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动健身“维修电路”突然关店 负责人至今未出现

社会万象海力网2019-09-10 10:44

该店位于泉水一家商场内;涉及会员4000名左右

看过太多健身房跑路关店的纠纷,市民王先生第一次办卡非常谨慎,只交了500元钱办了张健身游泳馆的季卡,没承想,办卡半个月,却真的遭遇了健身房关店风波。相比来说,王先生损失还算小的,位于泉水一家商场内的悦动国际游泳健身突然关店,会员们蒙了,其中一些孩子家长办的游泳培训卡花费不菲,却担心要打水漂了。

游泳健身中心两度发“维修电路”通知闭店至今

王先生家住姚家附近,他一直想找一家健身游泳的地方。考察一番后,他在泉水附近一家商场内发现名为悦动国际游泳健身(以下简称“悦动”)的“好去处”,既能游泳还能健身,又离家近。今年8月16日,王先生便在“悦动”办了卡。尽管销售人员向他推荐了1000元钱的年卡和1200元一年半的卡,但是王先生决定谨慎一点,一方面是看自己能不能坚持下来,另外,他从新闻里看过太多的健身房关店纠纷,于是花费500元钱办了张季卡。“现在想想,也算是明智之举了,没损失更多的钱。”王先生说,他总共游泳、健身去了十几次。

8月29日,王先生像往常一样去游泳,却发现卷帘门拉着,门上贴着通知称:因电路问题,8月29日和30日闭店两天。“当时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王先生说,8月30日晚,“悦动”再度发出通知称,因电路故障再加上瑜伽室坍塌,正在抢修,无法正常营业,8月31日至9月5日闭店6天。

会员卡都没开,店就关了?

然而,9月6日,当会员来健身时,发现卷帘门仍然拉着,没有要开店营业的迹象。当天,会员越聚越多,经营者也未能出面给个说法。

9月7日,部分会员再次来到“悦动”,大门依然紧闭。一位姓宋的会员表示,自己是刚退休从外地来大连孩子家的,五月份花1000元钱办了张年卡,只来过一次,现在健身衣物还在储物柜里没拿出来。宋先生说,这家健身馆里面设施挺齐全的,能游泳还能健身。还有专门教孩子游泳的小游泳池。“有不少家长给孩子办卡学游泳,游泳卡比健身卡存的钱还要多些。”宋先生告诉记者,暑假期间,看到十多个孩子在跟着教练学习。

还有几位会员卡都没开,一脸蒙地站在关闭的店门前,默默地记着维权的微信群群主电话。

一位女士则更加郁闷,因为她的会籍是另一家健身中心转过来的,这位女士说,“当时一起转籍的有不少人。只不过想健身,为什么却感觉像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的?”

会员组成“复杂”,总数在4000人左右

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可见,大连悦动乐享健身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5月19日,2019年5月21日进行了一次法人变更。记者多次致电其公司实际负责人,但对方电话均为忙音。

记者采访甘井子区市场监管局了解到,“悦动”方面与所在的市场主办方存在房屋水电方面的纠纷。8月29日“悦动”在其经营场所张贴了闭店的告示,该公司至9月6日仍没有开门营业。调查得知,今年5月份,大连威尔斯健身有限公司出资并接手原大连悦动乐享健身有限公司的经营权和全部会员,也就是前述提到的法人变更那次,此后,全部会员在4000名左右。

9月5日,甘区市场监管局现场约谈了市场主办方,8月29日至今,该局多次约谈“悦动”方面的实际负责人,要求其依法履行合同,切实保障消费者合法权益,并要求其到辖区市场监管部门与市场主办方及消费者进行三方调解,“悦动”的实际负责人至今未出现。目前,“悦动”方面未拿出消费者认可的处置方案。

甘区市场监管局方面表示,近期将继续做好现场投诉举报的登记与材料保存工作。同时继续约谈涉诉健身机构,向其宣传相关法律法规,督促企业履行相关义务,积极争取采取协调沟通的方式解决问题。鉴于目前涉诉健身机构与消费者之间无法调解的实际情况,依据《消法》第二十四条相关规定,区市场监管局无法继续进行调解工作,将建议涉事会员采取到人民法院走司法程序的形式解决纠纷。

甘井子区市场监管局提供的数据显示,9月2日至6日,该局已现场受理针对“悦动”的投诉19件,网上受理52件,共计受理71件,此外还有通过会员代理人转交的投诉396件。上述诉求涉及全额或部分退款100余万元钱、继续接受服务不转店、继续接受服务可转店等方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