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托举”

loading...

    图文/白德彰 杨海宁(如需转载本栏目图片及其文字 请注明来源腾讯大辽网 )



    近日,已故举重冠军才力之女才巾涵因患甲状腺双侧乳头状癌,在某互联网平台发起60万捐助,后修改为20万,事件引发争议。


    16岁的才巾涵表示,她并不是十分了解捐助的发起规则,当初选择了60万这个数额,除了自己的医疗费用,还希望用来给母亲刘成菊治病,并维持这个家庭以后的生计。腾讯大辽网编辑用近两日的时间与刘成菊、才巾涵母女相处交流,为您还原这个不幸家庭的生活日常与心路历程。


    2017年2月19日下午,抚顺,大雪。


    刘成菊掀起门帘抽了口凉气,连忙回身紧了紧女儿才巾涵的领口,母女俩走在小区里,庞大的身形几乎占满了整条小路。


    她们是才力的妻儿,这条往返于沈阳和抚顺之间的求医路,已数不清走了多少次。才巾涵的背包里装着被叠得皱皱巴巴的诊断书:甲状腺双侧乳头状癌。


    无力的英雄力士


    “我的爸爸,他是个英雄。”厨房里,才巾涵切着萝卜喃喃地说道。从小体弱多病使用激素类药物,再加上遗传因素的影响,16岁的她体重已达到340斤。


    这间70多平方米的屋子里,才巾涵蹲挤在厨房一米宽的狭小过道内,连身都转不过来,即便如此,她还是要时常帮虚弱多病的母亲和年迈迟缓的姥姥分担家务。


    2003年5月31日,有着“亚洲第一力士”之称的举重冠军才力,在贫病交加中因呼吸睡眠暂停综合症去世。他的遗孀刘成菊一个人抚养女儿,四年前得了乳腺癌。如今他们的女儿也得了癌症……


    才力是女儿心中的英雄,他一生获得全国冠军40多个,亚洲冠军20多个,是名副其实的亚洲第一力士。尽管在才巾涵三岁时,“父亲”这个概念就随着才力的去世化成了一个模糊的影子,他留给妻女的,除了两块硬邦邦的奖牌、媒体的短暂关切,就是挥之不去且愈演愈烈的贫穷。


    令人动容的为母则强


    薄厚不一的萝卜片简单翻炒出锅后,才巾涵叫醒了累得昏睡过去的妈妈,又喊来了姥姥准备开饭。今天的检查结果仍旧不理想,明天还要再去沈阳咨询手术麻醉事宜,妈妈刘成菊愁得一口也吃不下。


    眼前的刘成菊剃着平头,双眼像没有焦点一般缺乏神采,她打开装满各种药的布袋,将一片药片掰下一半就着水吞掉了,皲裂变形的手仿佛成了生活的缩影。


    才力去世那年的年关,刘成菊在大年初一将齐肩头发剃成了几乎露头皮的平头,这一剃就是十几年,“怕别人欺负我闺女,我就得看起来强硬一点。”


    在女儿被查出癌症之后,患有乳腺癌的刘成菊几乎停药,实在难受得不行了,就把原本一次剂量的药分出一半来吃。她一点点地变卖了耳环、项链、手镯,还有那枚见证了她与才力爱情的戒指,“我得把钱匀出来给我女儿治病……”


    即将重演的不堪历史


    刘成菊回忆道,才力在世时家里的生活状况就已捉襟见肘。公开媒体报道称,退役后同样身为举重运动员的二人都得到了分配和安置,但运动生涯对身体造成了不可逆转的损伤。沉重的医疗费用让每月仅有2000元收入的家庭入不敷出,甚至才力去世时,整个家里只有300元,以及800元外债。


    2012年,刘成菊被检查出乳腺癌。四年后女儿想要报考沈阳市化工学校,入学前的体检宣告了另一个噩耗:甲状腺双侧乳头状癌。


    为了还债,刘成菊卖掉了沈阳的房子搬至沈抚新城。除去每月1300元的房贷,靠余下的700元,她支撑着一家人的生计。


    由于才巾涵的肥胖和先天疾病,医生认为整个手术的费用和风险都较普通人大大提高。维持温饱都是勉强,手中一分存款都没有的刘成菊仿佛遭到了当头一棒。


    这顿匆匆结束的晚餐,吃得异常苦涩……


    不该凋零的花样青春


    20日清晨六点,抚顺刮着凛冽的寒风。早饭都没来得及吃,才巾涵和妈妈又一次踏上了赴沈的求医之路。睡眠不足加上一路颠簸,母女俩一会儿就在车上歪头睡去了。


    穿着肥大的黑色衣裤,顶着灰色毛线帽,才巾涵素面朝天地窝在车里。家里的门上贴着公主贴纸、铺着粉色床单,爱追言情剧……这个生活中处处流露出少女心的孩子也曾懵懂地想到未来的感情生活,“以后长大了希望找个爸爸型的男朋友,相处个十年再结婚,对方要对妈妈和姥姥孝顺才行。”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母女俩挤在肿瘤科门诊的队伍里,才巾涵低着头,平静地面对周遭的喧闹。最初得知自己患病时,她也曾经崩溃地感觉天都塌了,但转念一想,假如自己倒下了,妈妈和姥姥谁来照顾呢?“想开了,也就从走出来了。”咧嘴一笑,露出嘴角的梨涡。


    “手术肯定是得做,但得做好充足的准备。”医生介绍,尽管肥胖、高血压和哮喘使才巾涵的整体病症十分复杂,如果手术,才巾涵还将做各方面的检查,评估各种指标。


    在医院门口等车回家,才巾涵跟妈妈习惯性地互相整理着帽子。她看着身后的这座三甲医院的大楼,想起原本要去读的中药学专业,愿望成为了奢望,“希望能治自己、妈妈和姥姥的病,也帮助其他病痛缠身的人,等到痊愈了,安安静静地开个小超市,照顾好所有人。”


    如果您有好的线索或者照片

    欢迎发送至邮箱:

    165159751@qq.com

    • 编辑:白德彰


    • 编辑:孙琳


    微博评论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