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岁学者研究长城30年 见证长城东起点发现历程

社会万象腾讯大辽网杨海宁 夏铭阳2017-07-28 10:16

70岁学者研究长城30年 见证长城东起点发现历程

70岁的任鸿魁与长城的关系神奇又微妙,他既是虎山长城的子孙,也算得上虎山长城的“父亲”。

70岁学者研究长城30年 见证长城东起点发现历程


劈山越水跨越十五个省区市,长城在我国境内绵延超过2.1万千米。在辽宁丹东市城东十五千米的虎山主峰顶上,有万里长城的第一个烽火台。这里的虎山长城是万里长城的东起点,在鸭绿江畔,隔江与朝鲜相望。

70岁学者研究长城30年 见证长城东起点发现历程

任鸿魁与虎山长城的缘分,要追溯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几百年来,人们都认为万里长城的东端起点是“天下第一关” ——山海关。直到虎山附近的村民上山挖石头,挖到了疑似长城的遗址。长城的东起点亟待考证。

70岁学者研究长城30年 见证长城东起点发现历程

任鸿魁是丹东市文化局文物管理办公室原主任。在中国人民大学博物馆学专业学习时,他就对考古充满了兴趣,并有意识地充实自己在这方面的知识。毕业后任鸿魁到当地的文物办工作,负责本地区考古,自然就参与到了虎山长城的考察工作中。

70岁学者研究长城30年 见证长城东起点发现历程


当时四十岁的任鸿魁在考察队伍中算是最小的,同行的专家前辈都是六十岁上下的年纪。一行六七人,背着一天的面包和水,清早六点开始到晚上十点,一走就是一天,深夜里再用手一笔笔记录下一整天的发现。

70岁学者研究长城30年 见证长城东起点发现历程


鸭绿江沿线的疑似长城起点,他们一个个用脚丈量,再论证排除。山上山下南坡北坡,光是虎山长城这段崎岖的山路,他们就不知道走过多少次。脚上磨出的泡再磨破掉,新伤摞旧伤。

70岁学者研究长城30年 见证长城东起点发现历程


长达四年的考古考察不负众望,调查得到一定成果之后,丹东市举行了明长城起点论证会,得到了国内专家的一致认可。1992年通过了《虎山长城修复设计方案》,任鸿魁欣喜异常。

70岁学者研究长城30年 见证长城东起点发现历程

考察发掘得到的数据为修复提供了基本依据。任鸿魁经过多方考证,参照文史资料、蓟县长城规格和丹东地区的明代古建筑,在设计方案中,对修复虎山长城的高度、宽度、用料等设计都做了表达。

70岁学者研究长城30年 见证长城东起点发现历程


历经近十年,虎山长城现修复了1250延长米,过街城楼、烽火台、敌台、战台、马面等十二景俱全,恢复了当年明长城之首的壮观气势。

70岁学者研究长城30年 见证长城东起点发现历程


那段时间,任鸿魁几乎是每天都会往返修复现场查看,亲眼见证了长城的“成长”。

70岁学者研究长城30年 见证长城东起点发现历程

作为文物工作者,任鸿魁看到倾注了自己心血的长城保护与修缮项目落成,心中的成就感与满足感充实到无与伦比。

70岁学者研究长城30年 见证长城东起点发现历程


退休十年,任鸿魁还是习惯经常到虎山长城上走走转转,细细地抚摸着砖石。

70岁学者研究长城30年 见证长城东起点发现历程

包括虎山长城在内,仍旧有很多段长城未被保护和修缮,任鸿魁的一颗心仍旧放不下。

70岁学者研究长城30年 见证长城东起点发现历程

修缮好的虎山长城段有时还是会被人为地破坏,任鸿魁抚摸着一块被刻字的砖石,心疼不已。

70岁学者研究长城30年 见证长城东起点发现历程


和自己心心念念的长城又度过了大半天,任鸿魁恋恋不舍地回到家中。已经七十岁的他走了这么久,上楼稍稍有些吃力。

70岁学者研究长城30年 见证长城东起点发现历程


逼仄的住处堆满了长城的研究资料。写论文、考据资料,与其他长城学者交流探讨,如今任鸿魁还尽着自己最大的努力,活跃在长城保护与修缮的事业中。

70岁学者研究长城30年 见证长城东起点发现历程


任鸿魁说:“作为中华民族的象征之一,长城保护与修缮的工作十分急迫,刻不容缓。”

70岁学者研究长城30年 见证长城东起点发现历程


夜色降临,任鸿魁拜托老朋友,73岁的守夜人王永庆在长城上例行巡视。

70岁学者研究长城30年 见证长城东起点发现历程

王永庆是当年考察虎山长城时任鸿魁的向导,三十年来,他对虎山长城的感情一点也不比任鸿魁少,让他巡夜,任鸿魁放心。

70岁学者研究长城30年 见证长城东起点发现历程


王永庆慢悠悠地踱在长城上,一砖一石细细地巡视。

70岁学者研究长城30年 见证长城东起点发现历程


硝烟散尽,旧美如斯。修复后的虎山长城依山就势,蜿蜒北去。巨龙矫首,雄关如铁,长城的军事意义虽然已为现代科技所淡漠,但它丰富的文化内涵和象征精神却可以超迈千古,成为我们民族奋进的不竭动力。而这,也是许许多多像任鸿魁一样的长城工作者坚持下去的理由。

70岁学者研究长城30年 见证长城东起点发现历程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