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缩城市

loading...

    图文/夏铭阳 杨海宁(如需转载本栏目图片及其文字 请注明来源腾讯大辽网 )



    左手擎起小南天主教堂,右手翻转了沈阳故宫的大政殿——这并不是科幻作品中臆想的情节,而是杨耀辉例行检查自己所做的建筑模型时的真实场景。


    杨耀辉亲手缔造了一个迷你的老沈阳城,光阴的匆匆步履在这座城里流连停驻,老城的斑驳景色在光阴里凝固存留。23年来,他用十几件逼真的建筑模型记录了老沈阳的风韵,保存了老一辈的珍贵记忆。


    是天分 也是缘分


    杨耀辉个子不高,体态圆润,方面大耳,右嘴角习惯性地上扬,戴一副金丝眼镜。上身是肥大的黑色中式对襟上衣,脚上混搭地踩一双轻便的运动鞋,一半是艺术,一半是生活。


    杨耀辉至今记得四岁时反复梦到的场景:小南天主教堂在阳光下折射出斑驳的光影,明暗错落间美得如同虚幻。这么小的孩子,梦里没有玩具没有糖果,而是结构鲜明的钢筋水泥红砖青瓦,杨耀辉说,这也许就是冥冥注定,他与建筑模型之间有解不开的牵绊。


    1994年,学习艺术的杨耀辉经人推荐开始从事模型设计和制作工作。别人看来繁复冗杂的程序,在杨耀辉眼中却条理清晰、十分简单易行。杨耀辉觉得,这是一种天分,更是一种缘分。


    因为按数量算工费,其他人挑简单的别墅模型来做,一天可以赶出十几个成品;杨耀辉却固执地挑了没人爱碰的古建筑模型。精准地还原飞檐斗拱、雕梁画栋十分不易,各种复杂的曲线和形状极其考验美术功底和手工能力,杨耀辉要几天才能做好一个模型。最后委托方看到精美的成品和庞大的工作量,坚持按比例给杨耀辉结了款。这件事之后,做过装潢、画过国画、买过工艺品的杨耀辉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喜欢做的事。


    小物件的大学问


    做模型是件很复杂的活计,工序繁多。要还原一个建筑物,首先需要查阅资料,了解大致结构。杨耀辉每到一个新的地方都会一头扎进图书馆,家里的相关藏书也有上千本。但资料带来的信息毕竟有限,这就需要实地考察,进行拍摄和测量。这么多年来,杨耀辉几乎走遍了中国。


    有了准确的信息和数据,就要设计、画图,每一个微小的细节都要照顾到,既要体现建筑内在的美感,又要符合古建筑的结构常识。然后根据图纸,使用亚克力板材在雕刻机上做出所需的零件。少的要用几千个部件,多的需要上万个。数量巨大体积微小的零件,需要一点点地手工粘贴,再打磨修理,最后还需要调出不同的颜色喷漆。因为模型全部是手工制作,完成一件模型需要一个多月,复杂的模型则需要半年甚至更多时间。



    老土著的朴素情怀


    杨耀辉是地地道道的老沈阳人,对沈阳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有着深深的感情。在模型制作技术越来越炉火纯青的时候,杨耀辉回想起了幼时的那个梦。用模型留住老沈阳,让老沈阳模型成为具有特色的城市标识,是杨耀辉给自己定下的目标。他说,这是一种浓缩的记录,更是沈阳人对家乡热爱和自我认同感的放大。十多年前,杨耀辉着手制作这一套模型,至今已经有小南天主教堂、故宫大政殿、老沈阳南站、北站、东站、赵四小姐故居、中心庙等等十余件成品,个个小巧精致,极其逼真。


    2003年,杨耀辉考察过上海中共一大会址之后,又产生了做红色系列模型的念头。杨耀辉的父亲是自愿参加抗美援朝的老兵,有着满腔的爱国情怀。受父亲影响,杨耀辉也对红色经典和革命历史有着自己的深刻理解。“现在很多像我儿子这么大的孩子,对红色历史不感兴趣也不了解,模型会让他们更愿意去学习。”现在为止,红色系列也已经有十多件作品。加上老沈阳系列的投入,杨耀辉已经在模型上投入了近百万元。


    毫厘间独具匠心,方寸中别有天地。工作室里杨耀辉是对徒弟要求严格的大师,走出工作室,他是怀着朴素爱国情和家乡情的沈阳土著。“现在把模型当艺术来做的越来越少,商业化的元素越来越多。”“年轻人难免心浮气躁,还是要静下来,沉淀下来,才能留下真正有用的东西。”


    如果您有好的线索或者照片

    欢迎发送至邮箱:

    165159751@qq.com

    • 编辑:白德彰


    • 编辑:夏铭阳


    微博评论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