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图书馆

loading...

    图文/白德彰 刘思羽(如需转载本栏目图片及其文字 请注明来源腾讯大辽网)




    2月28日,位于朝阳街131号的沈阳市少年儿童图书馆像往常一样打开大门,迎接最后一天往来的读者。


    这是一座四面围起、绿脊黄瓦的二层小楼。近几年,越来越多的读者注意到它的变化:屋顶下面架起了铁丝网;走廊的大理石砖有的碎裂有的凸起;在门口刻着馆名的牌子上,落款处的“郭沫若”三个字已略显斑驳。


    大概三年前有传言说图书馆要搬迁,但都不了了之。直到最近,搬迁的消息正式确定,人们才知道真正和它说再见的时候到了。


    闭馆前一天


    9岁男孩小宇和妈妈坐在报刊阅览室,被同学称作“学霸”的他正在读一本《科学世界》。四年前,妈妈带他来到这,除了借书读报,他还常参加馆里举行的讲座和体验课,假期时整天泡在馆里。


    小宇妈妈曾在93年建馆时在此借书,两代人对图书的记忆都根植在这里。在大门口,她给潇宇拍了一张照片:“舍不得它搬走,一方面离家变远了,另一方面对这有感情了。”


    这几天,馆里陆陆续续来了好多人,很久没来过的读者也会专程来说一句“再见”。


    张子睿就是其中一个。“我从98年开始在这借书,中学时在这上自习,长大以后来的少了。”虽然过去近二十年,这里还保留着当年模样,“真的觉得这里有逝去的青春”,张子睿说。


    直到现在,这处老建筑将作何用、未来是否对外开放还没有定论,但读者们心照不宣地认为,这是与这座老馆亲密接触的最后机会。


    迁移的挣扎


    沈阳市少年儿童图书馆,一个充满朝气与童趣的名字,与这座百年建筑形成鲜明对比。


    馆员郭晓蓓仍记得十年前刚来这工作的景象:方方正正的院子、拱形的石柱走廊、叠满黄色琉璃瓦的屋顶、以及红漆的窗棂与门。“房子这几年老化了”,郭晓蓓指着屋顶下面的安全网,上面零星散落着瓦片,“瓦片开始脱落,墙上的水泥也斑驳了,连大门的红漆都刷过好几遍了。”


    这座建筑的确正在变老,年近百岁,心有余而力不足。


    1909年,这座原是“满铁奉天公所”的二层建筑拔地而起,新中国成立后,这里曾作辽宁省图书馆使用。1993年,沈阳市少儿图书馆从大西路40号搬至此地,从那以后,主楼上就挂上了“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牌匾。


    24年来,这里迎来送往几代儿童,当年的孩子长大后又带着自己的孩子回到这里。


    最近几年,图书馆一直在努力翻新,功能区域互换位置、入口的拱形通道画起了小朋友喜欢的油彩画、几台ipad也放在了借书室用于电子阅读。“我们一直在紧跟时代步伐”,郭晓蓓说,“毕竟这个小院是不可移动文物,在这里我们会受到许多限制,这些都不利于功能的提升。”


    曾是天堂的模样


    走在路上,总会有家长和孩子对郭晓蓓说:“你是贝贝故事屋的蓓蓓老师吗?”每到这时,她总会微笑点头,和他们聊聊最近讲的故事。上周日,她照常在一楼活动室给孩子们讲了个关于“二月二”的故事,听故事的有被父母抱着两三岁的宝宝,也有十岁左右、喜欢不停问问题的大孩子。


    从2011年十月到现在,郭晓蓓几乎每周日都会带着新故事和孩子们见面。“尤其是寒暑假,我们会安排更多免费活动,让孩子们根据兴趣自由参加。”


    除了故事屋,馆里还有国学讲堂、英语角以及非物质遗产讲座等活动,带孩子们了解世界、增长见闻。张子睿记得她在这读过的书能按排计算,那些年她也是在这听过文学启蒙课,“老师从唐诗宋词讲到海明威,都是课堂上学不到的。”


    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曾说:如果有天堂,应是图书馆的模样。这里的孩子很幸运,从小被引到图书的世界,长大后无论走到多远,这里都是他们童年记忆中的一方天堂。


    预计今年6月1日,位于文化路6号的新沈阳市少儿图书馆将重新开放。小宇对妈妈说要继续去新馆借书,他上次读的《科学世界》还差一半没读完;张子睿站在旧馆门前拍下照片,意犹未尽地说以后有了孩子也去新馆借书;郭晓蓓打包了近百本儿童故事和绘本,到了新馆,她和她的故事屋还要给孩子们讲更多故事……


    闭馆后的老图书馆,偶尔有孩子的嬉闹声从附近一所小学传进院子,那声音给人一种错觉,仿佛这里一切未变,仍有许多求书若渴的双眼、天真纯净的童心、和记忆里挥之不去的旧时光。


    如果您有好的线索或者照片

    欢迎发送至邮箱:

    165159751@qq.com

    • 编辑:白德彰

    • 编辑:孙琳

    微博评论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