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车祸母亲患癌 14岁男孩交不上120元午餐费

14岁的孙安生在瓦房店第21中念初一,与同龄的孩子相比,他明显矮半个头,身高还不到1米5。但一双大眼睛却活灵活现,面对记者的提问,他回答起来很干脆:“阿姨你看,这就是我的两头猪。我给它们起名叫欢欢和乐乐,我就是想让家里能多一点欢乐。”

家住瓦房店万家岭小寺庙村的孙安生,太希望自己的家里每天都能够多点欢乐。

祸不单行

爸爸遭遇车祸

妈妈被确诊为癌症

两年前的孙安生可是快乐的,那时,爸爸还在瓦房店市内干车床工,妈妈在家料理家务侍弄果树,家里小日子过得在村子里也是数得上的。可2013年家里却连遭不测:三月份,爸爸骑摩托车遭遇车祸,虽然捡回条命,却后遗了脑淤血、肩胛骨骨折、腰肌劳损等症状,胳膊抬不起来,蹲下来久了又站不起来。

八月份,随着弟弟的出生,妈妈又添了个天天便血的毛病。小弟弟满百天时,妈妈上医院检查,结果出来吓一跳:直肠癌。

十二月份,妈妈住院,手术、肛门改道、化疗,一下子花了六万多元钱。这下,家里的天彻底地塌了。

为了省钱

妈妈停止化疗

弟弟无奈掐掉奶粉

没有了爸爸在外面打工挣钱,家里光靠六七十棵果树的收入维持生活,实在是太难了。因此,家里的每一分花费,孙安生的妈妈都得精打细算。去年,虽然卖苹果收入了5000元钱,但买农药、化肥、纸套等投资就花了2000多元。

在农村,就怕家里有病号,孙安生家一下子就出了两个重病号,都得花钱。阴天下雨,爸爸身上旧伤痛,咬着牙忍着痛不舍得买药吃。为了省钱,妈妈只化了三次疗就坚决不再上医院了,她说人得认命。小弟弟要喝奶粉,可一盒奶粉200多元钱,妈妈干脆给小弟弟把奶粉掐掉了。

孙安生家离学校有个六七里路,他每天骑自行车上学。只有遇到冬天下大雪路太滑了,妈妈才给儿子三元钱坐车上学。现在,家里每个月的大开销还有孙安生120元钱的午餐费。有时,家里实在拿不出钱了,妈妈就赌气说不想让他上学了。一听妈妈说这话,孙安生抱着妈妈的腿就哇哇哭了起来:“班里没有一个同学下来的,我也不下,我得念下去啊。”

其实,妈妈也只是说说。尽管家里太需要有人帮忙干活:果树该除草了、苹果该摘花了、菜园该种地了,妈妈蹲在地上拔一个小时的草,屁股上的刀口就撑裂了;爸爸摘苹果花半个小时,胳膊就再也抬不起来了。可妈妈真心疼孙安生:“这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怎么也得再让他长两年营养啊。他学习不太好,可在学校多念一天书,不就能多学点东西吗。”

坚强能干

抢着干活儿

自认是家里的男子汉

自从家里遭到变故,孙安生一下子就成了小大人。每天放学,他准时回家,从来不在外面和小伙伴玩儿。一进家门,抢着帮妈妈烧火做饭、洗衣服、收拾家。每到周六、周日,同学们都相约着出去玩,他却到地里去铲草,天旱地干土硬,孙安生的双手早早地就磨出了一排老茧。“五一”前,家里的菜园子要种菜,他连着大半个月天天早晨四点钟就起床,把地里以前种过的苞米根子刨出来,平整地好种菜。

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虽然长得瘦小,可孙安生觉得自己就是家里的小男子汉了。家里有个电推子,爸爸的头发都是孙安生给理的,他还经常晚上给爸爸妈妈烧好了洗脚水,让爸爸妈妈泡泡脚解乏。

家里养了两头猪,一年到头起猪圈的活儿,都是孙安生承包的。隔个两三天,孙安生就跳到猪圈里起粪,他总是把家里的猪圈收拾得干干净净。

采访的当天,孙安生告诉记者,“我想快点长大,帮家里挣钱,好照顾爸爸妈妈和小弟弟。”

站在阳光下的猪圈里,孙安生一边起着粪一边吆喝着猪,一铲一推熟练而自然。看着阳光下孙安生灿烂的小脸,记者忍不住问他:“干这么多活累不累啊?”孙安生挺了挺小胸脯说:“家里的活干得再多,也不觉得累。”

“你的小猪有名字吗?”记者问,“没有。不过我现在就可以给它们起名字,这个大的叫欢欢,那个小的叫乐乐吧。我喜欢欢乐,就是想让家里多点欢乐。”孙安生的反应还真快啊。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muffyma]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