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期

王思聪凭啥躺着赚了25万?

近日,果壳旗下的付费语音产品“分答”突然走红,尤其是“国民老公”王思聪加入后,因回答中不乏八卦、两性的问题,更是吸引了近8万人前来收听,王思聪也因此获得超25万的收入,被称“躺着赚钱”。分答盈利模式如何?以知识变现作为宣传点的分答,现却充斥着花边八卦,最终能够走多远呢?

5月15日,分答上线后,被放到在行的微信服务号中运行。凭借微信朋友圈的病毒传播效应,分答在几乎没怎么推广的情况下迅速成为爆款。果壳官方给出的数据显示,分答上线之后的20小时内,参与者达到了10万人,并在之后的两周内,持续保持着每天10多万的增长量。

“躺着赚钱”是怎样一种体验?

王思聪在入驻分答后,回答了32个问题,收入超25万。

分答是一款付费提问应用。在这里,所有的答主明码标价接受所有网友的提问,再用1分钟之内的语音回复。网友可以选择公开提问,那么这些问题都会显示在答主的个人页面。

同时,其他网友可以偷听答主的答案,但每次需要付费1元。这1元除了给平台10%的抽成外,其余的由提问者与被提问者五五分账。

分答的用户体验“轻”而方便。目前,安卓版的分答app已经推出,ios版还在开发中,但普通用户通过微信的“分答”(原“在行”)公众号,就完全可以无障碍使用。

在关注公众号后,每天晚上,平台会自动计算每位答主和被偷听的提问者的收益,并自动以微信零钱形式,存入对应人的微信钱包,是谓“躺着赚钱”。

王思聪以“网红,投资人,哲学家”标签开了账号后,是目前分答里报价最高的答主,回答一个问题要4999元。最初他入驻分答时,一个问题报价3000元,与其他答主几十元、几百元的价格相比,已是天价。至6月17日上午,他在分答上已累计回答了32个问题,总收入超25万元。

而自称“影视类行家中收费最高的话唠”的鹦鹉史航,一次回答的定价为38元,回答了2148个问题,收入超过10万元。【详细】

是知识变现还是粉丝经济?

姬十三和他的团队,也没能想到他们真的做出了“爆款”。

王思聪在分答上被“偷听”最多的一个问题是:“请问作为亚洲首富的儿子,您的人生还有什么买不起的?”为了得到这个答案,提问者花了3000元。但是,这个问题累计被22992个人偷听了,每个人花了1块钱,其中一半分给了提问者。最后,提问者还赚了7346.4元——一个问题从来没有这么值钱过。

推出分答的是果壳网创始人姬十三和他的团队,在他们最初的预设中,分答被定义为“知识变现”的一种途径。在“分答”之前,果壳做的另一款知识变现类产品“在行”,目前大约已经积累了8000个行家。

但是,虽然分答的首页已经把周国平、茅于轼、黄健翔等各领域知名人士,作为主要推广答主,还是不得不正视,在网友提问中,涉及最多的还是一些与“粉丝经济”密切关联的花边新闻。比如,王思聪的回答中,被偷听的较多的包括“啪啪啪喜欢什么姿势”、“在女朋友身上会花多少钱”、“择偶条件”、“与前女友的关系”等等。

从产品机制上看,分答的偷听功能、名人在60秒内真人回答等特点,也确实更加符合八卦娱乐性的内容定位。

对此,分答的用户东东枪曾向姬十三提问:“如果分答变得越来越不知识,而越来越社交,当知识的音量被八卦、娱乐、段子掩盖,你会怎么看?”姬十三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我更愿意将在行、分答都叫做‘时间电商’,有效的时间电商占据交易主体的是大信息量,对认知和质地的要求,能解决实际问题的内容,这就是广义上的知识。”【详细】

意外爆红后,还能走多远?

分答爆红后,“知识经济”、“分享经济”还能走多远?

分答目前没有广告。分答明确表示,提问者为提问所花费的金额,如数打给答主。平台只在“偷听”环节参与分成。不论问题报价多少,偷听者都仅需1元偷听答案,这1元由平台抽成10%,其余的答主和提问者五五开,也就是答主和提问者分别抽成45%。

姬十三表示,分答里提问的人非常踊跃,“这这是因为我们有一个分成机制。反过来,优质的需求又会引发优质的共鸣,提问多了,大家都想提出好问题,需求多了,供给就会增加。这就会变成一个非常良性的循环。”

上线近一个月以来,分答疯狂地进化着。在行CEO助理吴云飞对媒体说,在行的技术团队在5月1日前搬进了一座四合院,闭关做出了分答。上线以来,员工们已经好几周持续加班,每天将分答“迭代2-3个版本”。

6月8日,分答团队表示,公司(分答+在行)已经完成了A轮融资,估值超过1亿美元。“过去怎么变现?软文、交易。现在,大家可以堂堂正正地用头脑里的知识来变现。这是个巨大的吸引力。” 姬十三表示。

但是持续变现不能仅依靠大V,更需要用户主动买单;并且拿产品刚上线时数据为例,也无法反映产品的趋势,资深科技观察员龚进辉认为,提问者和回答者最在乎答案被重复听的次数,这恰恰是分答不得不面临的瓶颈,需要庞大的用户基数和较高使用频次支撑。

互联网观察家罗超则表示,该产品核心在于名人,而名人、明星产出内容的可持续性是很低的。截至6月17日,王思聪回答最后一个问题,还是在18天前。【详细】

结语

知识技能分享属于分享经济,但基于目前的市场环境和用户观念,相较房子、车子之类的共享,知识分享能否实现长期、稳定的变现并不好说,同时,类似分答的模式,其放大的也只是部分群体(比如明星名人)的价值。普通人的参与热情能否维持也是个未知数。

当我们回头看曾经爆红的APP如脸萌和魔漫相机,或者说讨论所谓爆款的命运时,其实看的是一款产品的生命周期以及有无可持续的变现模式。产品生命力,很大程度上又取决于其产品定位、用户定位,以及是否满足用户刚需、能否轻易被同类产品替代。

不管怎样,关于知识分享平台的盈利探索,我们可以在知乎的“知乎Live”、值乎产品上看到类似的思路。市场前景尚不明朗,还要交给时间继续考验。

扫描二维码,可以在手机上转发给朋友

网友立场

本期编辑

杨琳

graceyang@txdaliao.com

张曦文

sivanzhang@txdaliao.com

相关背景

分答出现前,果壳的孵化路

1977年出生的姬十三,原名嵇晓华,2008年发起公益项目科学松鼠会;2009年,姬十三开始接触投资人;2010年成立“果壳传媒”,作为公司独立运作。

果壳网成立后,很快发展成为国内最大的科学爱好者社区,但从变现的角度来说,“果壳一直在做离钱特别远的事情”。

2013年,在线教育平台 MOOC 学院给果壳带来了 IDG 和好未来2000 万美元的投资。果壳有内部孵化池,员工有想法就可以在里面做项目。

MOOC之后,果壳又上线了一批项目,如备孕 APP“研究生”、两性交流 APP“知性”、“十五言”等,另外还做了一款空气净化器“小蛋”。

2015年4月,果壳推出线下约见应用“在行”。为了这个产品,“北京果壳在线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招募了全新的团队。在行诞生时,许多人称它是知识共享经济的代表。事实是,在行并没有大规模流行起来。

栏目组

监制:刘才芳

编辑:贺鹏宇 杨琳

设计:张增顺 孙志远

版权:大辽财经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

出品:腾讯大辽网财经频道

邮箱:happyhe@txdaliao.com

   graceyang@txdal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