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在盛京’文物特展”带你走进乾隆皇帝的盛京故事

旅游资讯大辽旅游2018-09-28 15:53

乾隆皇帝遵循东巡祭祖之制,曾分别在33岁、44岁、68岁、73岁时,于京师赴盛京祭陵,并在盛京宫殿驻跸多日,因此在盛京皇宫(今沈阳故宫)中留下许多帝、后御用物品,清朝重要的典制宝器,皇家御用的瓷器、书画、雕刻品、珐琅器、织绣品、书籍等各类珍品。尽管因文物南迁等历史原因,部分原藏于沈阳故宫的文物现分别存于国内各博物馆,今天的沈阳故宫仍以丰富的清宫原藏宫廷遗物和历史文化珍品闻名于世。

“‘乾隆在盛京’文物特展”以遴选的近百件文物来展现乾隆帝在盛京的活动情景。这些文物中,除两册清乾隆十三年武英殿刻本《盛京赋》满汉文篆体毛装本来自辽宁省图书馆外,其余均为沈阳故宫馆藏。这些文物有的专为盛京制作,有的专为皇帝御制,有的在清帝东巡时多次使用。

“‘乾隆在盛京’文物特展”带你走进乾隆皇帝的盛京故事

“‘乾隆在盛京’文物特展”带你走进乾隆皇帝的盛京故事

首次东巡时,做《盛京赋》赞美“帝乡”

乾隆八年七月初八(1743),清高宗弘历离开北京,踏上东巡盛京的路途。首次前往故乡,他难掩兴奋,在奉皇太后从圆明园出发后,即赋咏“盛京佳气东来紫,騑騑六御今伊始”以抒发内心情感。在盛京驻跸数日后,他于启程回京的前一日,创作了长达3390余字的《盛京赋》。

《盛京赋》是乾隆帝推崇满洲极具代表性的佳作,创意颇深。他将故土与大清帝国紧密连结,旨在给盛京帝乡富于更多的文化内涵,提高盛京的政治地位。

按照乾隆年间的规定,北京宫殿武英殿修书处新刻的内府图书(俗称“殿版”),必须送一部或数部至盛京皇宫收藏。本次借展自辽宁省图书馆的清乾隆十三年武英殿刻本《盛京赋》满汉文篆体毛装本,就曾尊藏于盛京皇宫。

“‘乾隆在盛京’文物特展”带你走进乾隆皇帝的盛京故事

“‘乾隆在盛京’文物特展”带你走进乾隆皇帝的盛京故事

首次东巡回京后,下令专为盛京典礼赶制一批乐器

祭陵是清帝东巡的主要目的,乾隆帝每次东巡,先要祭拜“三陵”,然后进入盛京宫殿接受群臣进表笺行庆贺礼;同时颁诏布告天下。受贺、颁诏仪式一般在皇帝入盛京皇宫后的次日或第三日举行,在崇政殿前,按照京城规格配备大型乐队,布置会场。其中和韶乐、丹陛大乐等乐器是专为盛京使用而特制的。

中和韶乐在盛京的首次使用是在乾隆十九年(1754)。出于政治方面的需要,乾隆帝首次东巡回到京城后,下令专为盛京典礼赶制一批乐器。乾隆九年,组成中和韶乐的多种乐器被送到盛京。这批乐器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制作完成,因时间紧,有的乐器是利用康熙朝乐器进行改款的。此后乾隆帝三次东巡及后来的嘉庆、道光皇帝,在举行典礼时皆使用这批乐器。

按古代规制皇陵殿内要放置装有元宝、铜钱等九种物品的金属或木制宝匣,以护佑山陵,驱邪避祟。这些元宝分别以金、银、铜、铁、锡五种金属制成,曾藏于昭陵隆恩殿,据专家考证为乾隆时期放置于殿内梁上之物,现藏于沈阳故宫。

编钟 为中和韶乐所配置的重要打击乐器,是国家礼乐制度的重要象征。一架十六枚,应十二正律。

“‘乾隆在盛京’文物特展”带你走进乾隆皇帝的盛京故事

“‘乾隆在盛京’文物特展”带你走进乾隆皇帝的盛京故事

清乾隆八年款双龙纽攫珠龙编钟倍无射

篪(音chi) 是用竹管制成的乐器。篪与笛的音色相似,但演奏手法上都有着较为明显的差别。演奏时,双手执篪端平,掌心向里按孔。

“‘乾隆在盛京’文物特展”带你走进乾隆皇帝的盛京故事

清朱漆云龙篪

大政殿前置酒设宴以谢父老

筵宴是乾隆帝驻跸盛京期间举行的一项重要活动。住进盛京宫殿后,乾隆帝将留守盛京的功臣、宗室子弟及看守盛京三陵的文武官员等请到宫中,在酒馐乐舞中言欢,共叙旧情。借东巡谒陵之机酬谢众臣,既体现出乾隆帝对祭祀礼仪活动的重视,又可以加强皇室宗族内部团结,勉励盛京官员忠于职守。

席间由身手矫捷的侍卫身着一品朝服跳世德舞队(庆隆舞),表演结束后,奏蒙古乐曲,随后善扑人十对进行摔跤表演,表演结束,众臣座位处行三叩头礼后起身。后由内务府大臣奏请乾隆帝筵宴礼成,乾隆帝离席起驾回保极宫。

发生在清宁宫祭神中的小插曲

清宁宫祭祀,源于清入关前满族萨满教祭祀传统。乾隆皇帝遵从先民的“钦天敬神”宗教礼仪,主持对入关前清宁宫中祭神活动的记录详细考证,并将其系统化、典制化。祭祀所用物品大体可分为食品和器物两项。祭神物品大都由京城带往盛京。由于皇帝每次到盛京皇宫必行祭神之礼,因此清宁宫内一直存放着比较齐全的祭神陈设和用具。

清宁宫祭神中皇帝及宗室诸王均须自用小刀割食福肉,乾隆皇帝首次东巡时就发生了一段小插曲。当皇帝与宗室诸王、蒙古王公共食福肉时,他对众人说“你们与我在清宁宫内祭祀,皆祖宗所赐之福,亦系满洲旧例”,又说怡亲王弘晓不佩戴小刀是违背满洲旧例,遗弃旧俗。他还斥责诚亲王、和亲王未等皇帝吃完福肉,便放碗默坐的行为,表扬惟达尔罕王遵循旧习,待皇帝食毕始放碗匙。

览章理政 阅卷怡情

乾隆帝在盛京期间,除举行几项重要活动外,也不忘处理朝政,兼顾怡情养性。他批阅奏章,读书赋诗,赏玩艺术佳品,或是与臣同乐赏戏,在迪光殿、保极宫、文溯阁等处均有其活动的身影。

据记载乾隆帝东巡时,曾两次在此处理秋审犯人相关事宜。盛京文溯阁为贮藏《四库全书》而建。乾隆四十八年九月,文溯阁刚刚竣工不久,而《四库全书》5890余函也分五批运至盛京入阁,乾隆帝东巡至此,面对新阁巨峡,由感而发:“老方四库集全书,竟得功成幸莫如。京国略钦渊已汇,陪都今次溯其初。……敬缅天聪文馆辟,必先敢懈有开余。”大意是说将四库全书一份贮藏在陪都,以溯其初;同时敬仰缅怀先祖早年曾设立文馆以开辟满汉文化融合之先。

四度东巡 恋恋不舍

乾隆帝东巡盛京四次,在第一次东巡回京后,下谕在盛京增拓行宫。迪光殿、保极宫、介祉宫、颐和殿、戏台等建筑,都是乾隆时期建造的,主要供皇帝及东巡随行人员居住。在建造宫殿的同时,大批宫廷御用物品也被送至盛京。乾隆帝还下令将一些国府秘籍,如玉牒、玉宝、玉册等,也要在盛京尊藏,以示盛京的特殊地位,并为此修建了敬典阁、崇谟阁、文溯阁等。

乾隆帝第四次东巡时,已是73岁的高龄,想着此次离开盛京将不能再来这里,陡生伤感。他以诗来表达自己对盛京的恋恋不舍:

四度陪京谒祖陵,敬思前烈益兢兢。

易非开创诚辛苦,艰是守成励继绳。

此别回赡增有怆,再来度已恐无能。

历吟皇子命分缮,予意期知云与仍。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