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岁男孩休学养家还债 一天打工10小时

19岁男孩休学养家还债 一天打工10小时

父亡后,韩笑每天工作10小时替母亲还债

19岁男孩休学养家还债 一天打工10小时

午休时间,韩笑抽空看图纸

本报讯(华商晨报 华商响网记者 邢子慕)同学的挽留、老师的劝解、母亲的眼泪……这些都没能改变今年刚刚19岁的韩笑做出的决定——休学一年。

因为父亲病故,韩笑眼见着母亲独自在外打工赚钱,“过不了自己这道关”的韩笑决定用这一年时间外出打工赚钱,帮妈妈还债养家。

倔强的父亲脑梗瘫痪 为不拖累家人服毒自杀

韩笑,家住开原市黄旗寨镇曾家寨村,今年19岁。2013年,他收到沈阳农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专业是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大一上半年,他进了学生会。

韩笑在家里是老儿子,在他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在韩笑的记忆中,父亲一直是一个要强的人。韩笑的父亲名叫韩昌军,2012年5月,正在地里干活的韩昌军突发脑梗塞,左侧身体完全没有了行动能力,在医院治疗了近一个月后转到家中进行恢复性治疗。

2014年2月21日晚上,那是韩笑永远不能忘记的夜晚。熄灯后不久,韩笑便听到了父亲呕吐的声音。

“我衣服都没穿直接跑过去,一看我就傻了,一地的绿水。我爸特平静地看着我说,别着急,你不用给我往哪送,喝完我没了就好了,就没人拖累咱们家了。”韩笑说到这时,禁不住哭了起来。

韩笑称,他以最快的速度将父亲送至医院洗胃,但医生明确表示救不回来了。韩昌军所喝的农药叫“百草枯”,是一种剧毒农药,5毫升就可致人死亡,而韩昌军喝了大概30毫升。

2月22日下午,韩昌军去世。在韩昌军意识模糊前的几个小时里,他始终不让韩笑离开自己半步,他紧紧地握着韩笑的手直到离开人世。

说服妈妈决定休学当晚 “梦见爸对着我笑”

今年3月,韩笑刚刚上学不到一个月,突然办理了休学手续,这让同学和老师都始料不及。

“一想到我妈独自一人在外打工赚钱,只是为了给我赚学费,还欠下的债,我的心里就受不了,学不下去,我不能就在这干坐着,我要帮我妈赚钱还债!”韩笑对记者说,原来的打算并不是休学,而是彻底退学。开学后不久,他就找到老师说明了自己的想法,老师劝了几次但都没有什么效果。老师害怕韩笑退学后会因为精神上的落差后悔,便建议他先休学一年,等一年之后再做决定,韩笑接受了老师的建议。

4月19日晚上,韩笑拨通了妈妈的电话,把自己准备休学外出打工的想法和妈妈说了。“我妈听我说完之后放声大哭,哭了很长时间。她还是想让我继续上学,但我过不了自己这道关,最后我还是说服了我妈,”韩笑接着说,“那天晚上我就梦见我爸了,他就坐在屋里对着我笑,也不说话……”韩笑说完便低下了头,再不言语。

同学们在得知韩笑休学的事情后纷纷跑来劝说,希望他能留下。

“我同寝室的一个好哥们儿跟我说,他知道我现在缺钱,他跟他父母说完了,大学这四年的学费和生活费他们家管了,让我留下来。”韩笑说。

最终,韩笑还是决定办理休学,用韩笑自己的话讲,他觉得大家对他太好,他不想欠朋友太多。离校的那天,韩笑班上的34名同学集体为韩笑送行。在感动过后,等待着他的是残酷的现实,他要替已故的父亲和消瘦的母亲撑起这个家。

如今在沈阳工地当电工 一天工作10小时

休学回家办完了父亲的丧事,年仅19岁的韩笑在朋友的介绍下来到沈阳打工。

韩笑称,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外出打工,早在高考结束后,18岁的他就曾到鞍山打工,在那一年的假期他赚了人生中的第一笔3000元,除了400元的生活费外,其余的2600元,韩笑都交给了母亲。

现在,韩笑在沈阳师范大学对面的工地上打工,一个月3000元左右的收入。每一天,韩笑都几乎在5点起床,简单洗漱后便开始了一天忙碌的工作。韩笑做的是消防电工,需要各个楼层地跑。最多一天,韩笑从一楼到二十楼跑了12趟,晚上7时回到宿舍倒下就睡着了。

韩笑住的地方很简陋,一张床,一套被褥,十几个人一屋。

韩笑称,他渴望回到学校,渴望看到老师和同学们,但也只是想想罢了,因为他知道现在最要紧的是帮母亲撑起这个家。

虽在同城打工 母子俩半个月才能见一次面

韩笑的母亲叫朱洪霞,今年51岁,自从丈夫去世后,她来到沈阳到处打工,做过沙发厂的工人、做过保洁、做过保姆,现在在沈阳理工大学附近的一家小型冷面加工厂上班。朱洪霞身体不好,有时候站时间久了两个脚脖子肿得就像馒头,一年前朱洪霞被确诊为心脏供血不足,医生给她开了药,可她没付费购买,她说,能剩下一点就能帮孩子减轻点负担。

在朱洪霞看来,她亏欠孩子太多,连上学都不能让孩子上消停,觉得自己很没用,“接到儿子要休学的电话那天晚上,我哭了整整一夜。”

现在她和孩子在一个城市里打工,但因为距离远,母子半个月才能见一次面,平时都用电话沟通,每天至少一通电话。

在朱洪霞眼里,韩笑是孝顺的、懂事的。“儿子总让我别干了,说他自己赚钱就好,让我多休息,只要一有空就要过来看我,可他过来一次需要坐至少两个小时的公交车,当晚来第二天天不亮就又回工地干活去了,我心疼他……”朱洪霞哽咽着对记者说。

7月22日上午,记者赶往韩笑的老家——开原市黄旗寨镇曾家寨村。在村子里,只要记者说起韩笑,村民说得最多的一句就是“这孩子不念书,可惜了”。

在村民的指引下,记者找到了韩笑的家,这是一件不大的平房,在房子的东侧有一间崭新的平房,附近的村民说这新房子是韩笑母亲准备给韩笑娶媳妇用的,旁边的老房子给了韩笑的哥哥。

虽说是新房,但却看不出精致:单层的塑料窗,没有任何修饰的地面和没做过防水的屋顶透出了一种简陋,房子的正门用锁头紧紧地锁住了。

在村民们的印象中,韩笑一直是一个孝顺懂事的孩子。“韩笑之前上职高时候只要一放假就回家来照顾自己姥姥,那可不是一般的照顾,他姥身体不好,不能自理,韩笑就给老太太端屎端尿、洗衣服,反正对他姥老好了!”村民赵女士说。

就连村书记也对韩笑有深刻的印象,“这个孩子平时就非常懂事、孝顺,当初中考的时候成绩考得相当好,足够上开原市第二高级中学,那学校是开原市的重点高中,但因为学费高,孩子怕父母负担重,最后就选个职高念了。但在职高这孩子依然优秀,还是学校的学生会主席,上大学时也是品学兼优。”

“一想到我妈独自一人在外打工赚钱,只是为了给我赚学费,还欠下的债,我的心里就受不了,学不下去,我不能就在这干坐着,我要帮我妈赚钱还债!”

每天5时韩笑就准备开工了

■对话韩笑

“我一定要比别人强!多赚钱让妈妈安度晚年”

记者:对于坚持休学,你所说状态不好指的是什么?

韩笑:家里条件不好这件事儿在我上初中的时候我就清楚,现在父亲又去世了,我也不小了,不想看着母亲那么为我操劳。说心里话,那时,我状态很差,凭那时的心境根本学不下去,既然学不下去,我就不应该在这浪费父母用血汗赚来的辛苦钱。而赚钱养家或学有所成,我必须二选一,偏离这两条的其他事情我一概不想,所以就选择休学来帮妈妈分担负担。

记者:为什么不采取助学贷款或边上学边打工?

韩笑:助学贷款的事我也咨询过,每年最多可以贷款6000元,然后在两年之后把利息也一起还上。我读的这个学院,学费加上住宿费就要6000元,这样我的生活费用还是需要从家里出,而且这个毕竟也还是贷款,既然贷款就迟早都要还,虽说晚些,但还是会给家里造成经济上的负担,所以我没有选择助学贷款。我曾经也考虑过边上学边打工,但是,大一下学期的课程每天都有课,双休日也是有课的,这样我就只能选择做短工,也就是俗称的小时工,可是小时工一小时八元钱,干几天也就赚个自己吃饭钱,帮不上家里,所以我最终还是选择了休学做全工。

记者:你怎么看待你所承担的家庭责任?

韩笑:我现在父亲没有了,哥哥也自己成立了家庭,他也有他的生活,我不想给哥哥添麻烦。这样我就成了妈妈精神和生活上的支柱,我不会说什么,也不知道怎么来跟您解释家庭责任这个概念,但是我知道,我一定不能倒下去。如果拿健康、名誉、事业、家庭做排序的话我会把健康排在第一位,因为没有身体我就没有了照顾家人的本钱,其次我选择家庭,之后是名誉和事业。

记者:对未来的生活有什么打算没有?

韩笑:我觉得我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调整好心态,如果这一年调整得好,我就继续上学,如果调整得不好我就继续打工,反正是不能让自己停下来就是了,不过话说回来,我还是更喜欢读书。我想利用上学的这几年多学点知识,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台大功率的吸尘器,只要是知识我就能统统吸进肚子里!我一定要比别人强!毕业之后找到好工作,多赚些钱好让妈妈安度晚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mayli]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