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患肺癌全家举债十余万 初二男生只穿过校服

5月4日下午2时,普兰店的气温达到了当天的最高值18℃,在铁西街道办事处花儿山社区前花村的一户农家门外,阳光直射在铁皮包裹的两扇大门上,显得格外亮眼,门上的对联和福字也让人感觉有几分气派。推开大门,两侧是两间看上去崭新的砖混平房,各有20平方米左右。记者不禁犯了嘀咕:这会是贫困学生的家吗?这样的“硬件”在农村可不多见呀!随行的普兰店市第十六中学老师似乎也看出了记者的心思:“不敢相信吧,这都是表象,你们再往里进。”经过一个小院,里面的两间房,才是这家人真正的住所——屋内的墙面因下雨渗水被洇得花花搭搭,窗户的玻璃上多处打了补丁,衣柜的几个角已经有些腐烂……上初二的汪洋便生活在这里。这个原本日子还算过得去的4口之家,因2011年突如其来的灾难,生活陷入了极度的困苦之中。

父亲患肺癌

为治病全家举债十多万

走进汪家,东西屋被两个灶台和一个过道隔开。西屋用于存放杂物,生活起居则主要在东屋。东屋的炕上躺着一名看上去40多岁的男子,盖着被,时不时会控制不住地咳几声,这是孩子的父亲,叫汪国君,癌症的折磨,让他几乎成了半个废人。

汪洋的母亲告诉记者,命运的转折点发生在2011年的夏天。接连几日,汪国君都觉得胸闷,喘气不得劲儿,寻思着到医院开点药,可不成想,一诊断,医生确诊其得了肺癌。经过手术治疗,汪国君的命算是保住了,但一侧肺的上叶被切除,免疫力十分低下,为治病家里举债十余万元。

记者采访时,汪国君时不时地会咳几声,妻子告诉记者,老汪平时只能在屋里溜达溜达,都不敢出院子,一接触外面的空气,就咳得厉害。“以前我们俩身体都还行,农忙的时候,就到地里侍弄苞米,没活时,孩子他爸在外面打工,我操持家务,自从他爸得了这病,就没法再干活了,我得天天在家照顾他。”汪洋的母亲抹着眼泪说。

姐姐初中没念完

就辍学打工贴补家用

汪洋还有个姐姐,今年20岁,现在在大连市内一家服装厂打工,每月1000多元的收入,最多的时候能赚到1900多元。每月开工资的时候,姐姐都会尽可能多地往家汇钱,甚至舍不得买件像样的衣裳和化妆品。提起女儿,母亲觉得挺愧疚,“他爸倒下之后,家里的条件实在是捉襟见肘,没办法,只好让初中还没念完的女儿辍学打工,贴补家用,我们欠孩子的。”眼下,汪家的经济来源几乎就靠汪洋的姐姐一个人的收入,除此之外,汪国君和儿子两个人分别有100多元的低保金。

那么,记者看到的门口两侧“气派”的砖混房是怎么回事?原来在2011年汪国君住院治疗期间,妻子陪在身边,女儿在外打工,家里只剩汪洋一人看门。一天晚上,雷雨交加,一声“轰隆”的巨响把当时还是小学生的汪洋吓得蒙着被子大哭。原来,大雨冲垮了年久失修的院墙,整个院门都被堵住了。汪洋打电话把情况告诉母亲,母亲第二天一早匆匆赶回家,只把院墙简单收拾了一下,便又赶回医院陪父亲。

得知汪家的祸不单行,亲戚们坐不住了,几家联合为汪家垒好院墙,还在大门口的两侧盖了两间砖混的平房,安上了防盗门。亲戚们说:“这回院墙倒了,下次要是屋子受损,那一家人连个住的地儿都没有,这两间新房,就先备着吧。”记者看到,两间新房内空空如也,连墙面大白都没刮。

他话不多但很懂事

菜里有肉先夹给父亲吃

汪洋在普兰店市第十六中学读初二,校长王忠海告诉记者,汪洋的学习成绩不错,在学校能排前20名,另外,孩子的品德很好,就是不怎么爱说话,“可能是家里的情况不怎么好,孩子的心理压力大吧”。

母亲告诉记者,这孩子从小跟大人话就不多,只有跟同龄人在一起的时候,才放得开。“虽然话不多,但他心里啥都明白,也挺懂事儿。”母亲说,有时回家帮忙干点家务,他爸病了之后,每当菜里有肉的时候,他都先挑给他爸吃,有时全家都不舍得吃,上顿下顿热了好几遍,肉都快变味了,孩子才肯吃。

自从父亲得了癌症,汪洋几乎就没穿过新衣服,学校每年春秋发放的免费校服,他家里家外就指着这几身。对此,汪洋并不觉得委屈,相反,他恨不得赶快长大,好有能力赚钱,为父母分担困苦。

采访将要结束时,汪洋的母亲再一次叹气:前阵子开春,家里连买种子的钱都没有,我是厚着脸皮跟人家赊的账,真不知道啥时候能还上,这日子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muffyma]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