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匠人

loading...

    图文/ 孙琳 杨海宁(如需转载本栏目图片及其文字 请注明来源腾讯大辽网 腾讯大辽网原创交流群:141798731)




    一尘不染的明亮厂房里,工人熟练地在控制面板上按了几个键之后,衣柜般大小、排列整齐的智能机床轻声嗡鸣着,灵活的机床刀具按照云端上传的模型在金属上分毫不差地切割雕刻出既定的形状和纹样,这是沈机集团里,现代机床的缩影。


    “机床”在人们脑海中的概念似乎还是笨重嗡鸣的钢铁怪兽,与尘屑飞扬的厂房、味道刺鼻的油污画着等号。事实上,小巧灵活的机床早已与超大体量的互联网擦出了“智能化”的火花。而支撑着制造业转型升级脊梁的,正是王延军这样一代代的机床工程师。


    钢铁机器的“私人订制”


    王延军今年55岁,从1983年算起,他已经在机床工程师这个岗位上奋斗了33个年头,现代机床的智能程度,让亲身经历过中国机床产业几十年来发展历程的王延军无不感慨。


    将设计好的款式制作成数字模型,上传到云端,工人在机床的控制面板上接收到云端的信息,设置好机器参数后,两米见方、只如衣柜般大小的智能机床便可以自动运转,进行雕刻和切割。


    繁复的冗杂工艺被精准地完成,控制精度甚至达到微米级,末微的细节即使在放大镜下细细审视,也找不到丝毫瑕疵。加工的对象不再仅限于工业零件,还囊括了首饰、纪念牌、城市名片等工艺品,甚至在成品上还能加入签名、照片、图案等私人订制的个性化元素。切割雕刻剩下的残渣经过一系列工序回收再利用,原料的损耗被降到最低。


    从传统的粗笨机床到如此现代化智能化的精巧设备,经过了十分艰苦的历程,是王延军这样的机床工程师们不断反思,呕心沥血进行技术改造和创新的结果。


    不创新就是被动等死


    22岁那年,机械电子专业毕业的王延军被分配到沈阳机床旗下的中捷友谊厂,在技术部研究所负责机床的设计和科研工作。机床是工业之母,在发展的迫切需求下,王彦军与自己的同事们恨不得与机床同吃同住在一起,家里时常顾不上。每每提到这,他都觉得对妻子和孩子十分愧疚。


    2003年,王延军转身担任了市场销售的技术支撑。他常常要要独自面对四五十人的客户群,介绍自己的设备,探求客户的生产需求,与其他对手直面竞争。这份工作,他一做又是十几年。


    在与客户面对面交流过程中,王延军这辈沈机人越来越意识到,低端市场已经饱和,未来技术模式不创新,就是被动等死。为应对美欧“工业互联网”和“工业4.0”的设想,2007年沈阳机床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了上海研究院,历经五年的潜心研究,i5智能数控系统终于问世。


    智慧加技艺的匠人精神


    当时,德国的机械制造技术在国际上处于最领先的地位,但由于本国的技术保护和行业保护,对机床技术的出口设置了极高的壁垒,处处设限。


    i5系统研发团队成功攻克了重重难题,彻底突破和掌握了运动控制底层技术,终于在2012年研发出世界上首台具有网络智能功能的i5智能系统,掌握了先进的五轴联动工艺。


    isesol是功能强大的智能系统,在此基础上的智能机床作为基于互联网的智能终端,可以让用户“一键操作”,系统自动识别零件特征并生成加工程序。车间状态、工单进度、资源消耗等信息都可以实时传递和交换,还能在线订单交易和学习,实现了操作、编程、维护、管理、信息交流各个方面的智能化。


    王延军提到机床业这样的成就,眉眼间满是掩饰不住的笑意:“不再受限于人的感觉真的是亲身体会过才懂,腰杆儿终于挺直了!”


    如今,i5系统控制下的智能机床已经投向了全国各处,沈阳更是i5智能系统实验和应用的前沿阵地。王延军又被沈机控股的智能云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教育事业部邀请担任专业课程顾问,承担智能制造互联网教学课程内容设计的工作。他说,自己这么多年的工作都和机床连在了一起,“爱了一辈子,也学了一辈子”,每个机床都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看着机床突飞猛进的创新成果,他倍感欣慰。


    谈到未来,王延军的神情又变得严肃起来。他说,现在的年轻人还是有些浮躁,应该沉下心来,学习前辈们智慧加技艺的匠人精神,“差距还是存在的,我们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精。只有精细化了,才能在国际市场上有更大的突破。”


    如果您有好的线索或者照片

    欢迎发送至邮箱:

    1919634531@qq.com

    摄影Q群:141798731

    • 编辑:白德彰

    • 编辑:孙琳

    微博评论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