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做个“孩意”调查 你是不是个好妈妈

2017教育腾讯教育2018-02-06 14:32

年终做个“孩意”调查 你是不是个好妈妈

年末岁终,职场人在单位会有年终考评,这是一年里工作的认定,也可能和奖金挂钩。 当妈、尤其是全职妈妈,也是职业,可怜没有给钱,还会累得不如狗。

即便如此,也不一定就能评个“好职称”,经常会有假装成为一个好妈妈的嫌疑。付出和收获不一定成正比,最终原因是自己的付出未必就得到了孩子的认可。

这一年,妈妈这个“职业” 做得怎么样,需要请孩子这个“客户”来评判。那么,孩子认可妈妈吗?在孩子的眼里,妈妈这一年做得怎么样,应该得几分呢?

带着这个疑问,我昨晚“采访”了女儿,我请她闭上眼睛深呼吸,认真想一想,然后回答我列出的问题,并给我评分,所列的项目是我能想到的,认为一个妈妈所涉及的、所需要做到的方面。我能力有限,所想并不一定全面,所列也可能缺乏科学性,只是就自己家里的情况,做了一个“孩意”调查:

年终做个“孩意”调查 你是不是个好妈妈

女儿对我的评价及评分

我列了10项,每项10分,总分100分。 我最后的总分是:83分。 及格了,不算优秀,只能算是良好吧。

换句话说,在女儿的眼里,我是一个还可以,还凑合的妈妈,没有百分之百让她满意。浏览了一下女儿的评分,得满分的小项不用再提,重点需要讨论的是得分少的选项,问清孩子的想法,对症下药,想办法提高:

得9分的三项:涉及到沟通,态度,和身为老师的教导。

女儿的回答是:有时候心不在焉,其实没有听到她在说什么,却一个劲儿地点头,后来知道妈妈的点头并不代表肯定,而是什么都没听见的意思。也有时喜欢大喊大叫,也有时啰嗦个没完,喜欢重复和说教。

得5分的一项: 作为榜样

女儿的回答是:有时候我的要求并非是她喜欢的,所以榜样没有起到榜样的作用。换句话说,我希望的只能代表自己的希望,而并非是她希望的。

得1分的一项: 作为玩伴

分析:整体来说,这一得分是最“触目惊心”的, 几乎就是零分了。说明我做得很差,女儿很不满意。而偏偏一直以来,我总觉得每天都会陪孩子玩的,怎么会得分这么低呢?

女儿的回答是:你根本就不陪我玩,好吗?陪也不是陪我,是陪我和弟弟;而弟弟终于睡了,你要么就很累,要么就要读书,要么就要写文章,结果我还是自己玩,或是和朋友玩。

思考:

虽然得了这么低的分略感不公,因为一直觉得自己付出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在孩子身上。但仔细想来,女儿说得却是事实,没有丝毫的夸张。

案例:

圣诞节时女儿得了一个新桌游。一直想让我陪她玩。可是弟弟调皮捣蛋,每次总要“参与”, 她总是不能尽兴玩。于是我们商定,等弟弟睡着后我陪她玩桌游。

弟弟断奶后,午睡很不规律,想让他睡觉不太容易。

终于有一次他睡着了,可是我真得好累,心里想着要陪女儿玩桌游,又想着要写一篇文章。挣扎了好久,我问女儿要不要玩桌游。

她恰好要看一部很喜欢的动画片,而我的心里也默默祈祷她看动画片,好让我有点时间写东西,于是她选择看动画片。以此看来,我陪女儿玩的心思极其不够虔诚。

接下来几天,我急着赶稿子,每天好不容易脱离出来的时间,我都趴在电脑前写写写。

结果是圣诞节过了快一周,我一次也没有和女儿玩桌游。

这样说来,女儿给了我一分,还算是出于怜悯和同情,已经极为慷慨了。

因此,女儿最希望2018年我可以做出的改变是多花一些时间陪她玩。

这样一项一项分析过后,我答应女儿要做出改变,要专门有时间和她玩,做她一个人的玩伴,而不是她和弟弟的玩伴,年龄有差异,弟弟只是一个专门捣乱的小屁孩,为此,女儿不得不做出了很多不应由她做出的牺牲,牺牲了自己的妈妈的专一陪伴。

我想,这也是任何一个两个孩子以上的家庭都有可能面对的问题,妈妈的精力和时间十分有限,如何平衡,让孩子们都能得到充分的陪伴非常关键。

调查结束后,女儿上床睡觉,我坐在她的床边,给她掖好被子,亲她的额头,说一声:“ 晚安,妈妈爱你。”

正要离开,女儿突然问:“妈妈,你为什么要让我给你打分?”

停顿片刻,我回答:“因为我想知道妈妈在你心里是怎么样的,哪些做得不好,在哪方面需要提高,因为我想做你的好妈妈。”

“你是一个非常好,非常好的妈妈,我爱你。”

听此,喉头哽咽,有感动,也有羞愧。在孩子的心里和眼里,对于妈妈总是那么宽容,他们纵然有些失望,也会选择原谅,最终,给妈妈鼓励,肯定和爱。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