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山的林蛙

loading...

    图/ 白德彰 文/李莹莹(如需转载本栏目图片及其文字 请注明来源腾讯大辽网)




    二棚甸子镇四平中心村,位于本溪桓仁县,这里也是少数民族满族生活的村镇之一。2000多年前,高句丽民族政权就是在这片土地上开基立业。如今时隔境迁,由于身处群山深处的地理位置,这里几乎看不见现代化的发展势头。远离现代文明的喧嚣,散落的村庄像一个个孤岛,深藏在山海之中。


    林蛙,是东北地区独有的一种珍稀动物。从阔叶山林到山涧冰河,准备进入冬眠的它们,聚集了来年繁衍后代的所有能量,化身成名贵的滋补珍品,迎来了属于它们的收获季节。


    10月19日清晨5点,天还未放亮,53岁的刘凤喜穿好雨靴和皮裤,开着家里那辆老桑塔纳准备进山捉蛙,行话叫清河。


    从四平中心村刀尖岭行驶十多里山路后到达达官寨,这里丛林茂密,没有人家,除了山上看参地的狗叫,山下小河流水的咕噜咕噜声是这儿最大的声响。山脚下有一个土坯屋,是刘凤喜的“哈瘼房”,这里只有春季林蛙繁殖和秋季下山时有人看守,一来可以存放一些工具,二来便于看守河段,防止林蛙被偷。


    “捉蛙至少得4个人,人少不好干。”


    为了照顾大家安全,刘凤喜挑了岸边路况最好的河段下河,他撸起袖管,把发电设备正负极电线放在目标石头附近的水域,冲着岸上的侄女点个头,侄女便开始摇电。随后大哥配合他用铁钳撬开石头,他伸手一抓就是一把林蛙。


    凭着经验,什么样的石头下面蛙厚(多),什么样的石头下面蛙稀(少),刘凤喜总是一指一个准。


    雌蛙肚儿大且红,雄蛙肚儿小而白。刘凤喜把大的(林蛙)按照公母分装两桶,把小的放回河里,等待再一年的生长。进入11月后,水面逐渐结冰,林蛙开始向深水区移动,准备进入深度的群居冬眠。


    为了给林蛙创造方便,每隔500米河段,刘凤喜就要修砌石坝,拦出个深水泡子,作为它们的越冬池。距离河岸不远处,是刘凤喜的两个孵化池,这个季节池子是干涸状态。上面扣着丝网,用来春天林蛙烧子(产卵)的时候,防范野鸭子偷吃。


    刘凤喜说,春季温度升高,河流解冻时,林蛙由冬眠状态苏醒过来,它们会从越冬池上岸奔向孵化池。因为林蛙不能在河流里产卵,它们必须得转入静水才行。等到蛙卵变成小蛙的时候,它们又自发地上山了,10月下山入河,周而复始。林蛙对于当地人来讲,是最奢侈的家常,秋冬的餐桌上总少不了用它来下酒。捕蛙的季节更是如此,因为距山下的房子较远,最省事儿的就是就地取材,来顿野餐林蛙。


    临近中午,刘凤喜直起腰,擦了擦冻得通红的手臂,吆喝一声“走,吃饭!”


    同行的二嫂选了一些林蛙放在桶里提上岸,劈一些干木柴,附近找几块石头支上铁锅点着了火。舀来河水烧开后将林蛙烫一下,准备在河边酱焖林蛙。大概忙活了半个小时,酱闷林蛙终于出锅。刘凤喜笑嘻嘻地说了句“哎呀,今年第一顿呐!”,随后去车上取来提前准备好的啤酒,大家围着铁锅蹲一圈准备开饭。


    雄蛙肉质细嫩,味道鲜美。雌蛙肚子里则装着一粒“胶囊”,似膏似油,口感醇香,这正是林蛙的精华所在——蛙油。林蛙油并非油脂,而是林蛙怀卵成熟期的输卵管,里面富含氨基酸和性激素,自古就被视为传世珍品。


    刘凤喜是村里最早一批养蛙人,承包了两条十多公里长的小河,是当地远近闻名的一把养蛙好手。即便是现在日子好了,在桓仁县城买了新房子,但是到孵化蛙卵和收蛙的时候,他还是要回来亲自侍弄。


    靠山吃山。这些年,刘凤喜一年下来林蛙能卖二三十万。但几十年风雨劳顿,之所以不辞辛苦,除了物质的需要、养儿的责任,刘凤喜更加感恩的是大山的给予。


    他觉得,作为大山的儿女需要有对大山的景仰。他甚至有些忧虑,下一代都进了城,大山资源将会被怎样利用?作为大山的儿女,他们将来是否会怀念这里,怀念这里的野果、野兔和人参,怀念这里锄头和老茧的故事……


    如果您有好的线索或者照片

    欢迎发送至邮箱:

    1919634531@qq.com

    摄影Q群:141798731

    • 编辑:白德彰

    • 编辑:孙琳

    微博评论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