立校长、教师信誉档案,对督导检查、信访等渠道发现的“阴阳课表”、违规进行考试和测试,组织跨校联考、教师有偿补课、与校外培训机构存在利益输送等违规的相关责任人记入其信誉档案。

  新学期,同样的“减负令”也在全国其他许多城市出现。今年1月1日起,长沙市教育局发布《减轻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的六项规定(试行)》正式实施,措施包括小学上午上课时间不得早于8时30分,每天在校学习时间(含自习)不超过6小时,保证学生在校期间每天阳光体育锻炼时间不少于1小时等。

  根据报道,今年新学期,长沙很多学校也相继推出各自的减负新政,诸如每周一为“无书面作业日”,每周五下午为“无书包日”等。

  新学期,沈阳市中小学生也迎来了减负新政,去年底,沈阳出台了被称为“最严减负令”的20条减负规定,措施细致到小学一二年级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中高年级作业总量不超过1小时,初中学生每天书面家庭作业总量控制在1.5小时之内等。

  此外,沈阳还规定,教师不得用考试分数对学生进行排名和编排座位,严禁将全班学科成绩及名次发至家长微信群、QQ群等公共平台等等,详细列出多项硬招给学生“减压”。

  三令五申的减负令,你知道多少?

  “减负”,这已是中国各级教育部门三令五申的老话题,近年来,几乎每逢开学季,中小学生减负都会成为舆论热话题。

  有统计显示,早在上世纪50年代,新中国成立之初,“减负”就开始出现在国家层面的文件中。自1987年中国提出素质教育概念以来,“减负”更成为中国中小学推进“素质教育”路上一道绕不开的坎儿。

  从1988年,原国家教委发布《关于减轻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问题的若干规定》,到2000年教育部发出的《关于在中小学减轻学生过重负担的紧急通知》,再到2011年的全国两会上,“减负”首次写进政府工作报告,中国中小学生的减负可谓已经“减”了几十年。

  有评论指出,从中央到地方,在众多被舆论称为“最严”、“狠招”、“猛药”的减负政策之后,中国孩子们的书包甚至从“双肩包”升级为“拉杆箱”,“孩子比大人累、家长下班比上班累”的尴尬现象越发凸显。

  减负,家长的欣喜与焦虑

  每逢减负新政出现,舆论中难免出现争议之声。2013年,教育部曾就《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两次征求意见,包括小学是否要留作业、是否要举行考试、是否取消百分制……征求意见的过程中,减负新规引来家长巨大争议。

  家长们担心,面对重重升学压力和激烈的“择校”竞争,学校给孩子“放羊”会不会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学校是给减负了,但孩子考学怎么办?对于家长来说,教育部门的一纸减负令,他们是既欣喜,又焦虑。

  今年年初公布的《国家教育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减负又被列入其中,《规划》明确,建立学业负担监测机制,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学业负担如何有效监测?如何让减负政策落到实处?这些问题依然被社会期待。

  校内减负,校外加压?

  开学季,在教育部门发出减负禁令的同时,中小学校门口或者互联网上,诸如“春季数学尖子班”、“中考冲刺一对一”等等,名目繁多的辅导班招生广告又开始集中出现。

  近年来,“校内减负、校外加压”的现象让中小学生的减负变得更加艰难。去年底,中国教育学会发布的《中国辅导教育行业及辅导机构教师现状调查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中小学辅导机构市场规模已超8000亿元人民币。

  同样在去年底,中国教育在线发布的《2016年基础教育发展调查报告》显示,根据国内某教育培训机构的开班列表统计,其2016年下半年至2017年上半年开设小学阶段辅导班次7万多个、初中阶段近4万个、高中阶段1万多个,小学阶段开设的班次比初中与高中之和还要多。

  在上述上海发布的减负令中,上海市教委还称将成立专项工作组,联合相关部门对教育培训市场开展集中整治。在整治的同时,上海将制定和完善各类民办非教育培训机构准入审批和日常监管的规范性文件,形成教育培训市场的长效监管机制。

  破解“减负困局”需改变单一评价体系

  “减负困局”到底如何破解?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对记者分析,中小学减负的关键还是改变当前中国教育的单一评价体系。

  “在每分必争的考试制度不改变的情况下,学生、家长、学校都希望考高分,考试的硬门槛不除,就无法杜绝减负禁令中学校变相加压,更杜绝不了家长在课外给孩子加压,这也是当前中国教育培训市场火热的根本原因。“储朝晖说。

  储朝晖解释,在中高考等环环相扣的升学考试压力中,很难让孩子按照自己的兴趣进行选择学习,“例如,对于不喜欢某门功课的孩子来说,这门功课的作业量可能并不大,但是对他来说课业负担依旧很大。”

  储朝晖说,课业负担的减轻,根本的改革方向是推进中高考制度改革,落实学校的自主招生,让学校放下考试的指挥棒,让孩子可以按照自己的兴趣学习,建立多元的评价体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crystalyue]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