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王野 文字/王野 (如需转载本栏目图片及其文字 请注明来源腾讯大辽网 腾讯大辽网爱心公益QQ群 241585428 )

2014年3月16日,周日。

这天沈庆舒起得很早,还特意换上了刚洗过的衣服。吃完早饭,她央求护理员唐阿姨,把她推到院子里。暖暖的阳光照在她身上,沈庆舒的心情显得很好。

今天“五号院”要迎来一些“客人”。这些像小孩子一样的“住户”每天期盼的就是 “客人”们带给他们惊喜。

“五号院”里的“住客”,是八十多名残障人士,他们中间的大多数人都是孤儿,小的时候生活在儿童福利院。成年以后,由于无法自理生活,便来到了社会福利院生活。“客人”便是经常前来献爱心的志愿者们。

沈庆舒今年23岁,曾是一名弃婴并患有脑瘫,双腿也有残疾。在儿童福利院长到18岁之后,她在一家民营福利院生活过一段时间, 2013年8月,她同其他几名“伙伴”一同搬进沈阳市社会福利院的“五号院”,从此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

临近中午,“五号院”的其他“住户”也陆续来到了院中小广场。每当天气好,他们都会到这里晒太阳,护理员阿姨带着他们做着广场操,在欢快的音乐伴随下,手舞足蹈像天真烂漫的孩子。

志愿者团队的到来,让这些残障人士像孩子看到了家长,他们纷纷奔了过去,拉住志愿者们的手往宿舍楼里请,憨憨的笑声充满了整个院子。

沈庆舒此时被护理员人推着,在人群中找寻志愿者李东辉。李东辉在爱心团队一直负责她的照顾,沈庆舒找了一圈,待走到人群的末尾,也没有看到李东辉的身影。她悻悻地停在了一片树荫下,有点失落。

几名小志愿者围了上来,连声叫她大姐姐,沈庆舒脸上才露出些笑容。这份孤独,终于有了那么一点安慰。她悄悄地把手里的纸揣进了兜里,那是她本想为记下李东辉的电话号码而准备的。

虽然“五号院”住户有先天残缺,并不意味他们缺乏思想和精神世界。封闭的空间,一方面给了他们安全呵护;另一方面,更削弱了他们对于孤独那分本就脆弱的抵抗力。

他们渴望有更多拥有爱心的人来陪陪他们,哪怕只是一会,也会让他们感到别样的温暖。

小红,一名聋哑残疾人,和沈庆舒相比,她更显得外向,在“五号院”里她更像一个“女汉子”。由于护理员人数有限,在这个独立王国里生活的“住户”很多时候要互相帮助。小红在“住户”中算个小班长,有人做操劳动偷懒,她会上前狠命地“踢”上一脚,当事人也会立刻老实。

她兜里一直揣着糖,有人不安分,她也会把糖塞进那些人的嘴里。很多人都听她的话,管理员不在时,她就起到维持秩序的作用。然而,每当志愿者前来探望,她却很少与陌生人交流。

有的时候,出来晒太阳,小红更愿意自己拿着发出粗犷音乐的MP3在广场上一个人跳舞。她总是穿着鲜艳的衣服,那件红色毛呢外套,是她的最爱。

老隋,记忆力总是很差,今年四十岁。他的室友老张是一名重症肌无力患者,奇迹般地活了几十年。现在两人在一起,更有相依为命的感觉。老隋每天要把老张从床上抱到轮椅,照顾他吃饭,带他散步,而老张负责叮嘱老隋每天要做的事情,不然转过身老随就忘记了。

老张很健谈,有志愿者看望他时,他总是滔滔不绝,从社会万象到国际形势说得头头是道。但是每当有人要求合影时,老张一再拒绝,声色俱厉。他的理由是他还有远方的家人,他不想让家人看到他现在的样子。

话很少的老隋总挂念着一件事,他跟志愿者悄悄地说能不能买个手机,“有手机就能上网了,上网就能上那个什么Q了,上那个什么Q,病就好了,然后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居住在“五号院”里人们,都有这样或那样的残缺,他们多数喜怒无常、行事乖张,甚至是不可理喻。从生活需求上来说,这里是他们最好的归宿,良好的条件,可以让他们衣食无忧地度过自己的一生。当然,他们也渴望理解和关怀,从他们盼望志愿者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他们很多时候是懂得爱,喜欢依赖的,也希望看到更多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人。

只要天气好,“五号院”的小广场上,就有那么一群人,站成凌乱的一排,在穿着白大褂的护理阿姨的带领下,亦步亦趋地跳着广场舞。空气中回荡着铿锵有力的流行歌曲:

“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 让我用心把你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