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史上最gay的迪士尼电影,他俩却很平静

这是史上最gay的迪士尼电影,他俩却很平静

  加斯顿和来福

  腾讯娱乐专稿(文/徐舜之)演员乔什·盖得说,《美女与野兽》其实讲述了三段爱情故事,贝尔和野兽的;加斯顿和来福;加斯顿和加斯顿自己。

  作为迪士尼电影里首个同性角色,也有人评价说这是史上最GAY的迪士尼电影,乔什·盖得饰演的来福和卢克·伊万斯饰演的加斯顿可谓激起了不少的风波。在俄罗斯有着严苛的反同性法规,自从知道了电影里乐福的同志身份,俄罗斯当下就把这部电影列为了17禁。在马来西亚,电影则直接被延期,甚至可能要求删除同性恋部分。

  虽然外部有这样那样的风波,回到电影和角色本身,乔什和卢克却不为外界所干扰。两人戏里戏外的友情,让角色在影片里来得自然且恰到好处。

  乔什和卢克两人都有着丰富的音乐剧和舞台背景;两人都对唱歌这件事情有独钟,都有着天生美妙的歌喉。这种相似性以及剧中的主仆关系,让生活中的卢克和乔什,也成就了一段情感浓郁又不时互相搞怪的友谊——乔什甚至还曾经跑到过卢克在洛杉矶的家中,住过一段时间。

这是史上最gay的迪士尼电影,他俩却很平静

  电影里自恋的加斯顿

  卢克·伊万斯近几年不可谓不红,带有个人印记的角色不断涌现:在《霍比特人》中射杀过恶龙,在《速度与激情6》里只身与范·迪塞尔及其小弟们斗个你死我活,在《德古拉元年》里演过不老的吸血鬼,在《摩天大楼》里与抖森一起露过美好的肉体,然后在《火车上的女孩》中又成为一名欲求不满的丈夫。

  究其角色的共同点,往往无外乎这些字眼,英俊,帅气,男人味,男性荷尔蒙。于是他也成为加斯顿这个自恋狂角色的绝佳人选。卢克说他的人生就像一场音乐剧,他这是给这部剧加上了自己的音轨,那么在他人生这部音乐剧里,你能听得到他的声音,永远都会是最充满威猛和力道的那个;你能想象到的画面,也一定是那个雄姿英发、锦帽貂裘的身影。

这是史上最gay的迪士尼电影,他俩却很平静

  乔什曾经给雪人Olaf配过音

  而乔什本人,则永远带着那么一点话痨,一点点不正经和随性,以及永远的孩子气。这些特质也或多或少和来福这个角色有了共同点。

  如他所言,能够出演《美女与野兽》这部电影并献唱重要插曲“加斯顿”,对于看着动画长大的他来说,无异于梦想成真。从在《冰雪奇缘》里露声(他曾为《冰雪奇缘》雪人Olaf配音,没想到是他吧)到出演真人电影,乔什的梦想成真伴随着童话般的色彩,这个自曝平日也会载歌载舞的大男孩儿,一定还会有更多的惊喜。

  总而言之,两人之间戏里外的默契,又加上对音乐的共同爱好做桥梁,加斯顿和来福这对主仆,也更加具有看点。

  一个有意思的地方。卢克·伊万斯说,扮演加斯顿这个自恋的角色,就需要全身心地把自己想象成世界上最美的人,但这种想法拍摄结束就不会再有了。而事实却是,专访前卢克一直在助理的帮助下对着镜子专注细微地调整着自己的每一根头发,竭力追求最完美。

  过去26年,人们都打心底里热爱这个故事

  腾讯娱乐:卢克和乔什,到目前为止对上海感觉如何?(此次首映专访地为上海)

  乔什·盖得:不可思议。

  卢克·伊万斯:我们玩得很开心。

  乔什·盖得:你之前来过的吧。

  卢克·伊万斯:是的。但是我从来没有在这里有过首映礼,也从没有在迪士尼里面举行过首映礼。这太棒了。

  乔什·盖得:这是座难以置信的城市。这是我第一次来上海,也是第一次来中国,我完全沉醉于这里,很遗憾很快就要离开了。这真是个不可思议的地方,有太多太多有意思的地方可以去慢慢发掘,这里的人也很棒,对我们很热情。昨天在迪士尼的首映非常美妙。

  腾讯娱乐:谈谈这部电影吧,你们两人合作演出了这首很脍炙人口的歌曲《加斯顿》,(献唱)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体验?很奇妙?还是有点挑战性?

这是史上最gay的迪士尼电影,他俩却很平静

  电影里的《加斯顿》

  卢克·伊万斯:乔什和我都有音乐剧背景,我觉得我们两个都对能出演和排练那场戏感到非常激动,因为我们最开始的爱都来自于在舞台上的表演,这是非常剧场化戏剧化的一幕,包括在桌子上起舞等等,我很享受。最后一个镜头拍完的时候,乔什和我对此都恋恋不舍,那二十分钟是电影里最欢乐的二十分钟。

  乔什·盖得:是的,对我来说,参与到这部电影最大的吸引力,就是能献唱这首非常著名的歌曲,我从小听着这首歌长大,已经成了我的童年的一部分,同时能够和像卢克这样有戏剧背景的人表演也是原因之一。因为在一部电影里表演音乐剧,这机会很难得也很少见。这种机会不是经常都有,所有当它真的来临时,这首歌从排练到录制,再到最后的表演,对我来说都是梦想成真。

  腾讯娱乐:演这部电影对你来说是梦想成真,那么你觉得这部电影能够这么多年依然很火爆,并且吸引着一代代的人的原因是什么?

这是史上最gay的迪士尼电影,他俩却很平静

  1991年《美女与野兽》动画片

  乔什:首先我觉得也是最重要的,是它的主题,主题是全世界都普及的,并且从不过时。你知道的,千万不要以貌取人,这在今天和在三百年前都同样重要。第二个它能风靡很久的原因,是它的歌曲,你知道,艾伦·孟肯,霍华德·艾什曼两位作曲,他们家喻户晓。

  卢克·伊万斯:他们两人的可识别性非常高,他们让这部电影的音乐像演员阵容一样重要。当音乐可以通过作词和旋律讲述故事时,几乎可以让你身临其境,就像魔法一样,叙事和音乐之间的魔力。迪士尼在26年之前创造了这个动画,它在当今和在当时一样地脍炙人口。这也是为什么他们选择重新制作真人电影,因为全世界的人都热爱它。我们今天在中国,明天去美国,之前还去了伦敦,巴黎等等,所到之处,人们都打心底里热爱这个故事,把这个故事当成他们成长的一部分。

  卢克:我戏外可没那么自恋

  腾讯娱乐:所以卢克你的角色加斯顿,是一个极度自恋的家伙,那么是否意味着你在拍摄的时候也要比往常状态更加自恋一些,更加爱上自己一点?

  卢克·伊万斯,是的,只有一种方式来扮演像加斯顿这样的家伙,你必须全身心投入地来扮演这个角色,而不能只是半门心思的来演,你得完全相信你自己就是全世界最美的男人,相信每一个人都疯狂地爱你,包括自己的头发就是最完美的发型,自己的眉毛就是最完美的眉毛,相信你自己就是城堡的主人,这像是一种解脱式的表演,因为你可以说任何你平时自己不会说的话,做很多不会做的事情,因为你扮演了加斯顿,就像拥有了通行证可以为所欲为。这是一种很解脱式的体验,我不会骗人,非常有意思。

这是史上最gay的迪士尼电影,他俩却很平静

  腾讯娱乐:那电影拍摄结束后,这种想法还会持续下去吗?

  卢克·伊万斯:不会,因为如果这样的话,我就会没朋友了。是的我当然不会这样,因为我当时带了假发,所以当最后的镜头拍完我脱掉假发时,那就是加斯顿这个角色可以长眠的时候。

  腾讯娱乐:乔什刚才在外面等候的时候我听到你有在里面高歌,你是那种现实生活里何时何地都会想唱就唱的人么,比如淋浴啊走路的时候……

  乔什:是的,我就是这样的,连在我睡觉的时候我也会唱歌,如果我能唱的话……不,这不是真的,这是我编的。但我确实太爱唱歌,这也是为什么我热爱卢克的原因,我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够放声歌唱的机会,我们很喜欢这样。我很幸运有很多可以展示歌喉的机会,无论是在百老汇,还是在《冰雪奇缘》,或者是在《美女与野兽》里,我觉得整个生活就是一场宏大的音乐剧。

  腾讯娱乐:的确很有意思。那么卢克你能谈谈你和伊恩·麦克莱恩的重聚么,这是一番什么样的体验?

  卢克·伊万斯:奇怪的是,我们在影片里没有什么交集,其中确实有一幕我在城堡顶上看到葛华士,不过如果加斯顿和葛华士这口古董钟来对话的话一定会很奇怪,而且我觉得加斯顿这人一定不会注意到这些物品……但是我在片场碰到过他,也看着他朗诵那些台词。其实任何时候我在伊恩身边,或者是“甘道夫”身边,我们喜欢这样叫他,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觉得房间里有一位特殊的人,他丰富的职业生涯,你会觉得没有什么是他做不到的。你知道,他又能扮演巫师,又能唱歌,然后现在他又为一个古董钟配音,这是一个很可爱的角色,而且我每次见到他都很开心。

  腾讯娱乐:那有什么你能想到他真做不到的事情么?

  卢克·伊万斯:没有,他就是完美无缺的人。

  腾讯娱乐:乔什这是你第二次出演迪士尼的影片,上次你只是展示了歌喉,而这次需要真人出演,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么?

  乔什·盖得:是的,我工作的时候不能再穿着睡衣了,然后就是,真人音乐剧需要做的工作多很多,你的舞蹈,你对角色的塑造;某种意义上说,只做动画片配音也很有挑战性,因为你只是对着一台机器笑,而且你只能用你的声音来表达情绪变化,你不能用眼神,不能用肢体动作,你没办法用动作来展示角色经历了些什么,也无法用一个演员的所有技能。但是这两者都是非常值得去尝试的。

(腾讯娱乐)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awingzhao]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