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哥八旬

loading...

    图文/白德彰(如需转载本栏目图片及其文字 请注明来源腾讯大辽网 )




    “我和孙悟空一个姓,都姓孙,出生那年刚好是猴年,一辈子跟猴子有缘。”


    在丹东市安东老街门口,孙学清当场秀了一把猴戏,挠痒、瞭望、激动时脸颊鼻子一起轻微抽动、高兴时两眼放光以及发出“嗤嗤”的声音……有板有眼,把一旁的路人逗得哈哈大笑。


    突然,老人蹲地,单手一撑,“呲溜”一下蹦起一米多高,平稳落地,大家纷纷鼓掌叫好。


    从“台柱子”到“美猴王”


    30年前,家住丹东市振兴区丹建锦园小区的孙学清刚刚退休,闲来无事时常到帽盔山锻炼身体,看到有人跳广场舞便加入其中。


    因为年轻时爱好运动,孙老的身体协调性极好,“左一下,右一下,扭扭就学会了。”不仅如此,他还很快成为了舞队里的男“台柱子”,大家都在传:“有个男的广场舞跳得特别好。”孙学清的“美名”在广场舞界传开了。


    那时许多舞队慕名而来请他加入,站前街道华夏村社区的舞蹈队正缺一个扮演“孙悟空”的男队员,结果就相中了他。“大家都说我像,我想那就试试吧。没想到,误打误撞当上的美猴王,一扮就扮了三十年。


    最开始,扮上“孙悟空”的孙老只会扛着“金箍棒”在队伍后面走,对这种生硬的表演观众并不买账。“怎么办呢?”孙老开始琢磨,回家后反复揣摩电视剧《西游记》里孙悟空的形象,甚至还到锦江山公园向真正的猴子学艺。


    在表演中,他逐渐加入瞭望、翻跟头、跳跃等动作。


    一边练一边调整,孙老的猴戏也越跳越有味道。


    孙学清曾经习武,学过拳法,还打过杨氏太极拳,他将瞭望、翻跟头、跳跃等动作加入,把猴戏演得越来越有味道。他注意“孙悟空”的气度,在演出时讲究眼神和动作相结合,动作上吸收太极拳的精华,整体表演灵活利索,潇洒自如。


    最老的“取经队伍”


    过了花甲之年,孙老的身体已不如以前灵活,他便在表演上倾注更多功夫:一蹲,一坐,都是一幅嬉皮笑脸的模样;身子要慢转,在转身中亮出“火眼金睛”;金箍棒旋转如飞。虽然年岁已大,但每一个动作都恰到好处。


    孙老说,如今秧歌表演时,最受关注的就是他和另几位演员扮演的“西游”取经师徒。4人手持“法器”,在队伍中神采奕奕,一边走,一边扭,不时使出“看家本领”,博得众人阵阵喝彩。


    “我们可能是最老的‘取经队伍’了。”孙老笑着说,观众们一定想不到,面具下面的师徒4人个个都是70岁以上的老人。每次演出,4位老人都要穿着厚重的演出服,戴着面具穿街过巷。偶尔摘下面具,周围的人都会惊得目瞪口呆:“那老人这么大年龄了,还能翻跟头?真不简单!”


    “我骗他们说六十来岁,那他们也觉得不可思议。”孙老笑道,每当见到很多人在看自己,孙学清会更开心,他大声地跟人们打招呼,在街边向大家展示高难度的绝活,喊一声“打妖怪去”,再翻几个筋斗。


    表演的次数多了,孙学清渐渐成了秧歌队里的名人。只要他装扮好的“孙悟空”一露面,市民们就会和他打招呼:“孙老,又出来打妖怪啦!”


    猴戏无人接棒


    尽管孙老身板依旧硬朗,但随着年龄增长,他演出的时间越来越少了。“70多岁时在外面演出,脸不红气不喘,现在不行了,演一会儿就得歇一歇。”孙老无奈地摇摇头。


    有时候,他会在家里装扮上“孙悟空”,站在镜子前,一照就是小半天,隔三岔五也会到老干局的演出中心扮“孙猴子”过把瘾。他也曾在秧歌队里物色新的“孙悟空”,但岁数小的不愿意演,岁数大的又演不了。“没有点基本功,根本演不了,我演了30多年,才觉得入了点门。”


    面对猴戏无人接棒,孙老有过担心,对他来说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锻炼好自己的身体,苦练七十二变才能笑对八十一难。“你看我还挺有劲吧,还能再跳几年。”


    如果您有好的线索或者照片

    欢迎发送至邮箱:

    165159751@qq.com

    • 编辑:白德彰



    • 编辑:夏铭阳



    微博评论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