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外科专家屡拒国内外邀请回沈 填补东北地区3项技术空白

民生辽沈晚报2019-06-17 08:57

他是北京知名医院的神经外科专家,曾在日本、美国等国家的神经外科专业中心学习,也是北京多家三甲医院争相邀请的青年专家,他开展的神经调控手术,填补了东北地区三项技术空白,他就是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医学博士鲍民。

面对国外以及北京多家知名医院的邀约,鲍民都婉拒了。他表示,沈阳对于他来说不仅是母校的所在地,更是第二故乡,“我的家就在沈阳,希望通过我的力量,能带动沈阳医疗水平的发展,为辽宁、东北发展做出贡献。”

看重医大光荣历史

选择沈阳读研

鲍民的老家在河北省。2003年,从家乡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毕业,他选择了考研的道路,在综合全国各大医科大学的综合实力之后,鲍民选择了中国医科大学,以外科学作为自己研究生的学习方向。“当时之所以选择中国医科大学,主要还是因为学校的光荣历史,以红医文化为核心的医大文化和‘救死扶伤,求是创新’的价值理念,拥有毛主席题写的 “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精神”校训让我非常崇敬,”鲍民解释道,“而且学科的研究方向也很适合我,虽然之前没有来过沈阳,但是对于沈阳这座东北城市也充满了向往。”

3年的研究生学习生活让鲍民逐渐了解了沈阳,“这里的人们都特别热情,人情味特别浓厚。”异乡学子鲍民逐渐喜欢上了沈阳,“如果不是当时毕业的时候没有留校名额,也许我就会一直生活在沈阳了。”鲍民笑道。由于当年毕业时,想加入的神经外科没有留校名额,遗憾地与沈阳失之交臂。

拒绝国外高薪聘请

选择回国发展

2006年,鲍民从中国医科大学毕业,获得了外科学硕士学位,随后加入了首都医科大学附属三博脑科医院,从事功能神经外科工作。在工作之余,鲍民还不忘提高自己的技术水平,2009年,在日本国立癫痫中心学习之后,在2012年获得了首都医科大学神经外科学博士学位。

“自从离开了沈阳,就一直在北京学习工作,偶尔会去国外交流学习,”鲍民坦言,北京的工作生活节奏比沈阳要快很多,压力也更大,“在北京大家都忙于工作,生活被压缩得很小,每天待在手术室,周末几乎都是外出会议会诊,与家人朋友见面聚会都很困难……我还是很喜欢沈阳这座城市,工作生活可以协调得很好,工作之余能做一些我喜欢的事情。”

2013年,鲍民获得了卫生部重点专科建设项目资助,赴美国范德堡大学神经外科中心学习。在美国的学习经历让他看到了国内医学水平和国外的差距,当时美国的医学中心也曾挽留鲍民继续在那里工作,给出的条件也非常优厚,但是鲍民还是决定回国。

“国外的医学水平是很高,但我还是喜欢中国,喜欢热热闹闹的氛围。”鲍民说,“我希望通过学习到的知识提高国内的医疗水平,为祖国的医学进步做出自己的一点贡献。”

培训医生、建立功能神经外科室 沈阳北京两地跑

目前,鲍民是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重点从事帕金森病、三叉神经痛、面肌痉挛、癫痫、肌张力障碍、脑功能区肿瘤、顽固性疼痛、糖尿病足等疾病的外科治疗,已经完成了2500多台神经外科手术。

其实,在最初还没回到沈阳工作之前,鲍民就是经常沈阳、北京两地跑。在北京,鲍民要负责给全国各地送去的进修医生做培训,包括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北部战区总医院、沈阳脑科医院等大型综合医院都有派人进修。还要经常回到沈阳,通过给病人做手术的方式“传、帮、带”沈阳的医生,为沈阳的功能神经外科发展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尤其是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癫痫外科最初的几台重要手术,都由鲍民回沈阳会诊完成。

“当时一个月就要回沈阳两次左右,一个是帮助会诊,带医生做手术,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的妻子、孩子也在沈阳,每次回沈阳就是回家。”

离开北京回沈工作

拒绝北京多家知名医院邀约

2014年底,中国医科大学终于在多番努力之下,成功邀请鲍民回到沈阳工作,助力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神经外科的学科发展。“当时院长也是多番做我的工作,而且我的家也在沈阳,我的母校需要我,我就应该回来。”

其实,在回到沈阳之前,北京的很多知名医院也邀请了鲍民,给出的条件都非常好,但都被他婉言拒绝了,“北京哪里都挺好,但就不是我的家,沈阳的经济发展水平虽然跟北京还有差距,但是这座城市的人情味、热闹的生活氛围,让我感觉很舒服。”

填补东北地区3项技术空白扩大盛京医院治疗病种

2015年,鲍民回到沈阳之后,立即开展了一台脑深部电刺激(脑起搏器)治疗儿童肌张力障碍的手术,“手术之前患者的脊柱几乎弯曲成了C形状,手术恢复之后,孩子都能站起来走路了。”这是鲍民回到沈阳做的第一台手术,一下子在辽沈地区引起轰动,在此之前,东北地区还没有人开展此类儿童肌张力障碍的脑起搏器手术。

自从鲍民作为特殊人才引进到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神经外科工作之后,他填补了东北地区三项技术空白,包括东北地区首例迷走神经刺激治疗抑郁症、首例脊髓电刺激治疗糖尿病足、首例局域电刺激治疗疼痛。不仅如此,鲍民的医术还填补了盛京医院3项技术空白,包括脑深部电刺激、脊髓电刺激、局域电刺激。同时,扩大了盛京医院神经外科治疗病种5大类,包括肌张力障碍,帕金森病,抑郁,疼痛,糖尿病足。

将北京医院工作理念

带回沈阳

在四年多的工作磨合中,鲍民逐渐适应了沈阳的工作节奏,也给盛京医院带来北京知名医院的工作理念。“在北京医院工作,手术的程序已经非常成熟了,但是在沈阳很多我做的手术之前都没有人做过,需要重新磨合。”鲍民解释道,就拿一台电刺激治疗手术,需要从最初的影像科、麻醉科、神经科,甚至心理科等多个科室配合。

在鲍民回来之前,麻醉科从来没有在磁共振室里给患者做过全身麻醉。“这是有风险的,是一个需要协同参与的工作,电刺激治疗法需要在多种环境下进行,这样需要医院各科室协调合作。通过多学科协作,我们的手术才能进行下去。从零到一的过程比较困难,理顺就好了”。

提高城市软实力

吸引年轻人回沈发展

对于沈阳现阶段引进人才的多种举措,鲍民表示,非常高兴看到沈阳对于人才的重视和支持。“东北确实出现过人才流失的情况,但是沈阳是一座有活力、有发展的城市,只要让更多的年轻人看到沈阳未来发展的前景,多给他们提供后盾保障,还是有很多人愿意到辽宁发展的。三引三回的政策出台就非常及时也非常英明。”

对于东北应该如何吸引更多人才回到沈阳的问题,鲍民也坦言,在加大人才引进力度的同时,沈阳还应该不断提升人文环境,从软实力上下功夫,将城市环境打造得越来越好,才能让更多的人才喜欢沈阳,回到沈阳,为辽宁、东北的发展做贡献。

“我爱沈阳,择一城终老,希望在这个城市扎根,也为这个城市添彩。”鲍民最后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