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年九岁的徐冬梅便离开了父母,只身一人来到北京学杂技,后来成为一名国际认证的私人健身教练,取得的最好的成绩是,第一届健力宝街舞大赛获第一名。

2007年,徐冬梅的人生第一次被改变,她参加了电视选拔活动《龙的传人》,并获十六强,从此踏上娱乐圈,并以成龙女弟子的身份开始被观众知晓,是娱乐圈少有的硬朗女演员代表。

入行多年来,徐冬梅参与了不少影视剧的演出,包括《大兵小将》《硬汉2》这些成龙公司推出的大制作,也有《御姐拳皇》《星灵传说》《狼兵吼》这些小成本制作。

徐冬梅是成家班王牌“新七小福”组合的重要成员,也是成龙的首席女弟子,因接连在成龙电影《大兵小将》《硬汉2》中出演重要角色而被观众熟知。在演艺事业渐入佳境之时,徐冬梅的经纪公司突然关门了。没了大树做依靠,要强的徐冬梅开始自己孤军奋战,日子竟也不错,大大小小的影视剧拍了不少,包括刚刚在上个月上映的院线电影《超级保镖》。在沈阳站路演上,徐冬梅与大辽娱乐独家对话,详细讲述了这几年的心路历程和变化,以及未来的规划。

徐冬梅

19岁在沈阳步入社会

徐冬梅曾在沈阳度过了最单纯的青春时光,这里是她走入社会的第一个落脚地,虽然时间不长,但沈阳还是留给了她不少美好回忆,和一些至今仍保持联系的朋友。
徐冬梅也是东北人?
徐冬梅:“我老家是鞍山,来到沈阳也算是回到老家。我第一份走入社会的工作就是在沈阳,差不多在这里呆了一年,那时特别单纯。一直在打工,每天想着吃喝,所以沈阳的很多地方,我都很熟悉。这次来,变化比较大,很多地方不认识了。有大都市的气息。”
在沈阳工作时多大?
徐冬梅:“那时差不多19、20岁的样子。当时我在北京面试,北京没要我,派我来沈阳了。因为我从小在北京嘛,后来在沈阳干的不错,又回到北京了。我在沈阳这个城市发生了有很多故事 。”
因为成龙女弟子的身份,很多人认识你,会有压力吗?
徐冬梅:“我想做他最牛的徒弟,能做多少,我也不知道,会有忐忑,这些东西没所谓,我年轻嘛,做出最大的努力,一定会有证明和回报,很多人会因为我在努力,感觉这个孩子不容易。”
之前演了很多硬朗的角色,有想过突破和转型吗?
徐冬梅:“我从来没想过突破,因为我从来没有做够,突破的点在哪里?动作演员也好还是演员也好,最重要是从心走。像现在的动作片,为了打而打,观众当然不喜欢。现在最重要的是,一场戏到了应该打,不是为了追求漂亮。这种东西做到又很难。所有东西都是为了一个角色,一个演员,一个情绪去走。我最喜欢的演员是周迅,我觉得她特别棒。还有很多老演员,看完就很激动很心酸啊,这种感觉我有过,觉得她们演得太到位了。我现在有时候做不到,因为我清楚自己的文戏并不是很好。当然这也是很多导演喜欢我的原因,有很多人就是不承认自己演戏不好。”

暴脾气曾惹来不少麻烦

演艺圈有不少高开低走的艺人,徐冬梅算是一个。作为成龙的首席女弟子,徐冬梅入行之初的光环太过耀眼,让她得到了不少参与大制作的机会。甚至每个首映礼上,都可以看到成龙和她的互动,甚至两人还会一起走红毯,可见成龙大哥对她的喜爱。
这两年的作品不像出道时的大制作,给观众的感觉是好久见不到你了?
徐冬梅:“刚开始的时候,起点比较高,都是《硬汉2》《大兵小将》这类的大制作,我最近作品也有在上。比如《御姐拳皇》,我没有消失过,我一直在,我也在寻找我自己的方向,应该往哪个方向走。去年阴差阳错我自己在北京做了一摊小生意,健身工作室。我以前学健身的。这一块慢慢学着经商。还有7月15日上映的《超级保镖》,8月还有电影,都不是大制作。如果说大家都反映最近看不到徐冬梅了,只能怨我自己,我做得努力不够,还需要继续工作。”
出现这样的落差,你是如何调整自己心态的?
徐冬梅:“最难挺的时候,是没有钱的时候。我不是家庭条件特别好的那种, 我还是单亲,妈妈过世早。我需要照顾我爸,没有钱的时候才是最难的。另一个难的时候,是当演员要耐得住寂寞,可能半年没有戏拍,没有人来找你。”
所以入行来最大的变化会是心态上的吗?
徐冬梅:“我现在最大的变化,就是以前接受采访我会害怕,不知道自己说得对不对。现在不会怕了,我在圈子里有些积累和人脉,心态不一样了,刚入行进组的时候,我骂了一个人,发脾气了,别人会说徐冬梅装。现在是情感的积淀,会有很多朋友,我变成了有一个人说坏,会有三个人站出来说徐冬梅不是这样的人。我觉得这一大段时间领悟最深的,就是不要刻意去想要什么东西。做好自己。以前总想让大家喜欢我,其实这是做不到的。我周边关心我的朋友,我都照顾不过来,每天还要讨好别人,没必要。”
刚入行的时候,你的火暴脾气惹过麻烦吧?
徐冬梅:“有,可能跟家里的教育有关。我脾气就是直来直去的。现在跟别人开玩笑可能会参杂一些幽默,不像以前那么硬朗啦。如果这个人惹到我了,我会直接跟他说,不会转弯抹角的,没有时间去浪费口水。我会把一些问题讲清楚,从不掖着藏着。所以参加真人秀我就比较惨,各种被骂。我参加过《百万粉丝》,我最后都快得抑郁症了,经历了一大趟,但报道出来的都是徐冬梅臭脾气,骂街、讲粗口。但这个问题我也没有办法,改不了啦。”
现在会收敛一些光芒吗?
徐冬梅:“不是我要收敛锋芒,原来的锋芒是因为我什么都不懂。当时希望大家都关注我,但你什么东西都没有,人家凭什么关注你。但是现在懂得了,什么时候应该把光芒发挥到极致。今天是我的工作,我就应该做到最好,谁也别跟我呲呲。在片场拍戏,无论是文戏武戏,一条不过再来。不是说我戏拍不好,跟人家争凳子坐。现在也明白了,你要帮人家做绿叶的时候,也要把绿叶做好。该做红花的时候,也要把红花做好,这是角色的转换,我现在慢慢懂得这些了,这样别人也舒服了。你不能总把尖,你是太阳啊都围着你转。别人可能觉得艺人朋友很难打交道,但我不是,我有时特别贱。比如我跟罗家英,六一儿童节我会给他发微信,罗老师发红包,六一儿童节快乐。他就会很开心,噼里啪啦回一堆。有时我又会问他,最近累不累啊,更年期不?因为当你什么问题不懂的时候,他会特别积极回答你。比如我有一些活动,邀请罗老师过来。他没有计较利益的东西,就会过来捧场。”
徐冬梅
徐冬梅

离开大哥开始全新生活

2013年,徐冬梅得到了一个特别好的电视剧版,在剧版《小时代》中饰演四大女主角之一的唐宛如,然而,戏拍完了,徐冬梅的经纪公司却突然关门谢客了。公司的同事早就知道了,但谁也没有告诉徐冬梅。心里憋着一股劲的徐冬梅,剪掉了多年标志性的长发,说她是发泄也好,还是改变,反正徐冬梅开始了一个全新的演绎生活。
你现在也变造型了,头发变短了!
徐冬梅:“我头发变短应该是《小时代》电视剧拍完吧,差不多是2013年年底。那时候还有一个原因,一直没跟别人说。当时公司的人去剧组看我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跟我说,北京公司要关了。我都拍完了,我才从别人嘴里知道的,公司没人告诉我,怕我不好好拍完这个戏。当时大家把《小时代》这部戏押宝压得特别好,我当时是四大并列女主角,饰演唐宛如。当时我有一种感觉,就是泄愤,反正公司没人管我了,我就跟陈意涵叨唠了一嘴,我说我想剪短头发,她那时跟我叫老公,我管她加老婆。她说,老公老公走啊,我带你去台湾找人给你剪。我那天就真的下了一个决定,就剪短了。”
那时的公司是?
徐冬梅:“我一直签的都是大哥(成龙)的公司,当时叫成龙中国。因为我是他徒弟嘛,所以签的是他的公司。所以那件事压制在心里很久,师父的公司都倒闭了,你会觉得我从来没做错过事,天天在外面努力。我觉得我就像被家长丢下的孩子,但是这么久了,大家也在找自己的方向。师父没事也关怀下我,我自己也奋斗着。没有公司,也不需要后面的大树了,所有都需要自己来。”
这些事跟大哥没什么关系?
徐冬梅:“具体什么关系我也不想去想。事情发生了,有些需要看结果,但不应该往回倒,必须向前看,因为没有任何用处,你解决不了也改变不了。”
之后有经纪公司找过你吗?
徐冬梅:“我特别二。当时有个广告公司找我,他们想成立艺人部,觉得我特别合适。你知道当时我俩聊到什么事崩盘了吗?当时我要底薪,之前我在我师父公司是白纸一张,但我有经验我出来了,我有作品了我可以要钱了,当时我要一个月底薪2万。他说我给不了你,你拍戏的时候我给你两万。我说我拍戏的时候我有钱赚,就是不拍戏的时候我才心慌。他说不行。所以就因为这一万两万的事情,这个事没谈成。我心中会有一个结,上回见到他的时候我还跟他掰扯这事呢,他说哥当时兜里真没钱,下面还有一堆员工要养。所以挺欣慰的,有些谜底揭开了。我现在哪个公司都没签,但是至少有三个公司在帮我,帮我发新闻也好,投资也好。最近好多朋友跟我说,为什么每个电影主演都是你。”
那时的公司是?
徐冬梅:“我一直签的都是大哥(成龙)的公司,当时叫成龙中国。因为我是他徒弟嘛,所以签的是他的公司。所以那件事压制在心里很久,师父的公司都倒闭了,你会觉得我从来没做错过事,天天在外面努力。我觉得我就像被家长丢下的孩子,但是这么久了,大家也在找自己的方向。师父没事也关怀下我,我自己也奋斗着。没有公司,也不需要后面的大树了,所有都需要自己来。”
接下来的工作计划是什么?
徐冬梅:“前段时间帮忙拍了一部网络大电影《网络风云》,我自己做动作导演又拍了一部《咏春女孩》,好像会在电影频道播,能上我就挺开心的。还有个定档的。是跟赵丽颖合作的戏。我尽量活跃在大众眼前,得到一个大机会蹦出去,这就是我的计划。”

独一无二的徐冬梅

耿直的徐冬梅,早已通过娱乐圈的历练懂得了生存法则,但难能可贵的是,她依然保有自己的个性,采访中她可以直率地说出自己的优缺点,愤愤不平时还会带着一些口头语,这样的女演员是独特的,也是充满魅力的。

本期主笔 Qi颖

合作QQ 415113085

往期回顾

你觉得本期好看吗?
0
很好看
0
还行
0
不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