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期

改革开放探索者袁庚逝世

1月31日凌晨3时58分,被称为“中国改革开放探索者”的袁庚于深圳蛇口逝世,享年99岁。随着其魂归道山,一轮悼念热潮也在官方和民间涌动。袁庚是何人?他不仅与招商银行、平安保险的创始历程密切相关,更是被誉为中国创业之先的“蛇口精神”之“魂”。

袁庚于1984年在蛇口竖起的标语“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已成为一个时代的文化坐标,至今激励着深圳人和无数闯过风云、创新前行。从蛇口起家的平安、招行、万科、华为等企业,也已经显现出超群的领袖气质,势贯下一个20年,代表着中国企业未来的方向。

花甲之年:受命弄潮执掌招商局

招商局自1872年由李鸿章创立,历经百年风云,到袁庚接手时,已是“百废待兴”的局面。

在人们对袁庚的怀念中,他必然会被再次推到“历史现场”。这个先后在东江纵队,给国家领导做情报顾问,戎马沙场大半辈子的老人,在坊间留下传奇无数。但从历史高度看,他在花甲之年仍能凭借拼搏精神鼎立改革开放潮头,参与“打开局面”的中国改革开放事业,对中国现代化历程的影响,要远远比前半生经历的这些传奇更为猛烈。

1978年10月,袁庚受命调任香港招商局常务副董事长,主持全面工作。而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接近过商海,当时他面对的,也是历经百年沧桑后力不从心的“破败”景象——自1872年由李鸿章向同治皇帝奏折设立的招商局在洋务运动中不到20年便盛极而衰,直至历经百年历史风云后,香港招商局已从中国创办最早、规模最大的航运企业沦落为一条船都没有的“空壳”,当年的总资产加起来仅4000多万元,只有一个破码头,一个修船厂。

出任香港招商局的第29代“掌门”的袁庚,同年向中央递交了一份《关于充分利用香港招商局问题的请示》,建议兴办蛇口工业区。他在《请示》中提出要“面向海外、冲破束缚、来料加工、跨国经营、适应国际市场特点、走出门去做买卖”。

这些对28年前的中国来说不啻石破天惊的“乌托邦式的幻想”,按照当时中国普遍的思维模式,这简直是一份“复辟”资本主义的宣言书,是犯上作乱。但这个有着“天才演说家”之称的掌门人,通过游说,在三天后获得了中央批准。也有人说,这是因为契合了当时的中国改革开放的愿望。

次年7月20日,有着中国“改革试管”之称的蛇口工业区正式运作。这个壮心不已的60岁老人,在心中为招商局画出了一个多元化跨国公司的宏图。事实上,这幅纸上的宏图在其主政的14年前就化身为生机勃勃的蛇口版图。这幅版图是袁庚用24字方针经营的,即“立足港澳、背靠国内、面向海外、多种经营、买卖结合、工商结合”。【详细】

备受争议:4分钱“惊动”中南海

1984年,改革开放的前沿深圳喊出了“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口号。

1984年,在那个闻利色变的年代,袁庚用一句“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口号让商业的利益变得正当起来。这个在蛇口工地上耸立起来的标牌像商界的一声“春雷”,与袁庚用4分钱奖金买效率的故事一起,在全国闹得沸沸扬扬。

1979年8月,蛇口工业区首项工程蛇口港开工,工人们干劲不高,每人每天8小时运泥20至30车。两个月之后,工程进展缓慢,袁庚甚急,指示加快工程进度。四航局工程处决定实行定额超产奖励制度,即完成每天定额,每车奖2分钱,超额每车奖4分,工人们干劲大增。1980年4月,这个行之有效的奖励制度很快被上级有关部门勒令停止,理由是为了“纠正滥发奖金的偏向”。

袁庚拍案而起,他请来新华社记者写《内参》,7月30日《内参》送到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的案头,胡耀邦马上在《内参》清样上批字,并转给谷牧办公室。仅隔一天,蛇口的工地上就恢复了定额超产奖。这之后,中国内地逐渐实行了工资奖金上不封顶、下不保底的办法。

这个在时光隧道里曾以先锋的形象在中国改革开放的舞台上急行了14年的老人,还在直属公司全体干部会议上说,谁都可以批评工业区领导。当时《蛇口通讯》在头版刊登了《该注重管理了——向袁庚同志进一言》的文章,列举了蛇口工业区在企业管理上的种种弊端,指出其“效率远不像传说中那样高”,并批评袁庚“还称不上优秀的企业家”。袁庚并无二话,且鼓励不同意见提出。

多年以后,《袁庚传》作者涂俏依然记得,自己2004年找袁庚做传时,被他推到了“找对立面”的路上。“他让我去听不同的声音,再决定要不要给他做传。”涂俏和一些不赞同袁庚的人交流,拿纸笔一条条将问题记下。给袁庚看时,80多岁的他一条条跟着讨论。

袁庚一直想要淡化自己做过的事情,拒绝个人神话。“历史是人民创造的,我不过是在重要的时间节点上做了正确的事情而已。”袁庚轻描淡写地说。【详细】

改头换面:招商局列中国500强26位

时至今日,蛇口仍是改革开放步伐的先行者,广东自贸试验区深圳前海蛇口片区正兴起于这片土地。

袁庚出手的第一招是发展港口,他说那是借鉴香港的经验。而之后,蛇口港的成功又成为国内港口城市一再复制的模板。到去年,深圳的港口集装箱吞吐量已居全球第四位。

在走马上任的一个月后,袁庚跑遍了包括世界第一大港鹿特丹在内的世界上许多港口。这也为其对当时准确地把握国际航运市场提供了支撑。之后蛇口深水码头、蛇口港泊位、集装箱码头次第建成。

而对工业区的开发方面,袁庚确立了规矩即“产业结构以工业为主,企业投资以外资为主,产品市场以出口为主”和“来料加工、补偿贸易、技术落后、污染环境和挤占出口配额”的项目不引进。他的“三个为主五不引进”确立了蛇口工业区的大方向,以至于在国家紧缩银根期间,蛇口工业区的日子在各特区中最为好过。

在随后的多年间,作为改革开放的先行探索者,他创造的24个全国首创或第一,至今都是弥足珍贵的改革遗产:第一个进行民主选举;在全国率先实行人才公开招聘;第一个改革人事制度,实行聘用制;第一个实行工程招标;第一个进行分配制度改革、第一个实现住房商品化、第一个建立社会保障体系、创办第一家企业自办的股份制银行等,打下了中国市场经济的雏形。

招商局除了开发蛇口工业区,还率先创办了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中外合资企业——中国南山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并先后创办了中国大陆第一家股份制商业银行——招商银行;倡导成立了中国大陆第一家由企业合股兴办的保险公司——中国平安保险公司,同时还收购了伦敦和香港的两家保险公司,成为第一家进入国际保险市场的中国企业。

至1992年,袁庚离任时,招商局的总资产已由当初的1.3亿增至200亿。到2000年,招商局资产管理总额达1200多亿港元,列中国大型国有企业500强的第26位。【详细】

结语

袁庚老人多年前打下的根基,至今多数已取得决定性的进展。在他所深耕的改革开放试验田深圳,也由此诞生了一批迄今在中国仍有举足轻重地位的企业。

如今,全面改革进入“深水区”,改革场景虽不可同日而语,却依然需要袁庚式的改革勇气和智慧。今天,改革的脚步如何不受既得利益阻碍,并敢于突破桎梏,对于改革动力机制的设计和改革利益参照的选择,也尤为重要。因此,重新审视袁庚留下的智识遗产,别具意义。

“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若说在彼时,这句口号的最大价值是对于市场与经济常识的还原,那在今天,比之于全面深化改革,它就是对于改革紧迫性的敦促。是的,对于袁庚最好的悼念,就是让改革开放,继续深耕向前。

扫描二维码,可以在手机上转发给朋友

网友立场

本期编辑

杨琳

graceyang@txdaliao.com

纪念文章

腾讯董事会主席马化腾:让深圳涌现出更多“袁庚”,是我们最好的怀念

今晨(1月31日,编者注)惊悉袁庚老先生仙逝,作为一名在深圳创业的后辈,深感悲恸。

如果要找一个最能代表深圳改革开放精神的人,那一定是袁庚老先生。可以说,老人家就是这座城市的“魂”。

虽然没有机会得到袁老先生更多教诲,但是他的精神无不渗透在每一个深圳人的骨血里。从老人家的阅历当中,我们每一个人,都能深切地感受到那股“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拼劲和闯劲。

也是在这样的精神感召下,腾讯在华强北一个忙乱的楼房里孕育而生。回想过去的历程,我们经历了一个又一个挫折,中途一度连服务器都买不起,也曾经担心连员工工资都发不出去,最终我们又很幸运地经历上市、成长为全球知名互联网企业之一。有时我也会想:如果不是在深圳,腾讯还会不会是今天的腾讯?我和我的同伴们,还能不能坚持得下去?

这些问题很难有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袁老赋予深圳的“敢试敢闯,不言放弃”精神,给了我和同一批创业者更多的憧憬和能量。

30多年了,袁老先生留下的“蛇口精神”,已经成为深圳创新精神的代名词。我们这些后来人都会铭记袁老先生从万千荆棘中踏出一条路的勇气,铭记他从无到有破局的毅力。

只要这种精神在,深圳就会生生不息,企业精神就会绵延持久。袁老先生留给深圳的精神遗产才会光照后世。

让深圳涌现出更多的“袁庚”,是对袁老最好的怀念。

栏目组

监制:刘才芳

编辑:贺鹏宇 杨琳

设计:张增顺 孙志远

版权:大辽财经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

出品:腾讯大辽网财经频道

邮箱:happyhe@txdaliao.com

   graceyang@txdal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