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辽求真相_大辽城事_腾讯·大辽网

往期回顾本期评论首页

网络公益框架外的“互联网难民”

腾讯·大辽网

  第二十期

网络公益框架外的“互联网难民”

导读

       七旬“拾荒奶奶”靠捡拾垃圾照顾瘫痪在床的儿子,但老人却放弃了大辽公益的捐助,放弃了看不懂的捐赠合同。如今这个社会的每个角落都有一群悲苦的人,他们遭受不幸,无处诉苦,不知如何利用更好的资源帮助自己生存。他们是一个群体,被叫做“互联网难民”。

谁是“互联网难民”

谁是“互联网难民”

       “互联网难民”一词对应“互联网公益”,也叫“网络公益”。在今天,除了现实世界的多种公益组织,各种各样的网络公益形式也发展地很快。

       一些幸运的患者很快想到了去求助媒体和公益机构。而当记者在各个病房中采访拍摄时,身边的病友们就会发出这样的疑问:“一样是走到了生命的绝境,为什么不采访我们?”

       2014年大辽网曾向“拾荒奶奶”出示了一份捐赠合同,但被老人和大女儿拒绝了。她们不懂,从互联网上捐来的钱怎么才能用到自己的手里。

       所谓的“互联网难民”,正是那些守旧和不懂互联网的老年人和中年人。

       根据2015年一项最新调查显示,我国县城民众和城市中老年群体的互联网使用率已达到70%左右。那些躺在病床上,抱怨得不到帮助的人,或许就是剩下的30%。

       今天的互联网,有着铺天盖地的募捐平台、公益组织和救助机构。他们针对不同的病患、不同的诉求、不同的地域。或许一个电话,一个签字就可以解决一个困难家庭的一笔手术费,然而需要它并且知道它的人却很少。

       慈善进入互联网时代的今天,坐等援手敲门已经是不现实的事了。

       中老年人正处在空巢、健康状况下降的年龄,当网络公益可以触及到他们的时候,后者毋须羞怯,而是要设法主动了解、寻求机会,为自己的老年生活求得更多的保障和关注,实现自救自助。

病友的叮嘱>记者的笔

病友的叮嘱>记者的笔

       今年2月,朝阳的一对三胞胎姐姐被开水烫伤,全身30%三度烫伤,如果手术就需要几十万的医疗费,这是一个农村家庭无法接受的数字。

       当周,大辽公益携手腾讯公益和9958紧急救助为孩子开通腾讯乐捐,但孩子妈妈拒绝签订捐赠合同,宁愿放弃捐款。

        这样的例子不在少数,当事人会以“我们没有文化”、“我不懂”来回应一系列法律程序,也许因为病友们常常会善意提醒“要小心骗子。”,很多来自农村的大病家庭可以接受记者的采访,却不信任记者提供的网络援助渠道。

        在信息爆炸的社会中,因为学历较低,对社会的理解和接受新鲜事物的能力有限,本就是弱势的群体更容易倾向保守。在“失去机会”和“可能承担风险”这两个选项中,他们会毅然选择前者。

        而病友们的担忧也无可厚非,网络的虚拟化看似无根无基,若要将全部的个人信息提供给一个仅相处了几天的记者和素未谋面的基金会,对于他们来讲无异于“裸奔”在大庭广众之下,安全感和信任就无从谈起。

网络救助下的公信力集中彰显

网络救助下的公信力集中彰显

       近些年,不论是公众还是慈善组织,双方基本达成了一些共识,那就是慈善组织的公开透明是基本原则。

       2014年大辽网为患卵巢癌的“吃虫女孩”程红岩开通乐捐平台,发动网友募捐善款近21万。经过近半年的化疗,岩岩在今年3月再次接受了病灶切除手术,当下保住了这个13岁女孩的卵巢。

       这是网络公益运作中非常典型的帮扶案例。网友通过公募平台将善款转存到相关基金会的账目下,基金会将根据受助者的需要,首选定向、定时实现“公对公”拨款。

       媒体作为衔接受助者和基金会的中转站,可以从一个中立者的角度,客观地向所有捐赠者和关注者展示每一笔款项的拨放。这是媒体作为网络公益项目发起者应履行的义务,这一义务也同样适用于每一个发起网络公益项目的个人或组织。

       无论是媒体、企业或个人,所有在正规网络公募平台上注册的发起者都要通过实名认证,发起者对于项目的跟进、反馈情况也将由专人严格审核。在这一层面上,受助者和捐赠者双方,在互联网上实现了资源和信息的“零成本”沟通,网络公募平台对于上方的约束和监督也会让更多人信服,乃至亲身加入到网络公益中。

       从这一角度考量,互联网更加会成为各类公益组织的“领路人”,而非“绊脚石”。公募基金会也逐渐意识到,不透明对于自身来说意味着什么,得到的教训也很沉重。

网络公益力量不可忽视

网络公益力量不可忽视

       公益救助,如同当前各行各业,都因为互联网而形成一刀分水岭。革新与未革新的,新兴的和传统的,服务对象也随着功能的升级和优化不断改变着自己的站队。IT技术必然成为推动公益透明公开的直接力量。

       腾讯公益一直为一些有公募资格的基金会搭建融资平台,所有的公益机构需要每个月进行捐赠反馈。捐赠人也可以通过互联网的第三方支付进行定期或者一次性捐款,这种透明公开的账目信息可以在每一个乐捐项目中看到。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创新与社会责任研究中心主任邓国胜曾表示,“传统的公益慈善,公众参与起来并不方便。但互联网的发展使得每一个公众参与的可能性、便捷性大幅度提升。”

       互联网公益出现以前,一元的善款加上基金会反馈给捐助人的发票邮费,成本就要翻几倍。而今天,所有的资源实现了在线互联,网络让公益的门槛降低了。

       今天,互联网公益主打的口号是“自救”二字,而“互联网难民”们只需要学习融入互联网生活,就可以享受和其他人一样的“互联网福利”。如果同样走到了生活绝境,你我拥有的,其实是一样的机遇。

新闻立场

第二十期:网络公益框架外的“互联网难民”

关注大辽哥微信账号

监制:李萌  责编:马耕野  设计:naive  制作:Dean

出品:腾讯·大辽网新闻中心

内容来源:腾讯公益、中国经营网、中国青年报、新民晚报、腾讯大辽网等

版权声明:腾讯大辽网原创策划,转载或报道请注明出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