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离别时

loading...

    摄影/王漠沙 王欣慰 文字/马耕野 (如需转载本栏目图片及其文字 请注明来源腾讯大辽网 )


    这是三个男人和三只搜救犬的故事,两年相惜,一朝分离。他们是来自沈阳市公安消防支队搜救犬中队的三位老兵,2014年11月24日,老兵和犬一一道别。


    金永久和他的“巴特”


    两年前,19岁的金永久坐上开往沈阳的火车。两天后,他第一次见到了“巴特”。


    这是上一任训导员留下的名字,在金永久这儿得到回应是两个月之后。


    巴特的脊椎曾在全国大比武中受伤,那次它的成绩是第六名。养伤的巴特会回到它自己那个不到10平的小房间,房间里经常摆一张小板凳,那是金永久的位置。


    注射狂犬疫苗是新训导员的家常便饭,撕咬和意外总是在朝夕相处中慢慢减少。后来巴特会在金永久休息的时候从操场另一边慢慢跑过来,然后像一个孩子一样贴着他坐下,他们一起看风景,一起考虑该怎么互道再见。


    金永久没有想过,离开的那天巴特异常的安静,它和新训导员慢慢走来,仰着头静静地看着自己。曾经想象过充斥着吼叫的离别,如今在金永久看来如释重负,但一切都没结束。


    早上8点40分,金永久踏上了去往总队的汽车,巴特趁新训导员不注意,一跃跳进车厢,腰部卡在车门处,将身体折成了90度。


    最终还是带着眼泪踏上了去往吉林的列车,金永久知道,再经过两个月的撕咬,巴特将开始适应从别人口中叫出的名字,自己也将重新照顾起家里的狗,一切都将过去,成为回忆,刻在这一生中最好的那一年。


    崔宏宇和他的“刑天”


    “刑天”是上古神话中一位骁勇善战的大将,而崔宏宇的“刑天”确是50只搜救犬中最瘦弱的那个。每天带走一些馒头和肉给刑天加餐,崔宏宇用了两年时间设法让他的犬“名副其实”,但不见成效。


    11月临近老兵复原,崔宏宇开始尽量和刑天保持距离,给它的加餐也会托新的训导员送去。崔宏宇一改每日朝夕相处的习惯,只是在路过刑天时轻轻摸一摸它的头,等回到房间后再拿出刑天的照片,仔细比照它身上的伤口。


    这是为了增进新任训导员和刑天的感情,也为了让刑天适应没有自己的日子。


    24日早上8点半,崔宏宇脱去了军装,他拎着行李最后一次来到刑天的门前。一个月的疏离似乎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行李包出现的一刹那就被刑天死死咬住。。


    之后5分钟的撕扯是刑天这一生中的第二次,它无法弯曲的爪子试图将行李包扒回自己怀里,而另一边的手一直不愿用力。


    “就是希望下一任训导员能把它喂胖。”这是离开前崔宏宇的最后一句话,在刑天疯狂的吼叫中渐渐远去。


    臧昊和他的“冰糖”


    两年前的一天,臧昊喝了一瓶冰糖雪梨,然后就有了“冰糖”现在的名字。


    面对镜头的臧昊寡言少语,在战友看来他却是一个活宝。臧昊训出的犬也一样,冰糖在外人眼里凶悍到无法接近,在臧昊身边时只像个孩子。


    训导员每日的工作是训练搜救犬的各项救援技能,为重特大事故时刻准备着。受伤成了包括冰糖在内所有搜救犬不可避免的问题。


    一年前为了筹备地震演练,臧昊加大了对冰糖的训练强度。在进行爬梯训练时冰糖突然失去重心,从两米高的地方坠向另一侧。


    冰糖的体重近30公斤,全部砸在了冲过爬梯的臧昊身上,原来电视里演的也不夸张,冰糖安然无恙。


    老兵复原臧昊第一个离开,每迈一步冰糖都会熟练地钻进胯下,它似乎不太清楚离中队大门越来越近的脚步并不是训练时的口令,而是一场道别。


    臧昊说等回老家后会养一条金毛,可能还叫“冰糖”,也可能会叫“雪梨”。


    又是一年离别时


    在部队严肃的大门里,每年的此时都有一滴热泪留下。复原的老兵们将和曾经的眼泪、汗水、战友情一一话别。而在搜救犬中队里,犬吠是最悲情的挽留,它们咬住你的行李,试图站起来抱住你,它们无法说话,但每一次失控都是在向你表达,别走。


    11月24日,三位老兵依次走出搜救犬中队的大门,他们的身后是50只仰天长啸的“战友”,这其中就有他们的“巴特”、“冰糖”和“刑天”。


    从此,各自安好,相聚有时。

    如果您有好的线索或者照片

    欢迎发送至邮箱:

    1919634531@qq.com

    摄影Q群:141798731

    • 编辑:王野

    • 编辑:王漠沙

    微博评论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