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毕业生又陷传销网 遭遇“北派”传销 不交会费被打成肾衰

社会万象华商晨报二三里2017-08-13 07:37

沈阳毕业生又陷传销网 遭遇“北派”传销 不交会费被打成肾衰

(配图来自网络)

今年6月,黑龙江籍的小伙子小郑从沈阳市一所大专毕业。正在小郑为毕业去向发愁的时候,与他相识三四年的网友大强与他取得了联系。

大强说,要帮小郑介绍一份工作,让小郑跟他一起去江西上饶。由于二人相识多年,小郑并没有多想,买了一张火车票,在7月12日那天坐火车离开了沈阳,去往江西。在路上,每经过一个站点,小郑就习惯性的在QQ空间发表一条说说,配上当地的照片,可是这种习惯只持续到了进入上饶的地界。习惯了通过QQ里空间了解小郑日常生活状态的郑父郑母有点疑惑,但是也没有过于在意,只认为是长途奔波,儿子太累了。一下车,就看到网友大强和另外两个人等在出站口接他。几个人将小郑带到一栋居民楼的顶楼,这是一套打糕90平米的住宅,里面却容纳了20多人,全都是男的,这引起了小郑的怀疑。

随后,有人以帮小郑充电为由没收了他的手机,接下来的日子里20多人每天都在一起上课,老师反复介绍一款名为“李金元”的钙片,然而,一连多日的洗脑并没有让小郑认为这是个赚钱的好工作。

小郑想过逃跑,但是他上课和住的地方是六楼,跳楼逃生几乎全无可能,正门又被死死的把守住。大概是察觉了小郑的疑虑,几天之后,小郑就成了大家的出气筒,屋子里所有人都可以毫无理由的打他一顿,有时候是用拳头打,有时候是用脚踢,几乎天天如此。到了晚上,大家对小郑的折磨又“升级”,他们用大功率风扇对着小郑的头部吹,用开水浇到他脚上,折磨了几天之后,小郑癫痫发作,把自己的舌头咬的血肉模糊。

在此期间,他们要求小郑打电话向父母要钱。不堪折磨的小郑只好通过微信给郑父发去一张卤菜的照片,告诉郑父他们打算盘下一家卤菜店,每人要出资三万元。郑父敏感的从儿子微信的遣词造句和通话时的古怪语气里察觉了不寻常——儿子平时说话不是这个语气。

还没等郑父有所动作,就接到了通过小郑手机打来的电话,电话另一端却是个陌生人,称小郑受伤住院,急需五千元治疗费用。已经产生警觉的郑父试图通过与其周旋,找到小郑栖身之处的蛛丝马迹,然而,视频通话的要求被拒绝、拍张儿子照片的要求被拒绝,郑父就知道对方是个老狐狸,从他嘴里根本套不出有用的信息,他的火气也越积越大,终于忍不住冲着电话喊起来:“你不说可以,我也有办法知道你们在哪,我过来弄死你们信不信?”听到这话,对方挂断了电话。

郑父订到了从长春到江西的机票,决定亲自去江西寻找儿子,然而就在动身之前,接到了杭州火车东站工作人员的电话,称在火车站发现了昏迷不醒的小郑,已经送去医院急救。此时的小郑,肌酐有两千多,正常人只有六七十,这是肾脏的重要指标,“因为他被打得全身受伤,多处肌肉溶解,造成了肾衰竭。”医生告诉赶到杭州的郑父,“好在经过两次血透治疗,郑权病情有所好转,脱离了生命危险,但要身、心康复,还需要一段时间。”

警方告诉郑兴惠,接下来杭州警方会和上饶警方联系,争取抓获这个传销组织,“太猖獗了,一定要抓到他们,少让孩子们被骗被伤被杀。”这是郑父目前唯一的愿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