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特教岗位25年 呵护“折翼天使”烛照童心成就传奇

社会万象辽沈晚报2019-09-07 10:55

从事特殊教育一线教学25年丹东市春英学校老师顾润萍这样说,“我的学生不聪明,但他们更真诚更可爱”。

从教25年,学生年过七旬的爷爷因为孩子的改变流着泪向她鞠躬;曾因为上学哭了一个星期的孩子,弥留之际一个劲儿喊的却是“顾老师”;她身上经常带着有智力障碍的学生无意间造成的伤,心里留下的却是学生们带给她的温暖和欢笑。

没见过顾润萍老师和学生们互动的人很难想象,一位老师能那么受欢迎——只要学生见到她,大老远就会带着能从脸上溢出来的欢喜冲向他们的“顾老师”。

是怎么让学生这么喜欢自己的?这个问题对顾润萍来说很简单:真诚是相互的,我的学生不够聪明,他们有些特殊,但是他们的情感是一样的,孩子们的真心都是用老师付出的真心换回来的。

被四个字“绑”在特教岗位上

智力障碍、自闭症和脑瘫,这是顾润萍老师所在的特殊教育学校——丹东市春英学校学生的三种主要情况。从1994年开始,顾老师在一线教学已经有了25个年头。她热爱这份工作,但她当初踏入特殊教育(以下简称“特教”)这个领域却是机缘巧合。

“我从小就有一个坚定的理想,长大当老师。小时候看着老师在黑板上写字都觉得羡慕得不行。”顾润萍因此报考了师范类院校,想成为一名小学老师。可是意外的转折发生了——当时师范院校中特教专业刚开始招生,顾老师作为高分考生被动员学习这个专业。可是毕竟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顾润萍坦言:“其实当时心里也没底,接受度并没有那么高。”

随着四年的学习,顾润萍开始了解特教老师能为特殊的孩子们做些什么。她慢慢认可了自己的专业,但是真正让她坚定了以后一生努力方向的,却是她毕业前实习发生的一件事。

“在校学习和真正接触学生还是不一样的。”顾老师说,刚开始她很忐忑,不知道该怎么和这些“不太一样”的学生相处,但是通过接触她发现,这些孩子是有特殊之处,但是其实他们和普通孩子也没什么不同,也渴望得到别人的认可。

半年的实习期转瞬即逝,顾老师站在讲台上和学生们告别,可是才说了两句话,她发现孩子们都哭了——“看着他们哭,我也说不下去了,可我不能当着孩子们的面哭,就跑到走廊偷着擦眼泪。”第二天顾老师准备坐火车离开,却有两个学生早早等在火车站要送她。

“那时候还是绿皮火车,正是夏天,车厢里人很多,特别闷热。有一个学生把我送上车,我放完行李还没来得及跟他说两句话,却发现他已经跑下去了,当时心里还觉得跟学生连句再见都没说上,挺失落的。”可是让顾润萍没想到的是,不一会儿那个孩子居然又跑回来了,他大汗淋漓地挤过人群,举着一根冰棍塞到了她的手上,大声说了一句:“顾老师,给!”

哪怕过了二十几年,顾润萍老师每次想起当时的场景还是忍不住哽咽。特教学校的学生往往家庭条件不是很好,那根当时买冰棍的五毛钱,不知道是孩子攒了多久的零花钱。可是这个孩子没舍得自己吃,而是把全部的心意融进了那根冰棍里,塞到了老师的手上。

“我这一辈子就是被‘顾老师,给!’这四个字‘绑’在了特教老师的这份工作上。”顾润萍说。

七旬老人落泪向她鞠躬

带着“顾老师,给!”这句话的力量,顾润萍正式走上了特教老师的岗位。特教工作需要经常和家长沟通,一次一个10岁女孩的爷爷跟她交流时说了一句:“我临闭眼之前,要是能听到孙女叫上一句‘爷爷’就好了。”

这个女孩是重度智障,10岁时到学校时完全不会说话,平时只会用“嗯嗯”表达诉求,想做语言训练真是太难了。可是孩子爷爷无心的一句话,给顾润萍带来了很大的触动。“老人都七十多岁了,这么简单的心愿难道就这么难实现吗?”于是,她主动提出要在放学后给女孩做一对一辅导,教她说话。

“这件事是真的难。”顾润萍说,她拿着女孩最爱吃的果冻从“啊”的发音开始教,可是孩子却连嘴都不张,她“啊”到自己嗓子沙哑说话就疼也没放弃,从单音节开始一点点带着孩子练。

一周、两周、一个月、两个月……经过将近一学期的训练,女孩终于可以说一些简单的字了。一次,女孩的爷爷因为有事,来接她的时间晚了一些。顾润萍看出来孩子有点儿着急了,她觉得这也许是一个契机,于是对孩子说:“你喊‘爷爷’啊,爷爷才能来接你。”听着老师的鼓励,再加上自己着急,在爷爷迈入校门的那一刻,女孩一字一顿真的喊出了“爷爷”。

“那一瞬间,我乐得差点蹦起来,回头就看到孩子的爷爷愣在原地,随后眼泪就掉了下来。”顾润萍刚想带着孩子走过去,那位七旬老人却突然立正,向她深鞠一躬。“我当时都傻了,赶紧说‘大叔别这样’。”从那之后,顾润萍就有了一个信念——“有了家长的认可,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完成工作”。

学生们搭在老师肩上的“棉袄山”

二十多年的教学生涯,给顾润萍和学生之间留下了太多的故事,她随口就能讲出好多,其中“棉袄山”的故事,让她觉得既感动又可爱。

“记不清具体是哪年了,有一天我身体不太舒服,上完课就直接趴在了讲桌上想休息一会儿。”顾润萍说,她刚趴下不久,就听到班里的小女孩冲其他同学“嘘”了一声,说老师睡着了,让大家安静一点儿。

顾润萍心下好笑,觉得孩子天真,哪有人会那么快睡着呢。正在这时,她突然感觉到肩上一暖,不知道是哪个孩子把自己的棉袄披到了她的身上,可是还没等她起身把棉袄还给孩子,就听到其他孩子向讲台走来,然后她感觉自己身上被盖上了一件又一件的衣服。冬天的衣服沉,身上被盖了8件棉袄的顾润萍觉得自己被压得够呛,可是她明白孩子们的心意,所以没有马上起来,而是装作又睡了一会儿之后才慢慢地直起身来,笑着问学生们:“是谁给老师盖的衣服呀?顾老师可太舒服啦!”

问完后,她看着孩子们一个个得意的小表情,觉得格外窝心。“他们没有普通孩子聪明,不知道一件衣服就足够了,但是他们有真诚和直率,是发自内心地想把温暖送给老师,这是让我最感动的地方。”

学生弥留之际 最想见的是顾老师

顾润萍心中一直有一块“伤”,那是她一个已经去世的学生留下的。

“文文(化名)刚进校的时候也是10岁,最开始一直哭,哭了能有一个星期,我觉得她大概是刚到学校没有安全感,就抱着她上课。”顾润萍说,那时她只能坐在讲台上课,让文文趴在她肩膀上,午休也搂着文文一起睡,孩子这才不哭了。从这以后,文文对她的依赖性变得特别强,放暑假的时候都要求妈妈带着她到学校找顾老师。

噩耗是在那年冬天传来的。那是2009年的一个周末,顾老师感冒了躺在家休息,想起手机一上午没有开机便赶紧打开了。开机的瞬间,无数条来电提醒蹦了出来,顾润萍一看心里有些发毛,因为所有信息都是文文家长的电话提醒。

顾润萍赶紧回电,听到的却是文文妈妈哭着说道:“顾老师你来看看文文吧,她快不行了,就是一个劲地喊你的名字。”顾润萍蒙了,“不行了”是什么意思?她顾不上自己还在发烧,披上衣服就冲出了家门。来到病房,孩子带着氧气罩注视着顾润萍,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数秒后,孩子突然用小手拍打着顾润萍,随后她握着顾老师的手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我到现在都记得文文最后望着我的眼神,后来好长时间,我一路过她当初所在的教室,心里就难受。”顾润萍说。

对话

受伤也不委屈,希望更多人帮助这些孩子

因为智力等原因,特教学校的一些学生会有情绪不稳定、暴躁的情况。他们控制不住自己的肢体,也可能会突然大哭大笑。最危险的一次是一个学生突然拿起教室的门锁朝着顾润萍砸了过去,她却顾不上自己,强忍着剧痛,赶紧把这个学生和其他学生隔离开,防止他伤到同学。

记者:您会经常因为学生受伤吗?

顾润萍:最严重的就是锁头这一次,有时孩子突然情绪爆发会咬老师或者掐老师,但是他们完全是无意的,只是不懂轻重,这不能怪他们,通过好好引导,可以改变这样的情况。

记者:会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后悔选择这个职业?

顾润萍:不会,虽然看着自己胳膊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心里多少有些委屈,但是从“棉袄山”那个事也可以看出来,孩子们也给了我很多的爱。平时自己不注意也会撞到桌角什么的,这点小伤不算什么。

记者:您现在除了日常授课还会去做志愿者?

顾润萍:假期有时间我就会去,有的孩子因为行走不便或者情绪问题不能到学校上课,我就去他们家里送教。原来就是我自己,现在我组织了几个好心人,大伙儿一起做义工去帮助这样的孩子。我希望能通过我们的努力让更多人来帮帮他们。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