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学校的三道防线:防止“虐童”悲剧上演

2017教育网络综合2017-11-28 09:31

这几天来一打开朋友圈,就被“扎针”、“喂药”、“性侵”这样的残忍字眼刷屏。这段时间国内幼儿园频频发生的“虐童”事件,相信家长朋友们的心情和我一样,已经不是能用简简单单的难受两个字可以形容的了。小编只想力所能及地分享一些我在国外当老师这些年学到的儿童保护的信息,以供家长朋友们和有识之士参考。

美国学校的三道防线:防止“虐童”悲剧上演

相比于中国,美国的儿童保护意识健全也成熟很多。自1875年,第一个专业保护儿童的民间组织“纽约儿童虐待预防协会”在美国成立以来,开启了美国立法遏制“虐童”行为的制度大门。进入21世纪,美国已经将“虐童”看做一个“国家危机”性的问题,引起各方的高度重视。美国的学校和社会在通过各种方式携手保护儿童的权益。

严格审核老师背景

从携程亲子园到红黄蓝,很多虐童风波中的幼儿园都有“无证教师”的身影。在美国对老师的要求非常严格,不仅通常要求老师至少具有本科以上学历,而且如果要取得教师资格证的话,还需要经过2年的系统教育课程培训。这些课程包括:教育心理学、儿童发展性教学、特殊儿童教育方法等等。培训不只是课堂学习,还要包括在真正教室环境下进行实习。

在五年的教师生涯中,小媛老师时常会想起实习时指导老师说过的一句话: ”Loving but Firm”,虽然原则固然重要,但是作为每天六小时面对孩子的职业,有爱(loving),才是有原则的前提。

可能还有担心的家长朋友会想,只是要求老师的学历和证书,会不会还不够挡住“衣冠禽兽”呢?出于学生安全考虑,美国对于教师有着严格的审核制度,所有的教师候选人在进行”教师资格认证”之前,必须接受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的联合背景调查,会对教师的个人经历,犯罪记录进行详细的排查。只有调查通过后才能获得教师资格证。

而且,在进入每所学校入职以前,老师会再次接受学区的背景调查,加州的学校还要录入教师的指纹,以便能够及时掌握教师最新的个人背景信息。这些一层又一层的程序看似繁琐低效,却是对教育从业人员最有效的第一道监管和约束。

强制举报制度

美国政府要求教师、医生、社会工作者、警察、商业摄影及制片从业者对于可疑的“虐童行为”有强制举报的义务。也就是说,如果这些行业人员发现孩子有任何在家或者在学校受虐待的可疑迹象,都必须要举报。就在几年前,洛杉矶米拉蒙特小学(Miramonte Elementary School)发生的一桩教师对孩子的性侵案件,就是由于一名机警的照片冲印店员工的举报才使罪恶曝光的!

每年一开学,小媛老师都会接受学校关于“儿童虐待举报制度”的培训,培训内容包括儿童虐待的形式、儿童虐待的迹象和举报的方式等等。然后,每位老师都要在强制举报书上签字,表明自己了解并承诺接受“强制举报”的制度。

我们中国有句老话:“棍棒底下出孝子”,可是在美国,打孩子的家长会被邻居或者老师举报。小媛老师就曾有过一次举报的亲身经历:

大约在一年前,班里有个孩子因为上课调皮,小媛老师留他在教室里谈话。不经意间,我看到小家伙的胳膊和身上有很多的青肿印记。我问他:“这是什么?” 小家伙刚开始不敢说。警觉地小媛老师多次问他,他终于开口告诉老师是爸爸用绳子抽他留下的血印。

当时刚开始还有些犹豫,到底需不需要举报呢?于是带他来到校长办公室,校长一听情况立即说:必须马上举报, 因为我们没有别的选择(We have no choice)。这就是强制举报制度,不管有没有证据,只要怀疑孩子有被虐待的可能,没有其它选择,必须举报。这样的制度让美国老师和家长对待“熊孩子”时,非常小心,绝对不敢动手。以下是加州教育部撰写的《预防儿童虐待指南》中提到的一些迹象,提醒老师和家长们,如果注意到孩子有如下迹象,就要格外留心了:

1. 情感虐待:

孩子是否对犯错误表现出极度的逃避,恐惧以及焦虑?

孩子是否表现出极端的某种行为,如极度顺从,极度的消极,或极有侵略性(aggressive)?

对于家长或监护人没有正常的依赖感。

孩子行为异常成熟,或异常幼稚。

2. 肢体虐待:

孩子频繁受伤,或有孩子无法解释的青肿,鞭痕,或是割伤的痕迹

体现出异常的警觉感,如似乎总在期待着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

对于正常的肢体接触有不寻常的躲避,或表现出害怕回家

穿着不符合常理的衣物,以掩盖身体上的伤痕

3. 性虐待:

孩子在走路或坐下时行动不便。

对于性行为表现出与年龄不符的知识或兴趣。

对某些人表现出强烈的,无法解释的躲避感。

家长们如果有注意到类似的迹象,就需要格外当心了。而正是普及了报告虐待儿童行为人人有责的概念,才有了这道由家长、老师、社会一同筑成的又一道保护孩子们的防线。

美国学校对老师的支持

之前携程幼儿园发生的打孩子,吃安眠药,喂食芥末等虐童行为,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由于教师对不听话的孩子不耐烦导致。就像前文说的,对待调皮的孩子老师一定要有爱心和耐心,但是学校从制度上和资源上的支持也不可或缺:

1. 美国幼儿园的师生比重较高

我国幼儿园所有教职工人数总和只有381.8万人,教职工幼儿比约为1:12。这就是说,一个幼教职工要面对12个孩子。而如果只计算专任教师(教育部最新公布数据为223.2万人)与幼儿的比例的话,则更低,为19.8:1。这也就是说,中国一个经过严格培训的幼教老师,他要面对的将是20个孩子。

美国的幼儿园(Pre School)规定每个班级至少要配有两个老师,孩子年龄越小的班级,师生比更高。例如,0~3岁要求师生比为1:7;4~5岁为1:8。每7~8个孩子会有一个老师的关照。

孩子越小,越需要老师的耐心和照顾。高比重的师生比可以让孩子在班级得到老师更多的关照。在调皮捣蛋时,老师可以轮流进行行为的纠正。

2. 资源支持

美国的每个学区都有专门的心理咨询师和特殊教育老师。当班级老师(classroom teacher)觉得孩子行为异常,需要特殊心理辅导的时候,都可以向这些专业老师寻求帮助。

美国学校的管理层都有帮助老师纠正孩子行为的责任,当孩子不听话,老师多次沟通无效时,可以把孩子送到办公室。对于美国孩子来说,送到办公室是个很严厉的惩罚,因为他要面对办公室老师的训话,情节严重者还有可能被罚停课(suspension)。

家长对学校的监督

相比于中国,美国学校的家长对于老师的教学有着更严格的监督。在美国的中小学教育体制中,有一个特殊的组织:家长教师联合会(Parent Teacher Association)。这一组织以学校为单位,由家长和老师组成,参与的家长都是志愿者,帮助和家督老师的教学。

家长教师联合会(Parent Teacher Association)的一个重要职责就是维护孩子们的权益。家长联络会的成员会定期开会,讨论孩子在学校的学习和教育情况。家长联合会还会帮助老师策划课程和活动, 在得到老师允许后, 进入教室帮助老师进行教学等志愿者活动。

在老师对孩子进行纪律处罚的时候,美国家长还可以对学校给予的处分进行申诉。可以说,家长联合会(PTA)的存在保证了家长不再是被动的接受学校的要求,而是主动地参与到学校的教育和管理中。虽然这样的申诉很少发生,但是正是有了家长们有效的监督和申诉权,才有了这最后一道防线把可能的伤害行为拒之门外。

近来不断的虐童事件虽然让我们每个人都很愤怒和伤心,但是至少,这个问题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和觉醒,让我们意识到在维护儿童权益方面需要做更多的努力。小媛老师由衷的希望全社会能一起为孩子营造一个不再有伤害,不再有眼泪的环境,让诸如”红黄蓝“之类的悲剧不再上演。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