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情人与其他人“眉来眼去” 男子吃醋挥镐头钉

1971年出生的男子田某家住辽宁兴城红崖子镇某村。他和本村的女子金某两人常年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
田某多年来一直单身,而金某则有丈夫,有家庭。2016年10月,田某和金某两人就私下发生了不正当关系。据金某的丈夫称,自己在家中发现过妻子和田某的不正当行为。“当时田某对我说:我干这事对不起你,你打我骂我都中。”而金某的丈夫则回答“打你骂你没用,只许你俩这一回,再让我发现就不让你了。”而此后金某的丈夫再次发现妻子在家中和田某有不轨行为,但除了质问其妻子,金某的丈夫再未作出任何其他举动。
图片
资料图 文图无关
金某丈夫的再三退让,让田某更加肆无忌惮。除了继续和金某保持不轨关系,他还对金某的其他生活进行干涉——他发现金某和同村男子李某经常“眉来眼去”,田某感觉很不正常,认为金某对自己“不忠”,并因为这事一直怀恨在心。2017年12月8日,田某再次到金某家,发现李某也在其家中和金某唠嗑,而且两人“眉来眼去,你瞅他乐,他瞅你乐”。“我就感觉挺生气,一直等到11点多,其他人都走了,田某躺在自家炕上。我去她家院子里拿了一把镐头,心想我平时给她花钱买衣服对她那么好,现在她还和别人眉来眼去。”妒火中烧的田某用镐头钉了金某脑袋四镐,分别砸在其额头的天灵盖上。“钉完四镐后,我看见金某脑浆都蹦出来了,左额头瘪进去了。我看金某活不了了,我就把镐扔炕上了,从金某家后门跑了。”
图片
资料图
逃跑后,田某跑到兴城市区,找到一名提供色情服务的女子发生了不正当关系,之后又买了红酒在饭店吃喝之后,在一家旅社吞服了3盒安眠药。在其“等死”期间,被警察抓获。田某并无生命危险。但其情人金某因颅骨骨折,开放性重度颅骨损伤死亡。
2018年8月,辽宁省葫芦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此案。法院认为,田某持械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其犯罪手段残忍,犯罪后果极其严重,依法应当判处死刑,但鉴于田某具有坦白情节,并结合本案的其他情节,对其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
图片
近日,葫芦岛市中院一审判处田某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赔偿死者家属直接经济损失即丧葬费人民币28574元、交通费人民币1220元。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nnso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