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板上的双面人生

loading...

    图/夏铭阳 文/刘思羽(如需转载本栏目图片及其文字 请注明来源腾讯大辽网 )



    下午四点的市府广场,一群玩滑板的青年聚集在广场周围的台阶和甬道。他们双脚一前一后,身体微倾,踩在滑板上加速、跳跃、翻转,用一连串漂亮的动作让路人看得目瞪口呆。


    90后滑板爱好者王晓最后一个到场,不像专职滑板的朋友那样时间自由,他刚从工作的打印店匆匆赶来。他给每个人带了一罐啤酒,见面后二话不说先灌上几口,“滑板玩的就是自由”,他自豪地说,而这种自由“只有滑的人才懂。”


    一个月穿破一双鞋


    滑板青年的聚会离不开啤酒。滑前得喝,滑完不尽兴更要喝。王晓说,这才叫潇洒。


    六年前,他在一本杂志上看到帅气时髦的滑板青年,一下子就迷上了这项运动。到现在,滑板已经渗透到他生活的方方面面,改变了他的习惯和审美。


    他爱穿工装裤,因为结实耐磨;爱戴着黑色鸭舌帽,因为不露脸才酷;红黑色的细线耳机从卫衣领口爬进耳朵,大声播放着嘻哈音乐,因为“滑板听流行太傻了”。他的口头禅是“chill”(冷酷),脚上踏着一双荧光粉色平底帆布鞋,左脚破损的地方还用胶粘了起来。


    “玩滑板,费鞋啊!”王晓说,“一个月坏一双”。十八岁那年他刚接触滑板,因为没钱,鞋子千疮百孔却只能用胶带粘上。但那时他以此为荣,处处穿着这双鞋,“就想让人知道我是滑滑板的。”


    曾经他也为专心玩滑板辞过职,带着梦想去深圳待了六个月,可现实是“滑板练好了,钱没了”。经历了挣扎的选择,王晓最后还是回到沈阳,与别人合作打印社,专门维修打印机。


    墨盒与滑板,变成了王晓每天不离手的两样东西。


    生计与自由


    滑板场上,王晓是最自由的。


    他和朋友带着滑板加速跑,在临近台阶时把板子快速放下,双脚踩住、跃起,在半空中形成一条漂亮的弧线,然后在同一时间平稳落地。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就像中国跳水队的双人3米板。


    在练习滑板的一个小时里,总有工作电话打到王晓手机里,说着哪里的打印机坏掉了,哪里的墨盒要换了,这时候他就切换成工作模式,变成不那么自由的自己。如果工作忙好久滑不了,王晓就会“浑身痒痒”。


    在这个滑板人的圈子里,有人以滑板为生,卖滑板、教滑板,生活也算自给自足,风生水起;可也有人和他一样,试过以滑板为生却发现此路不通,为了生计选择一份与滑板毫无关系的职业。


    打印社打电话叫王晓回店里看看坏掉的打印机,因为不远,王晓直接踩着滑板溜了回去。人群中他滑的速度不快,傍晚的城市慢慢的在他耳边吹过。


    修好的打印机,齿轮会随着机器运作得嗡嗡响,和滑板高速转动的轮子与地面摩擦的声音很像。王晓活在两种声音之间,只不过一个是生计,一个是自由。


    如果您有好的线索或者照片

    欢迎发送至邮箱:

    165159751@qq.com

    • 编辑:白德彰


    • 编辑:夏铭阳


    微博评论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