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艳粉街棚户区全景

    这一片棚户区是一个时代的印证

  • 艳粉街旧照

    清初这里是为王府提供化妆品的主要地点

  • 90年代的艳粉街

    棚户区低矮的小房和狭窄的过道

  • 泥泞的道路

    每当雨雪来临这里的居民便成了寸步难行

  • 艳粉街改造后宽敞的马路

    拆迁和道路改造使艳粉街的面貌焕然一新

  • 艳粉街的崭新住宅

    拆迁和道路改造使艳粉街的面貌焕然一新

编者按

  被称作“东方鲁尔”的铁西区,是中国工业化的象征,曾为新中国贡献诸多“第一”,在国际上也享有很高的知名度。然而,上世纪80年代前后,由于长期受计划经济的约束,铁西区开始步入低谷,更在上世纪90年代迎来数十万产业工人“下岗潮”,从此揭开一段最不愿被铁西人提起的历史岁月。
  2003年至2014年,国务院提出并深化落实“东北振兴战略”,对再度焕发活力的铁西区而言,那段曾经给铁西人或快乐或痛楚的印记依然在脑海中挥之不去。《讲述铁西区》希望通过还原当年历史中的普通人物的亲历和命运,旁观铁西区的发展轨迹,讲述铁西区鲜为人知的故事。
  艳粉街是故事的第三篇。“我的童年家住在艳粉街,那里发生的故事很多,我没有漂亮的儿童车,我的游戏是跳方格,大人们在忙碌着活着,我最爱五分钱的糖果,我们姐妹三个是爸和妈的欢乐,尽管我家里没有一个存折……”沈阳歌手艾敬的一首《艳粉街的故事》,让艳粉街这个名字逐渐被外人所知。但欢快的曲调背后,真实的艳粉街却稍显粗糙。
  在快速发展的城市中,艳粉街自成一个“村落”,从聚集之初到上世纪90年代以前,生活的破败都几乎没有丝毫改变。行色匆匆的中年人,受生活所迫推着向前,根本无暇顾忌悲伤不平的情绪;年轻人无法从正在消亡的铁西区和无力的父辈那里获取丝毫安全和温暖,他们想离开,又原地打转,仿佛被束缚在这条街道中,永远身处无法安放青春的家园。
  我们最终没有找到“垮掉的一代”,没有找到纪录片《铁西区》里,带着迷茫站在岔路街口的年轻的人,没有找到真实中,生活半径不超过两条街的孩子,或许他们已然垮掉,或许他们被淹没在人群中,成为不二平庸的中年人。但我们还是希望讲述一些故事,告诉人们,曾有些生活远远超出想象...【详情】

老坐地户:难以想象的破败地

邢桂珍,1945年生人,1958年跟随父亲搬到艳粉街,在此读书、工作、结婚、生子,从未离开艳粉街,一直生活至今。

听邢桂珍讲铁西

“四难”屯:用电吃水都不省心

  艳粉街的过去,似乎用一个“破”字就可以概括。当时居住其中有四难:用电难,电压不稳,灯丝亮灯泡不亮,电力公司认为无维修价值被弃管;走路难,是沈阳有名的“泥坑屯”;吃水难,整整一条街只有一个水龙头;如厕难,就连搭起来的简易厕所全街也只有两个。

棚改来袭:平房拆迁终于“上楼”

  除了贫穷和破败,艳粉街地区的乱也人尽皆知,生活被拾荒者、无正式工作者所充斥,因为人迹罕至又无人监管,甚至有人在艳粉区域的城市空地上圈地养起了奶牛。这种混乱不体面的生活一直持续到90年代分批次动迁,回迁房改变了整个艳粉地区的面貌。

“楼”生活:告别既往的四十年苦难

  历经时代动荡而与其他区域逐渐脱节的“艳粉屯”,终于在为期十年的棚户区改造后迎头赶上。这个时代给人们的最重要的礼物,不仅是居住环境本身的改善,还有整体生活水平和素质的进步。这种改变中,最知足的还是背负过苦难的亲历者,现在他们终于可以停下来、歇口气,不带任何情绪地回顾那些苦中作乐...【详情】

年轻一代:历经“动荡”童年

李博,1983年生人,5岁时搬到艳粉街,入住了当时仅有的4栋楼房之一,童年时代正是棚户区改造刚刚开始的阶段。

听李博讲铁西

“乱”成标签:出租车都不敢开进来

  80年代开始,艳粉街逐渐与铁西区其他地区的发展脱节,原本不甚明显的经济、素质和环境差距越发明显。对80后生人来说,童年除了游戏,最深刻的记忆可能还是那些奇装异服的“小混混”和无业游民,打架、偷车,艳粉街已经被外界逐渐边缘化和标签化。

拆迁之间:住得远上下学就像“逃亡”

  艳粉街平房拆迁,对政府来说,可能是解决居住环境问题的民生工程;对家庭来说,可能是放在眼前唯一能改变生活的机会,也可能是往何处去、房款抵扣额等细碎的计划;但对一个孩子来说,可能就意味着整个一个冬天,每天上学骑车都远了一个小时的烦恼。

告别“差异”:改变是个缓慢的过程

  当年的孩子如今已经长到而立之年。如果跳脱艳粉的标签和变迁,过往的嘈杂和动荡下,对生活的忍耐和坚韧以待才是常态。只沾到“动荡”尾巴的80后一代人,似乎有着比父辈更健康乐观的心态,这也许才是岁月留下的最好的礼物...【详情】

亲历棚改:层层突破成为全国样本

任守常,1944年生人,原艳粉街道办事处主任,艳粉街棚户区改造最初提案者和实施改造工作主抓领导。

听任守常讲铁西

旧时面貌:能被雪封住的“围城”

  现在已经很少有人想象屋外地面到屋内窗子高度的房院结构,这在当时的艳粉屯却是最普遍的一种“下窖”房,人像住在地窖里,从窗子往外平视,只能看到路人的大腿。再加上整个屯北高南低、道路窄,下雨天房顶漏水、窖里灌水,下雪天屋子则完全出不去人。

故土难离:拆迁并非人人都情愿

  艳粉屯所在地的低矮小房里,常有一辈子吃惯了苦的老人,更多的是一家五口,挤在可能不到十平方米的一个小屋里,挤在只容得一人通过的条条巷子里。但却不是所有人都情愿,“钉子户”们各怀心思,或故土难离,或拿不出回迁买房的钱,或希望以此换取更多筹码。

政策落实:为老百姓办了点实事

  作为全国棚户区改造的样本,艳粉街的变化离不开政策的决心、街道的努力、百姓的配合。从难以想象的糟糕居住环境中解脱,只用很少的钱就可以换回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楼房,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发放回迁房钥匙的时候,不少居民都哭了...【详情】

笔录钩沉

  小人物的悲欢,个体生命的起落,本来并不能有效映照整个时代。然而一条艳粉街穿起的小人物,离散、茫然、零乱,经历动荡和苦难,迎来新生和改变,一点一滴汇聚成海,构成了整个铁西区背影投射下的最终被想起的角落。
  曾经,艳粉街外面的世界天翻地覆,他们的世界缓慢停滞。并非他们不想改变,而是他们手足无措。大工业激情的幻灭、父辈生计的无着,不由分说接踵而至,为原本困苦的生活撒上一把盐。浓重、广阔、厚实,天空都是一样的,却又好像不一样。
  偶然有一天,人们被告知有机会改变,这机会来的突然。不紧不慢行驶的火车突然加速,窗外的景物更迭变迁,再不依旧,变化如被拆掉的“下窖”油毡房一样轰然散开去,艳粉街的过去被整整一个时代所记住,被之后的时代所讲述。

铁西志

日本接管南满铁路,建立殖民地政权机构

奉系军阀冯德麟长子冯庸举全部家产在滑翔地区创办冯庸大学

奉天市政公署成立了铁西区公署,这是铁西区建置的开始

铁西区解放

9月,沈阳第一机器厂铸造出第一枚金属国徽

共和国最早的工人住宅区——铁西“工人村”举行开工典礼

铁西区第一家国营商店——铁西百货商店正式营业

沈阳市防爆器械厂破产倒闭,随即引发铁西大批工厂倒闭潮

全国首家大型股份制企业——金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成立

经国务院批准,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成立

沈阳市委等作出铁西区与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合署办公的决策

10月,国家实施振兴东北等老工业基地,铁西迎来了历史机遇

铁西区获得“2008联合国全球宜居城区示范奖”

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入选中国十佳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

5月18日,中国工业博物馆开馆

1906 1927 1938 1948 1950 1952 1953 1986 1988 1993 2002 2003 2008 2010 2012
评论
关键
艳粉街:

  艳粉街位于铁西区南部。北起沈辽中路,南至艳粉明渠(腾飞二街),北接景兴南街,东南接南滑翔路,长1800米。艳粉屯的历史可追溯到明朝末年,努尔哈赤分封八旗时,此处镶兰旗属地。
  1920年日资开设的满洲窑业株式会社和奉天窑业株式会社先后在该地区建砖瓦场,30-40年代这里有窑业32家,窑业工人就地搭建起简陋的栖身之所,艳粉街逐渐有了百姓聚集。1952年,原属路官村的艳粉屯划出成立艳粉村,1955年正式组建艳粉街道办事处。到上世纪90年代,艳粉街的居民已经达到2万余户,形成了沈阳最大的棚户区。
  关于艳粉街名的由来有多个传说,一说这是清朝类似北京“八大胡同”的胭粉地带,一说有一个叫胭脂的姑娘,为了反抗恶霸的侮辱,将其杀死后同心上人一起逃到了这里,在荒无人烟的土地上安下了自己的家,后来人们就把这里叫做“胭脂屯”,后改名为“艳粉屯”,最后更名为“艳粉街”。
  一说清朝初期,镶兰旗主济尔哈朗被封为和硕郑亲王,艳粉屯一直为郑亲王府的领地。当时在此居住的村民,专为王府种植做胭脂的植物,以供王府内眷化妆用,因此被当地居民称为胭粉屯,后演化为艳粉屯。

精彩辑录
邢桂珍:

40来年在艳粉地区没有动地方,小姑娘干到老太太

李博:

那时候艳粉街除了我们住的这4栋楼房外,全是平房

任守常:

1992年年底下了一场大雪,像雪墙一样,老百姓出不来,车也进不去

李博:

出租车到这个地界都不敢往里面开

邢桂珍:

我现在一个月开3800

任守常:

小偷跳上房,警察都不能追

任守常:

这边高楼,那边矮房,好像两个天

邢桂珍:

当时艳粉屯用电难、走路难、吃水难、上厕所难

李博:

生活是自己经营的,怎么生活是可以自己选的

专题集锦

“落寞”工人村

对于地标性建筑工人村来说,人们的认知和印象不该只停留在冰冷的文字里...[更多]

消失的烟囱

沈阳冶炼厂始建于1936年,中国解放后被国务院冶金部直属接管...[更多]

动荡艳粉街

在铁西,惹人联想的“艳粉”二字似乎难以勾起人们深究的欲望...[更多]

记忆中的胶片

铁西电影院、红光电影院、工人俱乐部等老建筑拆拆补补,所剩无几...[更多]

下岗:无奈的抉择

“下岗”作为上世纪90年代铁西区的标志词汇,已随时代一同远去...[更多]

共和国的钢铁之躯

铸造厂、重型机器厂和机床厂三个巨人构成第六辑的支点,将此去经年的火红工业...[更多]

铁西百年记忆

时间已伴随铁西工业的历史性地标跨越百年。战争掠夺的苦难...[更多]

制作团队

    制作:张沉

    监制:刘才芳

    编辑:贺鹏宇、刘艳妍、杨琳、徐博
       许海天、李冬晖、郭博文

    设计:张增顺、孙志远

    鸣谢:中国工业博物馆
       铁西区艳粉街道办事处
       铁西区艳阳社区居委会
       铁西区艳粉街社区居委会
       沈阳图景友情支持

    版权:大辽财经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
       但请注明出处

    出品:腾讯大辽网财经频道

    邮箱:chloeliu@txdaliao.com
       graceyang@txdaliao.com

手机扫描

扫描上方二维码,手机观看移动端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