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多想坐上千纸鹤去武汉看妈妈……”

民生锦州日报2020-03-20 13:13

  “想不想妈妈?”  “想,特别想妈妈。妈妈,我每天都折一只千纸鹤代表我想你,希望你早点回来……”  这是刘丹丹回到宾馆后和儿子视频的一幕,她是锦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第三批驰援武汉医疗队队员。自2月9日以来,她和队员日夜驻守在武汉雷神山医院。7岁的儿子小天天,已经一个多月没见过妈妈了。在这场新冠肺炎疫情大考面前,刘丹丹义无反顾地冲到最前线,留给孩子无尽的思念……“妈妈,你为什么去武汉呀?”  出征武汉的前一晚,刘丹丹拉住儿子的手,问他:“天天,妈妈去武汉支援可以吗?”“当然可以!”因为刘丹丹平时工作要倒夜班,天真的孩子以为妈妈去武汉也像上夜班一样,自己睡一觉,妈妈就回来了,却不知道此去意味着什么。  儿子从小没离开过自己,丈夫工作也需要倒夜班,父母岁数又大了,支援武汉抗疫前线,刘丹丹不是没有顾虑,不是没有担心,但是作为医护人员,职责在肩,“需要我,我就上呗!”正如她对儿子天天说的,“妈妈去和武汉人民一起打怪兽了,消灭怪兽我就回来了。我知道你舍不得妈妈,但是这边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更需要妈妈,谢谢你把妈妈借给武汉,让妈妈能够参加抗疫一线工作,完成妈妈的愿望。”“妈妈,你去打怪兽怕不怕?”  “面对着最危险的环境、艰苦的条件和各种不确定性,你害怕吗?”3月18日晚5点,记者通过微信语音通话连线了刚下白班的刘丹丹。听到了这个问题,她脱口而出,“怎么能不怕!”她说到现在还清晰地记得第一次接诊患者时复杂的心情、紧张的情绪,她穿上一层又一层的防护服,闯过那一扇又一扇大门,脚步沉重却又急迫。  没有神的光环,她生而平凡,却愿为险而战。  “春雨惊雷驱瘟神”,传说中的雷神山,令人敬畏也让人心安,这里是真正的战场,这里有一群能放心把后背交给彼此的战友。“我没当过兵,以前体会不到战友之间的情谊。如果说,来武汉让我收获最大的,那就是这些在生死一线共同战斗的战友,我们之间珍贵的战友情,永生难忘!”  刘丹丹所在的护理班组由5个女护士和4个男护士组成,几位男护士主动承担了几乎所有的苦活、累活、重活,只为了让女队员们能够节约体能全力应对疫情。刘丹丹告诉记者,他们每次进舱都是一男一女搭配进入,“有时会遇到一些患者情绪不稳定等状况,男护士就把我们护在身后,迅速处理突发情况。”由于穿、脱一次防护服要耗时50多分钟,男护士们每次都先穿好防护服进舱接班,出舱时又让女护士们先出舱,他们留下来交班最后出舱,“男护士们在舱时间要更长、更辛苦,就是为了挤出更多的时间让我们女护士多休息。”下班后,他们拖着疲惫的身体各自回到房间,为了防止交叉感染,队员们之间是不允许串门、聚集的,他们就组建了一个微信聊天群,把不敢与家人诉说的辛酸与压力向同伴们倾吐,在群里互相鼓励,互相取暖,互相支撑。正是这些不计得失、真正担当的战友,给予了刘丹丹最强大的力量。  “天天,妈妈不怕怪兽,妈妈和好多叔叔阿姨一起就要打败它了!妈妈觉得你已经是一个坚强勇敢的小男子汉了,你在家要保护好自己和爸爸、爷爷、奶奶,你一定会完成任务的!”  “妈妈,我会好好保护自己的,你放心。妈妈,你是我的骄傲,将来我也要成为和妈妈一样能打怪兽的英雄!”  爱不流于形式。刘丹丹用行动做了孩子最好的老师,“责任”“担当”是她为孩子留下的最宝贵的财富。“妈妈,你在武汉累不累?很辛苦吧!”  红的、黄的、绿的、蓝的……视频中的小天天手中晃动着一串串千纸鹤开心极了——  “妈妈,这是我给你折的千纸鹤,你看见了吗?”  “谢谢你送给妈妈的礼物,妈妈很喜欢!”  “妈妈,你一定很辛苦吧?我多想坐上千纸鹤去武汉看你……”  “妈妈不累,看到妈妈身上的白衣了吗?这是妈妈的战袍,穿上它,妈妈充满力量!”  战场上的刘丹丹不惧劳累,不惧病毒,却害怕亲眼看着患者被病魔折磨,自己却无能为力。“其实患者能给予我们支持、理解,和我们一起战胜病魔,康复出院,就是给我们最好的礼物和安慰。”  说起最开心、最自豪的事,刘丹丹笑着对记者讲述了一个发生在她和患者之间的事。有一位80多岁的阿姨因为患有脑血栓后遗症,生活不能自理,神志也不太清楚,长期卧床的她脾气暴躁、胃口不好,每次护理人员给她喂饭都很困难。一次,正好赶上刘丹丹值班,她一走进隔离病房就看到老人在哭,“大姨,您哪不舒服?”“大姨,您是饿了吗?”“大姨,您是想喝水吗?”刘丹丹接连问了好几句,老人都摇头,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刘丹丹意识到了什么,轻轻掀开老人的被子,不出所料,病床上和老人身上都沾满了排泄物,她没有犹豫,立刻拿来温水,用毛巾给老人擦身,换床单。等到完成整个流程,穿着厚重防护服的刘丹丹已经累得直不起腰,她重重地喘着粗气,缓了足有5分钟时间,转身又对老人说:“大姨,咱得好好吃饭,才有力气,身体才能好。”老人还是摇头,刘丹丹像哄着小孩子一样,拿来了一瓶益生菌酸奶,“大姨,咱喝这个行不?”老人这才张开了嘴,见老人胃口好了,刘丹丹就顺势给她喂饭菜,老人比平时多吃了好几口。“大姨,吃饱了吗?还有什么要求吗?”老人看着刘丹丹,笑了,这是她入院以来第一次笑了,她吃力地举起胳膊,握住刘丹丹的手,费劲却清晰地说出:“谢谢!”  “谢谢”两个字,让刘丹丹回味了许久许久,也让她记住了老人那一抹最美的微笑……“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们终于摘下了口罩,坐在草地上,望着天上的白云和小鸟,我高声地呼喊:‘病毒逃跑了,妈妈回来了,妈妈回来了!’”视频中,小天天站姿挺直、深情有力地朗诵着他给妈妈写的小诗《盼妈妈》。刘丹丹对记者说,孩子每天都会发一个小视频过来,有唱歌的、跳舞的、诗朗诵的,看着懂事的儿子,刘丹丹很欣慰。  “儿子很坚强,虽然嘴上说着想妈妈,但是与我视频的时候从来没有哭过。我也没在父母和孩子面前掉过一滴眼泪。”哪有不想妈妈的孩子,哪有不想孩子的妈妈。尽管与儿子视频时刘丹丹都强忍泪水,但在午夜时分,这个最容易让人有思念情绪的时刻,一遍又一遍听着儿子发来的语音,那稚嫩的声音喊着“妈妈”,刘丹丹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其实我想家了,这两晚睡不着的时候我偷偷地抹眼泪了,可是‘革命’尚未成功,我们仍需努力,坚持到底就是胜利,挺住!”  让刘丹丹欣喜的是,雷神山里的每一天都在变化。现在,她的工作时间由每班组6小时缩短为4小时,每班组成员由9人减少到5人,患者一个一个地出院,由刚接管时的40多人减少到10多人,空出的床位越来越多……这些数据是力量,更是信心,它预示着:这场艰苦的疫情阻击战的决战决胜时刻即将到来!  “作为第三批驰援武汉的医疗队员,我们会晚一些回去,基本上是留守阵地、最后撤退的队伍。大家都咬紧牙关坚持到底,我们会一起回家。期待踏出雷神山的那一刻,将是我最美好的时光……”(照片由刘丹丹本人提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