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岁白血病男孩寻找生母 “想最后再看您一眼”

妈妈再爱我一次width=130
腾讯大辽网携手腾讯公益联合发起爱心捐助活动,帮助张博坚持完成治疗,找到妈妈。
您可以用微信扫一扫,扫左侧二维码,进入本期故事的捐助页面。
您也可以直接 点击这里捐款
妈妈再爱我一次height=40妈妈再爱我一次height=40

“妈”,这样一个柔软的字,距离张博上一次叫出口已经6年了。高三那年他眼看着妈妈离开这个家,从此再没有出现。

如今,张博已经长成了24岁的大小伙子,他还是很想妈,他想当面说一句:“妈,儿子可能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从此以后又少了一个惦记你的人……”

白血病小伙放弃治疗

“别让我疼死就行”

一开始是两片去痛片,后来变成一把,再后来浑身的剧痛已经控制不住了,汗水和呕吐物在一夜之间把张博榨干,这个男孩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就在长春一家医院里被宣告结束。“再晚发病五天我可能就跟人家签合同了。”

得知自己患上了白血病,张博的第一个念头就是“算了吧,不治了”。

家里还有一个瘫痪在床的奶奶,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实在无法承担两个重病的病人。

“假如不疼的话,不遭罪能走了的话那是最好的了,把我治病这些钱放我奶身上,老人还能多活几年。”

张博躺在病床上,一只手紧紧攥着床边的护栏,200斤的身板已经被病耗空,哪怕是动一动膝盖都会引起全身剧烈的痉挛,汗顺着额头就流下来。

“你们等一会儿。”

采访不到2分钟,张博急喘了两口气,眉毛搅在了一起,没人知道他现在到底有多疼。

6年时间母亲杳无音信

“妈妈,让我再见你一面”

害怕痛,却在全身痉挛的状态下支撑了半个多月。尽管张博说他看淡了生死,但心里还是有一个遗憾,他不甘心就这样孤独地离开。他想和6年未见的妈妈再见一面,亲口告诉她“妈,儿子可能就要走了,这个世界上又少了一个惦记你的人。”

张博高三那年,张爸和张妈协议离婚。在张博的记忆里,那天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已经慢慢在脑海里模糊淡化了,他只记得,那天之后,妈妈消失在了自己的世界里,剩下了一间空荡荡的房子,甚至连妈妈的一张照片都没能留住。

6年来,张博通过电话、网络和亲戚找遍了自己能触及的一切地方。考上大学那年,他从阿姨那里听到,妈妈现在“过得不太好”,但想要继续打探的时候,线索又断了。

张博太了解自己的妈妈,那是一个极为要强的女人,如果她过得不好,一定不会让自己找到。

尽管妈妈走的决绝,但张博说自己从来没有怨恨过她,一切疏离和冷落“都是想让我过上好的生活。”

拥挤的病房里,简易的帘子隔起了5张病床,都是耗心耗力的血液病,但张博知道,其他的病人都有妈妈在照顾,总比自己幸运很多。而张博也只能在晚上疼的睡不着的时候,对着窗口,在心里默默问一句:“妈,你现在过得好吗?”

五旬父亲打地铺陪护

“儿子,爸带你回家”

儿子对妈妈的想念和不舍,没有人比父亲更懂,也没有人比父亲更心疼。

张博发病当天,张爸连夜从沈阳赶到了长春。跑到医院,看着儿子躺在满是污迹的病房里,张爸只哽咽出了一句话,“儿子,能起来不?爸带你回家……”

妈妈离开的这6年,张博和爸爸、奶奶挤在30多平米的房子里相依为命,他从未埋怨,反而更珍惜这份握得住的亲情。本打算大学毕业之后接替爸爸撑起这个家,没想到一场病不仅打垮了自己,还打垮了父亲保留的唯一一点坚强。

张博住院的半个月里,年过五旬的张爸就睡在病床下不到一米宽的水泥地上。张爸不敢回家,他把老母亲托付给姐姐,告诉老人,孙子得了“肺炎”。

隔壁床有空位了,张爸第一次躺在床上睡觉,嘱咐儿子有事打电话。这一觉张爸睡到天亮,醒来时电话里全是儿子的未接来电,他一通也没听到,他太累了。

“可能我这辈子和你的缘分就24年,但这24年对我来说足够了。我就是再能陪你,等你百年的时候,可能我们也就是五六十年的缘分。长与短也好,都不用太计较。”张博一直用这段话安慰张爸,也是在安慰自己。还能不能在活着的时候再见一次妈妈,张博也不再“计较”。

“但我会一直等,哪怕最后还有遗憾,至少我这一生从没恨过她。”

张博的母亲名叫张艳,1967年生人,辽宁省康平县人。如果您是张艳或者您可以为张博一家人提供线索,请联系腾讯·大辽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标签: 张博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stephenli]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