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林奇境

loading...

    图/ 白德彰 文/李莹莹(如需转载本栏目图片及其文字 请注明来源腾讯大辽网)



    二棚甸子镇四平中心村,位于本溪桓仁县,这里也是少数民族满族生活的村镇之一。2000多年前,高句丽部落就是在这片土地上开基立业。


    如今时隔境迁,由于身处群山深处的地理位置,这里几乎看不见现代化的发展势头。 “衍水环带,万山重叠。”走进地处长白山南麓的四平中心村,正是这样一番景象。山顶云雾缭绕,莽莽群峰仿佛在攒动着它的洪荒原始,在山峦“夹缝中”行走,山路似乎正通往着一个秘境。


    这片北纬41度的绵延山岭, 既有漫长多雪的寒冬,也有丰沛的降水,孕育了地球上最古老的孑遗植物——人参。


    人参,浸渐长成,根如人形。因其属多年生草本植物,功用广,药效神,本草之中再无其他,故被称之“百草之王”。


    由于过度采挖,纯野山参已濒临绝迹,为物种得以延续,人参从野生于原始森林转变为人工培育,而今,人们又希望将它回归林下,回到它的自然状态。


    这种林下播籽,自然长成的人参,被称为林下参。


    10月18日清晨,山野的宁静早已被打破。清冷的天气,却丝毫不能阻挡宁成国的热情,明年他将有一批林下参要收获,因牵挂着山上的人参,他迫不及待地想去山上看看。


    宁成国带上工具,从房前的小路绕道上山,很快到了22年前种下人参的地方。


    “人参会挑地方,直晒不行,完全没有阳光也不行,雨水直接淋着也不行,平地上不长,一般长在不太陡也不太平的斜坡上,这块地就正好。”


    与别的草本植物向下扎根不同,年头多的人参主根大都向水平方向生长,贴紧地面平卧,其根须则向上生长,以便吸收表土的露水和腐殖质。因此挖参要遵循一个原则,由远及近,由下向上。


    宁成国操起镐头在距离人参40CM左右的外围开始挖。在处理人参附近区域时,他把镐头换成了羊骨签子,他凭着经验判断根须的走向,一点一点地仔细抠挖。


    “挖参时不能用铁器,因为碰上人参就会划破参皮留疤。”


    两个小时后,一根完整的人参终于挖了出来。


    是不是好参,当地人有一套顺口的标准,“圆膀圆芦,紧皮细纹,须似皮条长又细,珍珠疙瘩点上去。”


    “你看这参上的铁线纹,又细又密,互不相连,这就是野山参的特征。”


    而参龄的判断,则主要依据人参芦上的芦碗,芦碗通常一年长一个。


    “但是通常,芦碗最多只长到十六七个,超过这个年限的人参不能再看芦碗,得看它是不是圆膀。”


    宁成国说,像这种二十多年的林下参,价值几乎与野生的山参相当。


    挖出好参,保鲜是必不可少的环节。青苔茅子包裹,原土覆盖,一来可以防止人参成分流失,二来可以延长储存时间。


    通过种参,宁成国已是十里八村有名的富裕人家。而他与人参之间的渊源,早在祖辈们放山的故事中开始。“我小时候,一到夏天就跟我父亲和叔叔们一起上山,野山参不好找,十天二十天采着一个都乐坏了。”


    而三十多年前,随着野山参濒临绝迹,宁成国不再像他的父辈那样,在大山里找寻野生人参的下落。而是琢磨起种参这件事。


    由于林下参的生长周期很长,一般要十五六年以上才能长成。看林护林,长期投资对于当时并不富裕的宁成国来说,度过了一段艰难时期。而在二十年后,当他的第一批林下参出土,有了一笔不小的收入,也从此延续了他的种参事业。


    如今的宁成国承包了200多亩山地,每年夏季撸参籽,秋季上山种参。


    放山人的古老职业和悠久传说,虽已消亡不再。 但在追求利益和效率的今天,这,也许是对祖先智慧最好的继承。


    如果您有好的线索或者照片

    欢迎发送至邮箱:

    1919634531@qq.com

    摄影Q群:141798731

    • 编辑:白德彰

    • 编辑:孙琳

    微博评论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