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林 1962年生,毕业于沈阳广播电视大学,1986—1993沈阳市第三建筑工程公司,1993年加入好利来,企业创始人之一,历任总经理,法人,副董事长。辽宁省第十—届人大代表。




 

小条P1

腾讯大辽财经:朱总您好,欢迎作客我们腾讯·大辽网的《深度对话》栏目。您作为好利来的资深的从业人员,我们都特别特别好奇,因为有资料显示,您是在1993年那样一个大浪潮的时代,从原来的理工男工程师,然后投身到了西点烘焙这个行业,当时您是出于怎么样一个考虑和初衷呢?

朱林:简单总结我这三十多年的从业经验,我觉得我的第一个阶段是盖大楼。1985年毕业以后我到了沈阳市的一家建筑公司工作,一干就是八年,然后到1992年以后就是一个改革开放的大潮,正好赶上邓小平总设计师南巡,这样的话全国上下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激烈的转变也激荡着我,这样的话我人生的第一阶段,从盖大楼进入到做蛋糕。因为我觉得生日蛋糕它是个舶来品,Birthday cake,正好好利来的创始人罗红先生来到沈阳,我们很多的理念一拍即合,要给我们中国人提供味美同时又非常漂亮的蛋糕,传递情感。

所以我觉得,我从我的人生的第一阶段盖大楼到做蛋糕,这是我人生一个非常重要的变化,就是这样。

腾讯大辽财经:其实这变化是特别戏剧性的,您能不能回忆当时有什么特别击中您心灵的一个点,造成了一个转折呢?

朱林:因为罗红先生在跟我沟通的时候,我在看我们兰州第一家店的时候,因为当时的生日蛋糕都是在什么友谊宾馆,第一粮库,都是在小作坊的过程当中,而且制作的过程当中也是很不透明的,这样我感觉随着我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大家对食品的要求的增加,所以我们当初提出了就是让老百姓看到自己的生日蛋糕。所以当时我们是有一个理念叫前店后厂,同时我们的蛋糕又设计了很多系列,有儿童的系列,有青春的系列,有祝寿的系列,还有我们的恭贺系列,很多人开业什么的。所以这样的话让生日蛋糕从每个人一年的一次的周转变得频率很高,同时给人们的幸福指数提升很高。所以我当时接触以后我就觉得这是一个我所未来要能够植根、研究、工作甚至研发,甚至能工作一辈子的这么一个行业。事实也是这样证明,从1993年7月份到2012年,我基本上做了二十年这样的生日蛋糕。

腾讯大辽财经:我们也知道您是一个兴趣爱好特别特别广泛的人,您是怎么坚持了二十年去做这么一件事情呢?

朱林:因为这二十年来,我们的企业发展是从几家单打独斗的单店,而发展成为一个目前中国大陆最大的生日蛋糕的生产商和经销商,也是目前最大的月饼的生产商和经销商,做到了两个全国第一。民营企业、私营企业的寿命是很短的,咱们国家有个测算都是2.5岁—3.7岁,那么为什么要把这个品牌做了二十年,因为我们坚定了一个理念。

第一,我们要拿出我们最好的产品,拿出产品让广大的消费者能够接受它。

第二,通过这个产品我们要确立自己的品牌,所以“好利来”这三个字早在1995年就已经注册了,所以我们确定了自己响当当的品牌。

第三,我们要树立自己企业的文化,树立文化的目的就是能使更多的我们的员工富裕起来,使我们的品牌得到延伸,得到彰显,得到深入人心。

第四,我们要把我们的产品形成标准。

所以现在国家的蛋糕的标准和月饼的标准,很多的标准都以我们企业的标准为蓝本,然后设立的国家标准。那么你想做到这四点,最优良的产品,然后树立好的品牌,再到植根我们好利来的文化,再到企业的标准,如果没有十年、二十年是达不到这个水平的。所以很多企业在这个过程当中他做了个好产品,但是他没有形成品牌,被同质化了,很快就没有了。有的坚持下来了,那么就可以让这个企业成为基业常青的,能够传代的企业。因为中国像这样的企业太少,尤其1949年—1979年这三十年,1979年—2009年这三十年,让我们私营企业得到一个大的发展,而且未来习主席我们的中国梦,让我们这些有志的企业家也要把自己的企业做成百年老店给它延续下去。

腾讯大辽财经:这我有一个问题,是代表现在现在广大的80后和90后的网友问您的,因为现在人的平均跳槽率差不多是平均一年不到的一个时间,您给年轻人建议是怎么来沉下心来在一个领域里面去发展自己呢?

朱林:因为我觉得我们原来也存在这样的问题,因为当时在90年代,我们大概招募的都是70后的员工,现在我们企业都有1994年、1996年甚至1998年这样的员工了,我觉得当初我们做这个好利来的企业的时候,是给他们确立他们自己的个人的理想。因为像我们好利来刚开始创业的时候我们的后堂员工大部分都来自于我们的家乡,四川、湖北,然后我们辽宁的康平、法库,都是一些非常纯朴的农村的孩子,我们不但要教给他技术,还要教他去怎么做人,这样的话给他树立个人的短期的和中期的人生目标,让他做裱花师,从实习员工到转正,到一级,到二级,到三级,最终再解决他们在市里的生活问题。所以帮助他们,同他们共同成长是我们企业能够留下人才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措施和手段。

小条P2

腾讯大辽财经:很多老板很管理人员在管理企业的时候也会遇到这个问题,如果招的比较高素质、高学历的人才就比较不容易留住。但是像您刚刚提到那种,从学徒一把手带起来的这样的人才,会比较能好用,但是过程会比较慢一些,您觉得这中间要怎么折中去考虑呢?

朱林:因为好利来的蛋糕烘焙行业是制造业,它是一个比较手工劳动的这么一个劳动密集型的东西,技术含量还是比较高的。所以我总觉得我们做企业管理者,做企业所有者的人要跟我的员工心贴心,要把他们当做我的家人。所以无论是我们的师傅,我们的裱花师,还是我们的营业员,黑天鹅的服务天使,都是我们自己从头培养出来的。我们曾经在1996年、1997年由于企业要想做大,也受到很多课程的影响,招了很多麦当劳、肯德基的甚至国际连锁企业的人,但是事实证明很少有人接地气,现在我们最好的面包大师,最好的蛋糕设计师都是我们自己培养出来的。所以像我们这样的企业跟很多的高科技、互联网的企业我觉得还不完全一样,我们是真真正正的置身于中国的土地上的这块民族食品行业的一个品牌,所有的人员包括财务人员都是我们一手培养出来的。

我觉得管理无难事,管理实际就是人和人之间的沟通和交流,只要你真心换他真心了,你用你的理想,你用你的短期的目标和你的中期的目标,然后跟他的个人奋斗的目标,让他跟我们企业的奋斗目标再结合,这样的话我觉得我们很多好的员工是能够长期留到企业里来的。目前像我们沈阳超过十年、十五年的员工比比皆是,而且好多人都在我们沈阳市,抚顺、鞍山、盘锦都成家立业了,买了车子,买了房子,他们就把好利来当做自己的一个家,就是这样。

腾讯大辽财经:我觉得在大家都想要怎么接地气的时候,好利来已经实践到怎么扎根于这个泥土,怎么去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朱林:对,我们不是没有经验和教训,当时我们也引进了很多所谓的叫空降兵,有些人做了几年还是不错的,他们也带来了一些好的经验,但是大多数还是没有能够留住,事实证明,你每个企业的文化是要深深的打在我们员工身上的烙印的,这样的话他跟你的企业才能同呼吸、共命运,急企业之所急,想你企业之所想。你像我们的企业是365天不休息的,很多人要讲什么《劳动法》,但现在我们完全是尊重《劳动法》,而且也是尊重各项东西了,但是总而言之,因为老百姓不能休息,过生日不能休息,大年三十依然有过生日的,所以我们就要为消费者服务,所以我觉得从这个角度,从消费者的角度,从我们员工的角度把这个道理跟他说清楚了。加班的时候虽然我们是三倍的薪资,但是很多国营企业即使你给他三倍的薪资,他也不会在年三十和大年初一来加班的,所以一定要培养跟自己企业文化相吻合的,跟企业同心同德的这样的忠实的员工。

所以我说到底,员工是企业真正的财富,什么秘方,什么配方,我觉得那些东西都不是很重要,什么管理的守则、条例都不是很重要,所以现在我们大概从2010年开始,我们把顾客第一已经变成我们员工第一,没有最好的员工,他就不能为最好的顾客服务,他就不能用最好的原材料给我们最好的顾客提供一等的服务。所以这一点,现在宣传海底捞,我觉得我们跟他们有异曲同工之妙。

腾讯大辽财经:而且您比他提前了好多年。

朱林:企业成功没有定数,但是这都是我们几十年来摸索出来的经验。

腾讯大辽财经:朱总,刚刚你也提到从国际大品牌挖过来的人,在你们这儿不太能适用。我也想到现在包括像星巴克、哈根达斯、麦当劳、肯德基这种国际一线的食品品牌在中国也遇到过质量的问题,也出现过负面的新闻。也有报告说,很多在国外的乖孩子来到中国都学坏了,您怎么看待食品安全中国的问题呢?

朱林:这点我可能要表述一点不同的看法。因为我很仰慕,也很倾慕世界第一的麦当劳、肯德基包括必胜客,包括很多很多这样的大企业。你像麦当劳是1952年麦当劳叔叔创建的,他们做到这样是让我们很钦佩的。但是,我觉得做生意,尤其做食品生意它是良心企业,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年日本有一家牛奶公司是日本第二大的叫雪印,由于它的牛奶质量不过关,给日本的小学生喝了坏了肚子,这家食品厂在日本就倒闭了,就被关掉了。所以并不是说所有的外国企业到我们这儿不接地气,是你一个企业有没有把产品质量放在首位,有没有把苛刻的卫生的标准放在首位。

当然,外国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经验,但是好利来创业从1992年到现在已经23年了,我们在这个问题上一直是坚持标准,我们的标准一直要高于我们的国家的标准。所以,我觉得这是良心企业,我们必须要在这个问题上毫不含糊的往零缺陷上努力。

腾讯大辽财经:就算是国际一线的连锁大品牌,他们在中国这个区域他的食品安全的把握上会出现问题,那好利来是怎么去核算它的成本与质量之间的关系呢?

朱林:尤其近几年,我觉得我们的产品,我们的原材料已经国际化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家的面粉在1996年开始,蛋糕面粉和面包面粉采用的都是加拿大和美国的小麦做原材料,比例我不能说,涉及到我们商业的机密。因为他们是大面积生产麦子,不像我们中国分包产到户,这一百亩是放五斤化肥,那二百亩是放十斤农药的,所以我们在原材料的采购上我们已经实现了国际化,所以这样的话我们在选择我们的原材料的时候,我们首先选择是最好的,已经跟国际接轨了,包括采煤,包括我们的车厘子,包括我们很多东西,尤其黑天鹅蛋糕我们用的东西,不是外国的最好,我们是全球采购,只要符合我们标准的东西,无论它是哪儿生产的,只要达到我们的标准,我们是这样的一个东西。

所以食品行业门槛不高同时也不低,你要真正的坚持了原则了,你就得花大价钱和大气力,从根上,从原材料上,杜绝各个方面所出现的漏洞。

小条P3

腾讯大辽财经:那您在这个行业也二十多年了,您经历了从它最开始的起步,野蛮生长到现在的过程,也经历了我们国人从最初懵懂然后对审美没有什么太大的追求,到现在生活逐渐好转的这样一个状态。您觉得在食品这块的高端市场它有怎样的前景和未来呢?

朱林:高端市场它是必然存在的,就像人类发展的基本规律,社会的发展规律是一样的。那么有些人他就要戴金利来、银利来的皮带,金利来的领带,有些人他就要戴爱马仕和Boss的皮带,有的人他要坐普通舱,有的人他要坐头等舱,当然人不能分三六九等,可能有些人说,邓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理论有些争议,但现在客观存在,哲学家萨特说,存在的就是合理的。所以我感觉到,我们中国的一线城市,北上广深,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已经跟所谓的纽约、东京、首尔、伦敦、巴黎不相上下,所以这是我们跟时代的潮流与时俱进所看到的结果。劳斯莱斯车英国皇室可以坐,那么中国的富豪也可以坐,宾利在沙特阿拉伯大行其道,那么中国的行政总裁也可以享受。所以中国已经跟世界在这个问题上接轨了,那么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人,他们要追求高品质的生活,这也是时代的要求,他们可能要喝新西兰的牛奶,孩子要吃香港的奶粉,同时他们自己的坐骑要换成德国的或者是瑞典的,或者是英国的,我觉得这个无可厚非。

所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这部分的人需求数量还要扩大,奢侈品在中国的需求量还要进一步的扩大,所以这块的市场是大有可为的,也是很多人想觊觎的,但是你没有多年的沉淀,没有多年的积累,没有良好的产品想切入到这个高端市场是不容易做到的。我们想一个品牌21克或者什么的,一下就能切入到高端品牌,就让某些富豪接受这样的产品,我认为是不可能的,这是用你多少年的口碑,多少年的质量和多少年的品牌来影响到他的,这个东西我是伴随它成长的,我的孩子也是伴随它成长的,这是值得信赖的品牌。所以中国要有自己的民族的品牌,我觉得现在我已经不怎么用苹果手机了,我用华为了,为什么呢?有爱国情结在,同时我也相信,我也看了任正非先生的创业经历,我觉得要为我们的国货来鼓与呼,当然我们的食品行业,为什么总吃丹麦的曲奇呢?为什么总吃日本的山崎面包呢?中国为什么没有能够给我们自己的民族的品牌树立起来的这么一个好的东西呢?我们已经实现国际化了,所以应运而生,2009年开始我们就研制了中国烘焙行业的高端品牌,就是我们的黑天鹅高端蛋糕。所以现在通过这六年、七年的运作,我们已经在北京、石家庄、成都和苏州包括东北的沈阳、长春形成了一个趋势,形成了买蛋糕就要买黑天鹅。所以经常我在KTV里面看到这样的情况,他们往脸上抹的蛋糕是好利来,但真要吃起来的蛋糕那是黑天鹅啊。

所以我认为高端品牌并不神秘,高端品牌距离我们也并不遥远。

腾讯大辽财经:您觉得在高端这块市场上,因为有很多来自法国和日本的品牌,他们在中国的竞争力也是非常强大,就是食品和烘焙行业上。您觉得作为中国自有的品牌,应该从哪方面发力去跟他们竞争呢?

朱林:因为我们还没有走出国门,像这样的产品,我们好利来的产品可以在全国四千多个县市来生产,高端品牌我们可以在一线城市、二线城市来生产,所以我觉得植根在我们国内用我们这一生都做不完。因为你看日本的伊势丹店在我们沈阳也消退了,它其中有一个食品品牌我就不说它叫什么名字了,来了沈阳三年多也没有形成什么气侯,也只有悄悄的撤出了。所以我觉得我也曾经接待过很多的国外的,包括韩国的,包括马来西亚的很多的烘焙师,他们看了我们的黑天鹅蛋糕的时候说,这个就是世界一流的,因为我们真的是采用了世界一流的原材料。

我有举一个巧克力的例子吧,全球限量,比如一百吨,一共巧克力产量是一百吨,那么其中只有一吨是这个牌子的,是委内瑞拉,那么我们黑天鹅的某款蛋糕就用了1%的原料做的我们这款巧克力蛋糕,难道说它不是最好的蛋糕吗?所以我们有的蛋糕摆到几十万甚至要上百万,就是这样的结果。

所以我觉得我们要有这个自信心,我们是一流的,我们是最棒的,因为我走了很多的国家我也看了一下,我们用我们二十年的蛋糕制作的技术,用世界最好的原材料,然后用我们最好的服务员来把它销售出去,用我们的互联网把它宣传出去,这个就是我们引以为骄傲的,未来的世界的顶尖品牌和奢侈品牌,我有这个信心,我们集团企业都有这个信心,要做世界的民族之林的食品品牌。

腾讯大辽财经:然后我们都知道,在国际上有一个烘焙西点界的比赛叫做世界西点杯,它是号称西点界的世界杯,但是中国在这方面跟足球一样,也是表现差强人意的。有评论说,从这个比赛就可以看出中国的西点和烘焙和世界的差距水平在哪儿。您觉得为什么我们至今都没有出过,在这方面好的,精制的,创意的这方面的人才呢?

朱林:因为不是没出,每年上海的烘焙食品的大赛,五月份和十二月份我们都去过,好利来就拿过很多这样的国际的金奖。我也曾经到过蛋糕的故乡,黑森林的故乡德国,也到过葡式蛋挞的故乡葡萄牙,我觉得他们那个产品至少不适合我们中国人的口味,所以中国人不能说拿中国的这个产品跟世界的德国的区域的产品,和葡萄牙的区域的产品相比较,中国是十三亿五千万人,而葡萄牙几百万人,德国几千万人,六千多万人,所以我们首先一个品牌,它得有生存的土壤,我们是为十三亿五千万人服务,还是为德国的六千万人和土耳其的几百万人服务,因为我们是这么一个观念。

所以也没有真正的公平、公正、公开的在世界上举办这样的大赛,我觉得我还没有看到这样的大赛,只是进行区域的,我认为这也是合理的,在亚太地区,或者是美国的ve奶油,它的供应商几个国家做这么一个大赛,这个可比性是相对的。

腾讯大辽财经:它在评委的选择性上也是相对的。

朱林:对,也是相对的,就像中国人说普通话,德国人说德语,日尔曼语系,而英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说英语一样,他们就不会进行什么语言的比赛,如果中国人用中国的语言跟英语比吗?我觉得这个可能还没有形成像世界语这样的东西。所以我们还处于可以说各自为战,但是我们现在已经开始跟国际,我们用了很多很多的国际好的蛋糕的技术和好的原材料来做这方面的事情。

一个好的产品,我说单拿评比来说我觉得不能作为衡量它的唯一的标准,还是那样,实践是检验它的唯一标准,你的市场占有率,你的总的产量和在老百姓心目当中的,就像我说的金杯、银杯不如消费者的口碑,金奖、银奖不如老百姓的真奖,是这个道理。

腾讯大辽财经:这还是一个要接地气的问题。

朱林:对,我是这样的想法。

腾讯大辽财经:现在我们的时代逢人必说电商、互联网和互联网思维,这其实是一个在什么都求快的时代,那您觉得作为一个传统企业在这个时代要怎么去顺应发展和坚持自己的那些道德底线呢?

朱林:这个也是我们企业面临的一个问题,但是好利来无论是我们的总裁还是我们董事会的成员我们都有一个理念,叫做遇到问题迎上去,所以大概应该在十年前我就开始做这方面的探讨和研究了。所以我在开了我们好利来的市区店、中心店、商业中心店以外,我开了我们一级马路和二级马路的店,现在第三我们开了很多的社区店,像我们的河畔新城,像我们的格林梦夏,然后我就让我的服务员把所有订蛋糕的信息记录下来,互联网大数据是相连的,这样的话我们早就确立了我们的会员制,我们知道他的孩子什么时候过生日,我们知道他的父母什么时候过生日,我知道他爷爷奶奶什么时候过生日,就是再互联网,再大数据,你洗澡还要上澡堂子,你看电影,尤其看立体电影,EMX还要上万达的电影厅叫体验式营销,不可能互联网代替一切,互联网代替不了搓澡工,互联网也代替不了按摩师,互联网也代替不了理发师,互联网也代替不了美容师,它还是要人和人的接触。

所以我们从社区店统计的这些大数据来,然后结合我们的互联网,形成我们的网上销售,在他提前三天的时候我们可能信息、微信、电话就过去了,李先生,后天将是您父亲七十大寿,您看看是订我们黑天鹅的蛋糕还是订我们好利来的蛋糕?孩子在国外,你可以用支付宝,也可以用微信来付款,我们现在电商这块,互联网和大数据,已经跟我们大数据开始结合,而且我们步子走得很稳,因为我们将掌握我们中国人好利来的具体的用户,这个就像马云的东西一样,就像他的滴滴打车,他为什么免费?你的一个电话号码被他录取了,录取了你是经常出入卓展的,你还是经常出入万象城,你还是经常打车,他就把你定位了,拿人免费的午餐了,他把你所有的信息都定位了,然后他得到了你的信息以后他进行分析,然后就形成这种大数据,然后再结合互联网的技术,将来他把市场做强再做大。我们也深深的体会到这一点,我们用最原始的方法累积我们忠诚的客户,开发我们的高端客户,巩固我们的老客户,我想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会输给这个时代,我们将属于这个伟大的时代!这个我有信心。

腾讯大辽财经:您刚刚也说,是用最原始,最笨的方法去积累最原始的客户材料去做自己的企业竞争力,这是不是表示做企业还是要有自己的静气,无论是在什么样的时代。

朱林:因为蛋糕要一个一个做,要一个一个订,他每订一个数量就积累了,我们已经积累了十年,十五年了,不是说我们一下子说这个问题。因为我们是植根于我们十几年的积累,所以才形成我们现在的这样的一个市场占有率的这样一个优势。所以很多品牌气势汹汹的,我不举名了,来到我们沈阳,别的我不敢说,但是我敢说,应该在五年之内,能达到好利来在沈阳这个市场占有率的我看前无古人,后面我在期待着来者。

腾讯大辽财经:所以您也从来不把互联网这个东西当成一种捷径是吧。

朱林:因为没有捷径,人生没有捷径,真的是没有捷径,人必须要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完这三万多天,人生真的是没有捷径可走的,无论你的生活还是你的工作。互联网它只是给我们插上了一个翅膀,让我们更快的更好的了解这个世界,让我们能够学到更多新的知识,但是它还是植根于我们的最基础的这些资料,大数据的统计。

小条P4

腾讯大辽财经:朱总,我们也知道您现在是特别关注中国的某些能源方面的问题,和工艺方面的一些行动和组织,您觉得在中国的那些慈善工艺组织里面,和世界的差距在哪里?从管理上和口碑上、名誉上来说。

朱林:因为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刚才我说了我人生要做三件事,盖大楼这件事情算是做完了,做蛋糕的这个事情已经交给比我年轻的,更有学识的人,下一步我还是,人不能闲着,说句大话就是想关注一下我们祖国未来的天是否是蓝的,我们的水是否是清的。不要像某些数据上说,中国人要想消除雾霾,要等到2030年,那个时候我都快七十岁了,我觉得这个环保的问题,环境的问题,关系到子孙万代的问题,应该是我们中国人每一个人的问题,也是更多更多在事业上曾经小有成绩,在个人的条件和企业的条件具备的条件下,共同来协同这个国家,把环保的事情,环境的事情,给我们的子孙后代留下一个碧水蓝天的这么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是挺大的。

我曾经考察过NGO的这些企业,但是中国现在已经开始很多的企业家在觉醒。你比如现在我参加的这个组织就是阿拉善的组织,现在从2004年到现在已经是十一年了,我本身也是两年半的会员了。我跟着我们任志强会长曾经上过青藏高原,也上过内蒙的阿拉善,也到过秦岭,现在我们就从自己做起,从自己个人做起,个人怎么做,我觉得很简单,上卫生间的时候你用一张擦手纸可不可以?当你洗澡的时候在家里的时候,龙头喷出来的前段的水是凉的,不管你有钱没钱,你能不能用盆收集起来,然后冲个马桶,这个事情从你个人来考虑。然后从企业来做,你要做道德的企业,你的排污是不是达标,你的员工有没有环保的意识,也像你一样。

曾经有过这样的案例,我们很多的消费者甚至很多官员在国外胡吃海塞,后来人家说了,资源是地球的,是全人类的,你没有权利去糟蹋它,去挥霍它。因为中国人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刚刚改革开放三十年,我们从我们的世界观包括一些伦理道德,还有一些思维和思想上的问题,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就像我们的旅行者在很多国家不受欢迎一样,这个问题是整个的一个问题。所以现在我觉得习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从我们宗族方面的教育,从我们文化方面的教育,已经开始着手了。但是我们这些有志之士应该先行一步,从我做起,从我们的企业做起,然后我坚信在我们未来天会更蓝,水会更清。等我到寿终正寝的时候,至少我会无愧的对自己说,我这辈子做了三件事情,盖了十年大楼,做了二十三年的蛋糕,我又做了四十年的环保的公益事业,我可以瞑目了,我是这么想的。而不是说把这个问题抛给别人,在你说别人的时候你首先想到你自己,换位思考你做得怎么样,你们的企业做得怎么样。

从大的方面来讲我们国家的《环保法》从今年的3月1号,最严的《环保法》已经开始实施了,对一些煤矿、钢厂很多的企业都有非常严格的限制,同时这也是一个历史的发展的过程,不是说国外一开始天就是蓝的,在1950年雾伦敦的时候就死了一万五千人,在美国的时候由于食品污染的问题,也死了几千人,这是一个过程,但是既然我们看到了国外有这个过程,这个过程怎么能够把它缩得更短,吸取他们的教训,让我们把这个步子走得更稳,我们再也不能以牺牲能源,牺牲资源为代价要GDP了,我们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这就是我们做企业未来想要做的东西。

腾讯大辽财经:所以就是您未来的第三阶段的规划,就是作为一个企业家参与到社会的公众活动中,振臂高呼,自下而上的去解决社会的资源性和环境性的问题,可以这么归纳吗?

朱林:这有点说大话,有点不太客气,但是我努力在做,我努力地跟着我这些伙伴们,因为阿拉善已经有350多位会员了,马上20号后天要到上海去参加一个关于水,怎么让它更清更干净更达标的会员,所以我们大家都在参与,都在参加这方面的工作。

腾讯大辽财经:谢谢朱总。

朱林:不客气。

记者后记

  从盖大楼到做蛋糕,巅峰时刻全身而退投入公益,

  朱林的故事足够传奇。

  和90年代那批离开体制投身商海的企业家们一样,

  从他的言谈中可以感受到那种不甘平庸的特质,

  和那一代人独有的脚踏实地。

  “能工作一辈子的这么一个行业,我整整做了20年的蛋糕”

  时间流逝、岁月沉淀之后,

  朱林用轻描淡写的口气说出了这句话。

  在这漫长的时光里,能历经大浪淘沙、成就业界翘楚的特质,

  恐怕也只有“激情”加上“踏实”了。

  好利来的发展抓住了中国消费崛起的浪潮,又顺势进军食品生产产业链,

  从西饼屋的单店,成为一个巨大的商业王国。

  与时下最流行的互联网企业不同,朱林并不特别看中什么“风口”。

  “食品行业的门槛不高也不低,坚持原则,花大价钱大力气,这才是品牌的根。”

  “我们十几年的经验,才敢说有大数据。”

  也正是这份骨子里的稳重,让他转身投入公益,身体力行。

  “我们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这就是我们做企业未来想要做的东西。”

  在这个人心浮躁的时代,

  我想,我感受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文/刘艳妍)

  编辑/贺鹏宇/袁帅 摄像/贺鹏宇 采访/刘艳妍

  大辽财经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