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隐瞒白血病女儿病情 病房楼下边跑边哭

不能说的秘密
腾讯大辽网携手腾讯公益联合发起爱心捐助活动,为王珂延续花季生命。
您可以用微信扫一扫,扫左侧二维码,进入本期故事的捐助页面。
您也可以直接 点击这里捐款
不能说的秘密不能说的秘密

22岁的王珂把刚刚掉下的一缕长发放进了抽屉,粉色的口罩替她挡下了空气中未知的传染源。那双大眼睛粘上了双眼皮胶,一笑就弯成了一对月牙儿。

妈妈在病房里给女儿准备午饭,面对此刻身患白血病的女儿,她极力保持着脸上的笑容,这是她向女儿隐瞒了近一个月的“不能说的秘密”。

为女儿心酸造假病

“我是个不称职的妈妈”

“骨髓变异综合征”,这是于福香从医生那里求来的一个名字,“虽然很难治疗,但是听说这种病是可以痊愈的。”这是妈妈为女儿精心编造的一个谎言,为了隐瞒女儿患上“急性B淋巴白血病”的事实。

今年4月,一直在沈阳工作的王珂给远在丹东农村的妈妈打了一个电话,此时的王珂已经断断续续发烧了近1个月。于福香在电话里说想去沈阳看看女儿,被王珂拒绝了。来回几百块钱的车票对于这个单亲家庭太过奢侈,于福香没再坚持。

转眼就是端午节,出现在于福香面前的女儿不再是那个漂亮高挑的女孩子,“整个脸刷白,一点血色都没有,简直是吓人。”

镇上的医生告诉于福香,“起码得带上1万块钱,去沈阳查下吧。”

回村子的路上车来车往,于福香一边走一边哭,等到家了,眼泪也被风吹干了,她偷偷拿出了全部的家当7700元钱,跟女儿说:“闺女你没啥事儿,咱们去沈阳再看看,放心。”

6月24日,王珂住进了医院,病情诊断为“急性B淋巴白血病”,而王珂只知道自己患的是“骨髓变异综合征”。

女儿住院的第一天,于福香在走廊里哭了一夜,“我是个不称职的妈妈,为了省车钱,当初没能早一点来看她。”

从不在女儿面前流一滴泪

“我倒了女儿会被压死的”

作为一个母亲,于福香也无法坦然面对女儿的病,但她心里知道,她不能在女儿面前哭,她得守住这个秘密,直到女儿慢慢接受。

于福香总是坐在病房楼下,看到楼前有很多人在跑步她也跟着去跑,一边跑一边哭。等跑累了也哭够了,她就回楼上洗把脸,等眼睛不红了再进病房。

很多人说于福香坚强,但她只觉得这是一个母亲的本能。曾经她靠4亩田地养活两个女儿,每天只睡两个小时,但心里仍然觉得幸福,因为她在为女儿好好地活着。“她们已经没有爸爸了,那半边天塌了,但是我不能垮,天都塌了我的两个女儿会被压死的。”

大女儿的病已经耗光了这个家庭所有的积蓄,眼看小女儿就要上高中了,于福香不知道前路在哪里。

小女儿曾问过妈妈,“姐姐病了,我还能不能读书了?”于福香说“能”,但她已经无力再支撑下去了。于福香早在心里做好了让小女儿放弃学业的准备,但是这个秘密她也要守着,守到这个女人向命运妥协的那一天,守到她终于在女儿们面前流下第一滴眼泪的那一天。

母女俩相互隐瞒病情

“我还得再活五、六十年”

王珂顶着虚弱的身体在医院里挨过了一周,此时除了她自己,这间病房里的所有人都知道她身患白血病的“秘密”。对床的一对小夫妻偷偷把于福香叫到外面,他们想在网上帮王珂发起募捐,于福香哭着答应了。

于福香早在心里做好了准备,当女儿问起网上的事情时,妈妈笑着说:“傻闺女,不写的严重点谁能给咱们捐款啊。”

在妈妈的眼里,女儿是世界上最单纯善良的孩子,自己精心营造出来的“谎言”会让女儿一直乐观的治疗下去。

但此时的王珂偷偷上网比对了白血病的资料,她开始奇怪,妈妈每天都要离开病房好久,医院里的哭声似乎也有些频繁。“我妈瘦的连小肚子都没了,从来没见过她这么累。”王珂渐渐感觉到自己患上的并不是“骨髓变异综合征”。

随着各家媒体的到访,王珂坐实了心中的疑问,“真的是白血病啊,其实早就想到了啊……”王珂淡淡地叹了口气,“我拖累她了,太难为妈妈了,但我说不出口,我怕会哭……”王珂的右眼角滴下一颗泪珠,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

看见妈妈走进来,女儿的一双眼睛又弯了起来,厚实的口罩下是她无力懒散的笑容,“这么多好心人帮我,我还得活五六十年呢,我有信心!”

女儿化疗效果明显

“病好了就再不和你分开”

在沈阳陪王珂治疗的二十多天里,于福香有一半的时间睡在病房的地上。“哪怕是在马路边搭窝棚我也能住,只要我女儿还活着……”

7月中旬,王珂接受了第一次化疗,费用在五万以上,时间长达28天。王珂并没怎么呕吐,只是每天都要蹲在床上一把一把捡起掉下来的长发,挽成一股,小心的放进抽屉里。

“姑娘你怎么就像没有病一样呢。”于福香每天都哄着女儿,这间病房就像是他们曾经想要重新粉刷的老房子,王珂还像那个一回家就喜欢赖床的小姑娘。

至今王珂仍然不清楚,9次化疗保守估计40万,骨髓移植30万,近百万的治疗费靠目前的捐款来说杯水车薪。对于女儿的疑问,于福香总是说:“有妈在,快凑齐了。”

“我信妈妈的话,积极去面对我就一定能康复。”

经过一次大病,王珂更加懂得当下拥有的珍贵,“等我好了就把妈妈接到沈阳,我们再也不分开。”

临近中午,于福香拖着一双腿走出病房为女儿准备午饭,她刚被诊断为股骨头坏死一期。日复一日的操劳于福香仍觉得幸福,“我要领着我的女儿健健康康地回家,她还有大把的时光,可以去爱人,也可以被人爱。”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标签: 王珂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stephenli]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