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道奎,山东省青州人,1961年9月生。硕士学位。中国科学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研究员,机器人技术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副主任,沈阳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总裁,CCTV2014年度科技创新人物候选人。




 

小条P1

腾讯大辽财经:曲总您好,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腾讯大辽网的专访。新松已经达到全球的一个领先的地位,您是怎么看待创新对老工业体制和结构的一种作用呢?

曲道奎:因为现在中国已经到了这个创新阶段,一个企业一个行业不管是老企业还是新型企业,创新都是非常重要的。现在中国乃至全世界都进入了产业过剩的时代,这个情况下效率规模等方面已经很接近了。关键是产品要有竞争力,你的产品要有差异化,而竞争力和差异化就体现在创新。另一方面,现在产品的生命周期越来越短,消费类电子在三到六个月,这就要求企业有持续性,也要有源源不断的新技术新产品。所以说现今社会发展都要以创新为龙头,没有创新性的产品,没有创新性的技术,没有创新性的模式,一个企业很难在这个激烈的竞争中占据有利地位。

腾讯大辽财经:您认为对一个企业来说最核心的竞争力是什么呢?新松的人才战略是什么?

曲道奎:新松作为一个高技术企业,我们很大的一个竞争力在技术创新和技术的领先性上,技术的创造者,也就是人才。所以说在新松这种高技术企业人才是中流砥柱的作用。新松在人才的使用与培育上都有自己特殊的方法,新松作为上市公司,对最初的核心团队是有股权激励,对创新者一定要有一个好的回报。新松发展的成就和成果一定要让这个创造者得到相应的报偿,这是在薪酬上。另外一点,创新者更多的是自身价值的一个体现,新松为不同的创新者不同的团队提供了针对他自己的创新平台。使每个创新者与团队都能发挥出最大的创新潜力,所以说这些要通过一个好的体制和管理来使人才释放出更大的能量。

腾讯大辽财经:辽宁经济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政策投资环境产业结构,该如何解决呢?

曲道奎:虽然去年出现了东北现象,但是大家不要那么悲观或者那么低沉,产生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还是与过去的比较,原来东北是工业基地,特别是辽宁,现在发展的增速突然下降了一点,这确实可能是一个新的问题,但大家没有必要想象得那么悲观。不过总的来讲东北确实到了一个面临转型的时代了。假如现在不能完成这个转变的话,可能就要进入一个低谷,现在的状况不是一个因素造成的,这里边既有体制的问题,又有产业结构的不合理,变重与大型,重型的机械装备,对新兴战略产业这一块缺乏的,譬如信息、电子、通讯这类,恰恰成了我们东北的一块短板。所以我说,东北现在的问题是,一方面要把存量快速的向外消化,这个不解决,下一步的发展就会出现很大问题。更重要的是,一定要抓增量。增量靠什么来抓?很大一方面就是你的高精产业、战略产业。一方面,要靠我们自己培养、培育;另一方面,要靠“引进来”的手段把这块短板补上。

东北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人才。东北的人才这些年一直呈现负增长的状态,未来企业的发展一定要靠人才,不只是几个人,而是大批的人才。所以,具有吸引力的人才战略才是政府应该做的首要任务,怎么留住当地的人才,引进外来的人才,需要我们好的政策做支持。

小条P2

腾讯大辽财经:新松是如何布局“互联网+”战略呢?

曲道奎:“互联网+”也好,之前的“两化融合”也好,我们新松一开始其实没有这样的概念。但是从机器人的特点来讲,我们本身就是一个智能装备。往这个行业深入来讲,机器人需要工业、装备、电子、通讯、网络、智能传感这些综合技术集成的智能产品。所以,在过去没提互联网革命、没提互联网+的时候,我们本身就是融合在一起的。这是机器人的特点决定的:高新技术的综合集成。从机器人的本质来讲,我们早就先走了一步。现在全国的大环境都在发展“互联网+”,恰好是我们的大好机会。我们要做的,就是把已有的机器人技术和互联网做到更深度的融合,为我们下一步工业4.0的发展又奠定了一个很好的基础。

小条P3

腾讯大辽财经:新松未来的发展方向和“新松梦”是什么?

曲道奎:新松的梦想有三个,也是我们的三大使命。一个是制造模式变革的引领者,通过新松的产品、技术、制造模式来产生大的变革。我们想要引领传统的模式向智能制造来转化,传统的制造向4.0转型。这是我们在制造领域所能起到的巨大作用,为制造模式提供一个支撑,而不是简单的产品和服务提供商。第二点,是在国防安全,譬如上天、下地、水下等极端环境,机器人是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的。第三点,就是对生活品质的提升上。在养老、残疾人护理、公共卫生、教育,可穿戴设备这些领域,对人类生活品质的提升上,我们要做出独一无二的贡献。新松从来都不是简单的产品、技术公司,而是通过我们的技术和产品为国家安全、人类生活品质提升做出贡献。

小条P4

曲道奎:我的判断就是全球的制造业在面临一个大的变化,这是我的一个结论,或者是一个判断,制造业的变革具体讲分两个大的变革,一个是制造模式的变革,有传统的制造模式,或者我们叫做工业4.0,一个是产品和设备的变革,由过去的传统设备向智能化变革,可以说变革现在一直是一种趋势,并且我们现在正在处在变革的转折点上,我们有重大战略机遇。在这里面驱动变革的驱动力和驱动要素是什么?第一个是技术因素,就是技术的发展,包括互联网+使这个变革成为可能。第二个是市场因素,我们叫做倒逼,现在传统制造模式不可能实现,你的整个设备还没等投产可能你的产品生命周期到了,电子产品生命周期就是很短。第三是社会因素,无论是人力和劳动、环境的限制,都是由传统的到智能化、信息化、自动化变革,智能设备的典型代表是机器人。机器人到底这些年的发展是什么,从2009年到现在,2009年是全球的金融危机,几乎所有的产业和行业都处于下马,唯独机器人在增长,中国现在正在抓住这个机会,形成今天这个题目“由中国制造往中国智造发展”。

曲道奎:现在整个社会发展到了新的时代,大家有一个错误的观点,老认为我们困难是因为金融危机,是因为我们周期造成的,而没有认识到现在是由于社会的技术进步和社会发展的这个阶段应该要进行调整,应该要进行变革,很多人老盼望冬天过去,春天还再来,包括在南方。过了这个周期是不是又回到一个高速发展的时代我说不可能了,因为这个时代和社会进步完全到了一个新的模式,我举一个例子,就像农业,农业现在还较回到原始的耕种状态,不可能了,企业要首先认识到是一个新时代来临,无论从组织架构还是企业发展方式,还有过去整个组织管理可能都是一个大的变化,这里面互联网包括我们数字化,这都是新的支撑手段,更关键是人的观念的变革。第二,就是企业发展方式,上次朱总和印总讲,企业就是从小到大关门自己发展,因为整个社会不开放,这样每一个企业提供了一个成长的时间,现在因为整个网络化和数字化,全球透明,你在做什么事别人都知道,传统的企业的成长和发展方式现在完全变了,现在企业的发展方式更多是怎么更有效利用资源,如何有效整合资源,不是过去完全从RD开始,搞市场,一个产品链,现在一个产品没有一个流水线,时代变了,我们的思维要变化。

曲道奎:今天这个会不可能给大家解决方案,做企业,不管大小,一定要把握一个方向和趋势,就是到底现在环境是什么,我们的趋势是什么,方向是什么,就像走路一样,去哪儿,把握一个大势。第二寻找一个转折点,这个趋势定了,现在这个趋势不是中国人的问题,大家不要悲观,中国的经济整个在下行,老外也好,这是全球性问题,这个问题导致了一切都在变,包括技术手段,包括模式,包括产品,整个内在技术含量都在变,变带来原有的模式打破,新的格局没有建立,这就是我们的转折点和机会,千万别说中国不行,辽宁不行了,不是这样现在进入一个变革和新的秩序,新的模式建立的全新的模式,这正好是切入的好机会。第三,大小企业要根据自己的能力判断,但是不断做什么要把方向定了,并不是非要搞一个4.0,这种新模式,第一是趋势,第二是游戏规则,假如这个游戏规则没有确定,中国就是挣不了大钱、挣小钱。整个4.0是端到端,整个过程需要系统控制,假如说你进入不了游戏规则,你就无法生存,我们一定要进入这个规则。

记者后记

  2015年4月,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绿公司年会在沈阳举办,

  本届年会的主题是“创变者”,在众多议题中,

  契合今年中央“中国制造2025”的热度,

  有关工业的议题格外引人注目。

  作为本次年会的东道主,

  曲道奎在“从中国制造到中国智造”论坛中作为嘉宾进行了发言。

  论坛结束后,其他嘉宾先后离场,而曲道奎却被层层记者包围,

  他知道,作为东道主又是智能工业的从业者,

  记者对他自然有许多问题,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提问时间会如此之长,问题会如此之多。

  两个小时的论坛,加之会场的耀眼灯光,已经使曲总汗流浃背,

  结果又是一个多小时的媒体采访,不仅是站着,

  还被记者重重包围,显然他的体力有点吃不消,

  不过他并没有因此去敷衍任何一个问题。

  我们计划对曲总进行视频采访,

  随着时间的慢慢过去,我们开始担心,采访到最后是否可以进行上。

  虽然到最后曲总已经面露倦容,疲惫不堪,

  但还是接受了我们的视频专访。

  我们的记者连连对他说抱歉,他却是淡淡的一笑,说没关系。

  采访中,对于我们提出的问题,他侃侃而谈,

  这些问题在他脑海中已经考虑过无数次,

  我猜想就算是不用思考他也能对答如流,

  最后一个问题,我问他,您的新松梦是什么?

  他稍微有了点停顿,虽然时间很短,

  但这个微妙的变化,

  足以将这个问题的回答方式完全地与其他问题区分开来。

  梦想这两字很有分量,更何况还是新松的梦想,

  他或许需要有点时间去思考。

  “通过我们的技术,为国家安全,为人类生活品质提升做出贡献”

  他说道。

  这是他的梦想,也是新松的,

  或者干脆概括为“新松人的”会更加确切吧!(文/贺鹏宇)

  编辑/袁帅/贺鹏宇 摄像/贺鹏宇 采访/贺鹏宇

  大辽财经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