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世风雨“八王寺”

loading...

    图/孙琳 文/马耕野 (如需转载本栏目图片及其文字 请注明来源腾讯大辽网 腾讯大辽网原创交流群:141798731)


    11月的沈阳,雾霾笼罩着整条清泉路,忙碌的行人在早晚高峰时段匆匆走过“八王寺街39-6号-7门”,拐向几百米开外的八王寺公交车站。30年前,这两条街道定位的十字路口处,进购八王寺汽水的车队沿着天后宫路排到了1公里外的横街。那份混合着维生素C的碳酸香气,漫过了一代沈阳人的整个夏天。


    “奢侈的”童年


    从沈阳大法寺向西,沿着清泉路一直走到八王寺街口,一扇颇具复古风情的金漆拱门,夹挤在一家刷着大红色现代装饰的教育培训机构和一家银行之间,30年前,这扇门背后是一片占地超过一万平米的汽水工厂,它是老沈阳的一个坐标,沈阳老字号“八王寺汽水”的3条大生产线在这里24小时运作,昼夜不停。那是很多老沈阳人的回忆,也是老高心中一份难忘的童年印记。


    36岁的老高在沈阳的媒体圈摸爬滚打了12年,他的舅舅曾是八王寺汽水厂的一名职工,老高的童年几乎都在那里度过。


    在老高的印象里,围绕着“八王寺街90号”,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早市、夜市、小百货摊和设备维修经销处。早八晚五,1000多台自行车在这条鼎沸的小路上呼啸而过,穿梭在汽水工厂的大门内外。


    1979年,中国饮料行业成为改革开放刺激下最先发展起来的新兴行业之一,存在了近60年的沈阳“八王寺”率先进驻当时的“中国八大汽水厂”,成为中国东北第一批独生子女的轻奢消费品。当年一瓶“果子蜜”汽水售价6毛,看一次李连杰主演的《少林寺》才1毛。能常喝到舅舅带回家的汽水,让老高的童年带上了一点“奢侈”的味道。


    神奇“魔水”


    “汽水儿是那个年代的高端商品。”春游、过年、考100分,这是老高的同学们可以得到一瓶“果子蜜”汽水的三大前提。


    1984年,一张举重冠军撑起6瓶橘子味八王寺汽水的广告登陆大街小巷,这一年八王寺汽水跟随中国运动员出征第23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射击运动员许海峰打破了中国在奥运会历史上的“零的纪录”。


    被扔在垃圾箱的八王寺汽水瓶被其他国家的运动员偷偷送到当时的组委会申请检测,结果显示其中并无兴奋剂成分,八王寺一时被称为神奇“魔水”。


    至此,斜跨绿军包里背一瓶八王寺汽水儿,成了老高这一代80后的“潮范儿”和标配。到了1985年,八王寺汽水厂的固定资产原值达到1,363万元,处于当年全国同行业第四位。


    一份“有前途”的工作


    1990年正直八王寺汽水雄踞沈阳饮料市场的辉煌时期,当时29岁的黄秀敬应聘到了“八王寺”企业管理办公室的职位,用当年父母的话来说,她找到了一份“有前途的工作”。国有企业的稳定加上“八王寺汽水”占领98%市场份额的黄金时代,在当年甚至出现了一家三代都扎根工厂的热潮。


    从1987年到90年代初,八王寺的瓶装汽水总产量已经到达了45000吨,此时中国的饮料行业建成气候,北方也因为四季温差,逐渐产生了销售上的淡旺两季。


    每年5月份开始,工厂的1000来人已经满足不了成批的订单需求,八王寺不仅要供给沈阳本地市场,也持续“出口”北京、山东等地。黄秀敬需要和一众工厂干部下到生产线支援,从管理中层切换到工人状态投入生产。


    盛况之下的困境


    泡瓶、刷瓶、洗瓶、冲瓶、灌装混合到成品装车,单是配套生产线就需要20个工人轮班才能完成。灯检是控制玻璃瓶汽水内在质量的一道重要关口,也是当年黄秀敬支援生产线时最常接触的体力劳动。


    从24小时不间断生产的流水线上抽取已经封装的玻璃瓶,一手一支提到齐肩的高度,对准眼前一块发光的屏幕查看液体中的杂质和液面高度。每分钟黄秀敬要重复20几次这样的动作,经她灯检的玻璃瓶汽水将被迅速打包装车,即产即销。“你根本感觉不到累,你没有时间去感觉累。”


    在黄秀敬看来,90年代八王寺鼎盛的外表下已经开始有了漏洞。一方面以可口可乐为首的大型外资饮料企业不断冲击进本地市场,另一方面,工厂里的1000多名在岗职工还负担着多达三分之一员工数量的退休职工工资。


    但表面上,八王寺仍占据着当时沈阳饮料市场90%以上的份额,老高舅舅家的橱柜里,八王寺玻璃瓶汽水的奖杯仍在逐年增加,直到1993年,奖杯由果子蜜汽水瓶变成了可口可乐的瓶身。


    转型求生存


    “并购潮”之后,八王寺汽水一瞬间淡出了沈阳市场。消费者是健忘的,很快,一批外资饮料企业的新产品迅速占领了沈阳,八王寺成了市面上难得一见的“老字号”。这种情况持续了10年之久,直到沈阳人刘学虎的一次“全城搜索”。


    2004年,正值退休前夕的刘学虎父亲病重,最大的心愿就是喝一瓶八王寺汽水,刘学虎跑遍了当时沈阳市内的商场,无一收获,反倒是在城乡结合部的一家小卖店里看到了从玻璃瓶变身塑料瓶包装的八王寺汽水。


    此时蛰伏10年之久的八王寺已经重新投放,但市场早已物是人非风云大变,想要凭借“老字号”重新参与竞争实属不易,八王寺开辟了一条“农村包围城市”的路线,从30年前的奢侈品定位调整为普品营销战略,重建销售网络。


    玻璃瓶的回归


    今天,距离老八王寺厂20公里的沈北新区欧盟工业园建设路109号,这里比邻辉山乳业,囊括了蒙牛、百事、可口可乐一众大型食品饮料企业的工厂。2010年,沈阳市八王寺饮料有限公司的3条生产线从“八王寺街90号”搬迁于此。当时沈阳市商业局正式授牌的首批36家“沈阳老字号”,它位列其中。


    今年10月,离开市场20年之久的玻璃瓶八王寺汽水正式进入试生产阶段,退休后的刘学虎目前担任董事长助理一职。玻璃瓶的回归并没有过多考虑到市场和成本,“玻璃瓶是沈阳人的回忆,我们要保留这份情怀。”


    在欧盟工业园建设路109号刷了4年瓶子的杨师傅亲眼见证了第一批玻璃瓶汽水的回归。“听到那些个丁零当啷的玻璃瓶装箱,感觉都是故事。”


    调查报告显示,2011年碳酸饮料市场占比较往年下降了10个百分点,并逐年呈此趋势。购买欲望不再限制于口感和味道,“健康”正逐渐成为消费者的首选条件,而市场的天秤也不可能因为“情怀”这个砝码始终保护着“老字号”品牌。包括刘学虎在内的八王寺决策者都在意识到市场的变化,试图开发一系列属于老字号的较高健康度饮料产品。


    作为文化符号沉淀下来


    从国有企业一路走来,八王寺这个老字号历遍巅峰和低谷。当年独踞95%的市场份额到今天的5%,销售总监助理李洪亮表示“这已经很好了”。


    沈阳有超过70家的大型商超,饮料是货架摆放最多的一类商品,“平均都会达到4排。”三年时间里,李洪亮目睹了八王寺借助十二运的东风重新迎来销售春天,实现了从80%到98%的传统渠道覆盖,成为东北最大的饮料生产基地,年生产总值到达3亿。


    “这已经算是沈阳的特色了吧。”作为在异乡打拼的年轻人,李洪亮眼中的八王寺不单是一件可以带来盈利的产品,而是一个符号。如同雪藏14年之后卷土重来的北京“北冰洋”,这些尚在坚守的地域“老字号”都将沉淀成一份与土地密不可分的文化标识,它所肩负的,正是建设路109号大厅里面悬起的两个字,“传承”。


    如果您有好的线索或者照片

    欢迎发送至邮箱:

    1919634531@qq.com

    摄影Q群:141798731

    • 编辑:孙琳

    • 编辑:马耕野

    微博评论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