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花清瘟在抗疫实践中凸显中医药优势 发挥重大作用

我国在对新冠肺炎的疫情防控中,坚持中西医结合、中西药并用,取得了抗疫的阶段性成果。“三方三药”就是在抗疫实践中筛选出的有效方药,其中三药是指连花清瘟胶囊/颗粒、金花清感颗粒、血必净注射液。作为口服用药,连花清瘟与金花清感到底有什么区别呢?

在网上,许多中医专家解读了这两个药的不同,本人认为还有一些未尽之处,作为中医人士愿与大家分享。首先,连花清瘟是2003年非典时期研发治疗流感的创新中药。当时,在应对非典时,由于尚未发现有效中药,连花清瘟作为制剂,在防控非典中发挥了重大作用。随即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就研究发现了它具有抑制SARS冠状病毒的作用,仅仅一年,通过了国家药监局新药审评,2004年获批上市,并且抑制SARS病毒的作用明确写在了连花清瘟颗粒说明书中。在2009年甲型H1N1流感大流行期间,连花清瘟即发挥了防控疫情的重大作用,3个月的时间全国用量达到了6千万盒,正因为在2009年甲流的疫情防控中发挥了如此重大作用,连花清瘟荣获2011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这是其他药物所不具备的重大科技创新成果。而金花清感是2009年甲流时期开始研发,历经7年,2016年11月获批上市。连花清瘟之所以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是运用中医络病理论探讨外感热病及瘟疫传变规律及治疗的创新理论支撑,“积极干预”的治疗对策让药物发挥作用在疾病进展之前,“卫气同治,表里双解;先证用药,截断病势;整体调节,多靶治疗”的治疗思想既有传承,又有创新。

尽管两个药物的主要成分都选取了张仲景《伤寒论》麻杏石甘汤和吴鞠通《温病条辨》银翘散中的主要药物,相同的药物共有七个,分别是金银花、石膏、连翘、麻黄、苦杏仁、甘草和薄荷。

连花清瘟:连翘、金银花、炙麻黄、炒苦杏仁、石膏、板蓝根、绵马贯众、鱼腥草、广藿香、大黄、红景天、薄荷脑、甘草。

金花清感:金银花、石膏、蜜麻黄、炒苦杏仁、黄芩、连翘、浙贝母、知母、牛蒡子、青蒿、薄荷、甘草。

止咳祛痰药,连花清瘟选择了炒苦杏仁、鱼腥草,金花清感选择了炒苦杏仁、浙贝母。治疗咽喉疼痛,连花清瘟选择了绵马贯众,金花清感选择了牛蒡子。

但是区别最大的是,连花清瘟选用了非常有特色的三味关键药物。

一、连花清瘟采用明代吴又可《温疫论》治疫证用大黄经验,通腑泄肺,肺与大肠相表里,让肺部的“疫毒”从大便排出,使邪有出路;使用大黄另一价值是先证用药,截断病势。很多专家曾撰文认为病人有大便干时可选连花清瘟,这并不全对。流感、新冠肺炎等传染病无论大便干燥与否都可用连花清瘟,即使大便稀也不妨碍用药。这正是中医“通因通用”之法,疫邪侵入体内,下不厌早。明代吴又可曾指出:瘟疫治疗宜在人体正气未衰之时,及早攻逐邪气,提前应用通便的大黄,可以截断病情向危重传变。现代药效研究恰恰也证实大黄具有抑制肺部炎症,改善肺功能作用。

二、运用藿香芳香化湿、避秽化浊。本次新冠肺炎有一个突出特点,就是湿邪浊毒偏重,尤其是湖北疫区,潮湿寒冷,病人表现为食欲极差,大便粘滞不爽,藿香正可以芳香避秽化浊,改善食欲不振、湿困脾胃的状况。此外,藿香一药无论湿热还是寒湿均可使用,最为著名的“藿香正气散”就是风寒暑湿皆可祛的代表。

三、连花清瘟中还有关键的一味药是红景天,它生长在高寒、高海拔地区,具有补肺平喘活血作用,可以提高人体抗疲劳、耐缺氧能力,以应对新冠肺炎患者普遍表现的乏力、气短、血氧含量低造成的多脏器损害。同时,红景天的增强免疫作用可以改善患者淋巴细胞及亚群偏低造成的机体抗病能力下降,提高机体的抗病康复能力。“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流感或新冠肺炎表现为邪实正虚,既要祛邪,亦当扶正,正气复则抗邪有力,易于康复。

从功效上看,金花清感“疏风宣肺、清热解毒”,用于流行性感冒,中医辨证属风热犯肺者,症见发热,恶寒轻或不恶寒,咽红咽痛,鼻塞流涕,口渴,咳嗽或咳而有痰等,舌质红,苔薄黄。连花清瘟“清瘟解毒,宣肺泄热”,用于治疗流行性感冒属热毒袭肺证,症见发热或高热,恶寒,肌肉酸痛,鼻塞流涕,咳嗽,头痛,咽干咽痛,舌偏红,苔黄或黄腻等。尽管两者都能治疗风热感冒,但金花清感重点是治疗轻症,连花清瘟轻症、重症,感冒、流感都可以治疗,尤其是用于“热毒袭肺”证,恰巧与这次新冠肺炎的临床表现合拍,卫气同治、表里双解、截断病势的特点,正可以扭转新冠肺炎轻症转重症的比例,这在肺炎收治医院应用中得到了体现。

在今年的疫情防控中,连花清瘟与金花清感都发挥了作用,对轻型和普通型新冠肺炎疗效确切。连花清瘟在武汉方舱医院及新冠肺炎收治医院成为必备药物。值得提出的是,广州医科大学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钟南山院士研究团队做了连花清瘟抗新型冠状病毒实验,并且发现了连花清瘟确切的抑制新型冠状病毒效果。

钟南山院士研究团队最近在国际期刊《药理学研究》发表《连花清瘟对新型冠状病毒具有抗病毒、抗炎作用》的论文,这是中成药有效抗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毒的首篇基础性研究文章。该研究发现,连花清瘟能显著抑制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在细胞中的复制,连花清瘟处理后细胞内病毒颗粒表达显著减少。炎症风暴是机体对病毒、细菌等外界刺激产生的一种过度免疫反应,成为新冠肺炎由轻症向重症和危重症发展的重要节点。连花清瘟能显著抑制SARS-CoV-2感染细胞所致的炎症因子TNF-a、IL-6、MCP-1和IP-10的基因过度表达。这项研究揭示了连花清瘟在新冠肺炎中确切疗效的药理学作用基础,证实了连花清瘟通过抑制病毒复制、引起病毒颗粒形体改变及抑制宿主细胞炎症因子表达,从而发挥抗新冠病毒活性的作用,为连花清瘟治疗COVID-2019的应用提供了实验依据。论文提到,作为一种中药方剂,连花清瘟对一系列流感病毒具有拮抗作用。

由钟南山院士、李兰娟院士、张伯礼院士担任顾问,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武汉金银潭医院、广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等全国9个省份,20余家医院共同参与的“中药连花清瘟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前瞻性、随机、对照、多中心临床研究”获重大进展。应该说,这是中成药率先开展涉及全国新冠肺炎收治医院的大样本临床研究。该研究纳入符合要求的284名新冠肺炎患者。研究结果显示主要临床症状消失率、临床症状持续时间,治疗组均优于对照组。应用中药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可改善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发热、乏力、咳嗽等临床症状,明显改善肺部CT特征,缩短症状持续时间和治愈时间,提高临床治愈率,缩短核酸转阴时间,在减少转重型比例方面显示出良好趋势。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院士向欧洲介绍中国治疗和防控新冠肺炎的经验时,特别对中国使用连花清瘟治疗新冠肺炎的有效性做了介绍。他表示,一项纳入284名患者的研究发现,使用连花清瘟治疗的康复率达到了91.5%,症状消失相对更快,且使用了连花清瘟之后,轻症转重症或者危重症的比例也明显降低。

中央疫情防控指导组专家组成员、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伯礼表示,“由钟南山、李兰娟和我牵头在9个省23家医院完成了连花清瘟的一项循证医学研究,我们看到连花清瘟治疗组发热、发力、咳嗽等症状消失率,临床症状持续时间,肺部影像好转率及治愈率,都明显好于对照组,特别是转重率降低50%。同时在体外实验也证明连花清瘟具有拮抗新型冠状病毒复制的作用,同时也可以抑制病毒感染细胞释放的一些细胞因子的表达。”

面对国际上日益严重的新冠肺炎疫情,连花清瘟作为防控药物,向意大利、伊拉克等国家开展了捐赠,并于近日获得泰国卫生部现代植物药注册批文。除泰国外,连花清瘟胶囊已在香港地区、澳门地区和巴西、印度尼西亚、加拿大、莫桑比克、罗马尼亚分别以“中成药”“药品”“植物药”“天然健康产品”“食品补充剂”等身份注册获得上市许可。我国使领馆向在外留学人员发放的健康包把连花清瘟胶囊作为抗疫药品送给海外学子,体现了祖国母亲的博爱情怀。

连花清瘟上市17年来,在我国流感、禽流感、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等重大公共卫生事件防治中发挥了重大作用,彰显了连花清瘟科技创新成果的价值。每次病毒性重大公共卫生事件,连花清瘟都成为国家层面的推荐药物,截至目前,已经获得国家层面方案、指南推荐达20余次。(本文作者为河北中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许庆友)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ericzh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