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枝可依

loading...

    摄影/王野 文字/李阳 (如需转载本栏目图片及其文字 请注明来源腾讯大辽网 )


    Tonight I will be by your side, but tomorrow I will fly.——题记


    11月23日,平时冷清的沈阳理工大学树林边聚满了人,一个笼舍前几只小型猛禽被包好了鹰衣,几分钟后它们将被放飞。王唯彦——沈阳市猛禽救助中心的负责人站在媒体的镜头前,向人们讲述救助鸟儿的故事。


    “一、二、三——松手!”一声令下,志愿者手中的几只鸟振翅飞走。一片欢呼中,王唯彦抬头看着飞走的鸟儿,长出了一口气……


    鸟语者:猛禽之美,只有画画时才能感受到


    10多前,做美术老师的王唯彦在画画时惊艳于猛禽的美丽。“从前喜欢鹦鹉羽毛艳丽,但研究过猛禽之后,鹦鹉就逊色了”。他找来各种书籍和资料,可呈现的事实却不让人乐观:猛禽保护在国外已相当成熟,在经济刚复苏的中国,人们还没有认识到保护鸟的重要。


    除了陈尸冰柜、成为盘中餐,大多猛禽受伤属误伤:误食吃过鼠药的老鼠而中毒、在野外撞上了发电机和电线而骨折、在城市里撞到了建筑物的玻璃而视力受损……在人类文明中,动物受伤的方式五花八门。


    从那时开始,他与几个同道者走上了救治猛禽之路:接到线索后分秒必争的赶到几十公里外,洗胃、接骨、打针……摸索中,他学会了处置常规的鸟类外伤、中毒,甚至是外科手术。前不久,为了救一只中毒的大鵟(kuang二声,猛禽的一种),王唯彦把它带回家打了一夜解毒针,“20分钟一次,一直打到凌晨3点多,它终于不抽搐了”。


    现在王唯彦可以辨认和模仿多种猛禽的叫声,每到一个区域他都能通过“鹰哨”来核查是否有猛禽栖息。此外,他心中还有一张“沈阳猛禽分布地图”,随便指个区域,他就能说出该区域内猛禽的数量和种类。这是常年救治攒下的经验。


    为何如此投入?王唯彦自己也说不好:“鸟类都很有灵性,大概喜欢它们飞的样子吧!”


    人鸟情未了:天空才是它们的归宿


    志愿者韩斌说,来这里的每只鸟都有故事。这些故事大多悲惨,“宁愿我们没收治过这么多鸟”。 45岁的韩斌是团队的核心之一,早年当过兵的他热情豪爽,现在负责对外宣传工作。


    秃鹫肥肥是团队里的“明星”鸟,因为它的经历最坎坷。两年间,它因中毒、骨折4次进出救助中心。其间,因养病的好伙食,它一度胖到了24斤而飞不起来,“肥肥”之名由此而来。最后一次,肥肥误撞到风力发电机的扇叶,翅膀骨折,腿部也受了外伤。


    “它以后都飞不了了,只能这样在地上走了。”韩斌说这话时,肥肥正和他家的泰迪狗对峙,这只原本逆风而飞的大鸟如今更像一只宠物,很黏人。这并不是志愿者想要的结果,笼子是对鸟类的亵渎,只有天空才是它们的归宿。


    最让志愿者担心与痛恨的是不法分子对猛禽的伤害。他们会定期到沈阳周边抓鸟网,“很多鸟撞倒网上后因为挣脱不了,时间长了就饿死或者勒死了”。每次大家都要把鸟网剪断“解恨”,然后付之一炬。


    今年6月,本溪警方抓获了一名私自在家饲养猫头鹰的嫌疑人。送到王唯彦手中时,24只猫头鹰有的绒毛还未褪去。喂食、野化训练,王唯彦看着这些大眼睛的小家伙们一天天长大。1个月后,24只本该成为盘中餐的猫头鹰相继回归野外,那是他最骄傲的时刻。“盗猎给猛禽的伤害远非我们能想象得到。”王唯彦在工作笔记中这样写道。


    闲时,王唯彦和志愿者会到城市周边的湿地和山里采风,探查野生鸟类的栖息地,观察它们的生活习性。作为团队的摄影师,韩斌忠实的记录了每一次采风:风景如画的湿地上,鸟儿们舒展翅膀在空中滑翔,生命的光彩被完美的定格在镜头中。


    志与愿:走这条路的心理准备


    志愿者意味着付出,不论是精力还是金钱。


    建立之初,由于缺少经验和人脉,药费、医疗费、食物、路费,处处都需要钱。每个志愿者都得自掏腰包,用韩斌的玩笑话说“王老师把精力都搭在这个上面了,家里那是一点都指望不上。”


    提起资金的问题,一直侃侃而谈的王唯彦只是简单代过:“这几年情况好多了,走这条路时就有心理准备了。”近几年,团队的人才结构趋于合理,兽医、动物研究者……志愿者各有分工。


    2009年,这个民间公益团队更名为沈阳市猛禽救助中心,正式被纳入到沈阳野生动物保护站的范畴下。在政府的扶持下,此前让志愿者们颇为挠头的资金问题得到了缓解。


    如今,中心已成为东北地区最大的救治基地,在沈阳拥有多处笼舍安放点,救治成功率也有了大幅度提高。“林业局给我们在长白岛附近建了一处大笼舍,过段时间,打算把这里的鸟都迁过去。”王唯彦指着理工大学的笼舍说。


    请让我飞翔,像万年前一样


    《野生动物保护法》中对非法盗猎国家保护动物严惩不贷,但法律却无法阻止人类侵占鸟儿的天空。猛禽曾是天空的霸主,可现代文明的喧嚣却让视听灵敏的它们惊恐慌张,无处可去。。


    在此前放飞的猛禽中,一只鵟饿急,吃掉了农民家10多只鸡。王唯彦回忆,他曾经在沈阳周边见过一只金雕——这种被草原人视为神鸟的高贵王者已经沦为了食腐动物。“一个国家对待野生动物的态度彰显着她的文明程度,我们在进步,但路还很长。”


    王唯彦无法预估还会有多少猛禽要牺牲在人类的“文明路”上,他和他的朋友们只能尽其所能,“至少救的那一只活下来了”。


    虽然无法猜测鸟儿的心思,但志愿者们相信任何猛禽都不愿像秃鹫肥肥一般,今生只能徒然的在地上张张翅膀,却永远无法回到故乡。


    城市,请让猛禽飞翔,就像几百万年以前一样。

    如果您有好的线索或者照片

    欢迎发送至邮箱:

    1919634531@qq.com

    摄影Q群:141798731

    • 编辑:王野

    • 编辑:王漠沙

    微博评论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